重温苏州天堂梦

            

您的位置:主页——重温苏州天堂梦


1、灵岩山上话西施 2、寄情金鸡湖

3、太湖西山品三白

4千灯古镇寻“千灯”

5、看虎丘

6、逛怡园

7、梦中的家园  

4、千灯古镇寻“千灯”

“墩”与“灯”的发音在苏州人来说很近,以至于我不得不问是哪个字,怎样写,其认真的态度就象语文课上爱较真的老师。不过我对千灯这个名字确实产生了兴趣,莫非是灯的鼻祖?亦或是灯的绝技?想象黑夜中的江南水乡,被无数璀璨的灯光所勾勒,是一个与星月争辉的不夜古城。带着疑惑我来到了古镇的身旁,寻访千灯。
    慵懒的我从车上跳下来,立即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对北方的我来说,是一种诱惑,是一种说不清的诱惑。粉墙黛瓦是江南民居代表色,黑白分明,朴素、凝重而又强烈,横跨在小河上的弯弯拱桥,更把水乡人家推向了极致。
    跨过小河上的石桥,我踏进了千灯镇的路面。古镇的石板路初看并不起眼,但很有名气,石板下面是空的,是古镇的排水道。这条石板路历史悠久,已经无数双脚摩擦得铮亮,谁能说清这条石板路上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
    街面看上去很狭窄,最长的石板也不到两米,勉强够两人并行。街道两旁是没有修饰过的老房子,有的甚至有些倾斜,这些房子被当地的村民开发成了小商铺,出售各种工艺品和当地的土特产,敞开的房门里店主们很悠闲。这些小商铺极力模仿着旅游都市的情调,但亘古的石板路告诉游人,它们的生命在于远离喧嚣的沉寂,它们不需要急匆匆的脚步去追赶流行与时髦,霓虹的闪烁及绚丽的色彩不是小镇的衣裳。

石板小路上,每天都有远道而来的游客,他们与我一样,睁大好奇的眼睛去欣赏古朴、淳真的世外桃源,享受着在繁华都市中难得的幽静。而古镇也因此不再沉寂,狭窄的街巷里不再只有吴侬软语,南腔北调的中国话、听不懂的外国话在小镇的石板路上撞击,行行色色的服饰冲击着古镇人的视线。
    在这条古老的街巷中有一个当铺,走进去一看便是曾在电视中看到的样子,高高的柜台外面一个老婆婆正拿着包袱往上举着,看到这情景,仿佛有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破皮袄一件。我没见过旧时的当铺,乘人之危、低典高赎,是文学作品中的当铺形象。现在的当铺我也不曾光顾,“以借贷为基础,以质押为条件,将当物移转典当机构占有,从而换取当金”,这是一种很好的融资方式,但是真正能改变过去的观念,扭转旧时当铺的印象,还需要人们
意识的更新。
    自从来到古镇,就能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高塔,我们从石板路向着塔的方向寻路而去,来到塔前,得知它名为“秦峰塔”,
砖木结构。秦峰塔始建于梁,重建于北宋,是千灯现存最早的古建筑,至今已有1500年历史,也因此成为千灯古城的标志性建筑。在塔的北面有一座正在施工的大殿,我想那是为恢复原貌而修建的吧,在佛教信徒的眼里,塔是佛祖的象征,也是佛祖的化身,建塔必有寺院。

    在这个经过整修过的古镇中漫步,小巷的人家是那么真实,而水边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民家更是充满了美感,色彩淡雅,轮廓柔和,水中的倒影把临河贴水的房子渲染成淡墨山水,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使古镇生机无限。
走过小桥,跨过流水,领略到了小桥、流水、人家的万种风情,千灯古镇虽比不上“大家闺秀”的周庄,但却显得谧静、温馨、古朴又典雅。

在千灯古镇,还有很多的古迹可去寻踪探访,这里是“天下兴旺、匹夫有责”的顾炎武故乡;昆曲创始人顾坚的故乡。江南内蕴丰厚,人杰地灵,在它所承载了两千五百年历史的今天,千灯始终没有停滞,开拓古镇旅游,发展生态农业,向世人展示着独特的人文景观和质朴的民俗风情。
    行走在水乡古镇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千灯的答案,石板路中没有千灯的踪迹,秦风塔的铃中没有千灯的声响,何为千灯?
    据汉书《吴越春秋》和宋《玉峰记》记载,千灯原名“千墩”。吴地有三江,其吴淞江畔有土墩
999个,及昆山南30里有一高土堆,为第一千墩,遂称“千墩”。我没有见到这里的“墩”,但使我联想到北方古战场的墩台,它是古时作战传递信号的信息台,与长城上的烽火台有着同样的作用。这里的“墩”与北方的“墩台”是否同源?果真如此的话,这里的“墩”可谓鼻祖了,北方现今可见的“墩台”绝大部分为明代遗物。

    “千墩”怎么会变成了千灯?我猜测是因为当地人的发音,“墩”与“灯” 相近,但我更认为是千灯人的心里明亮透彻,才与灯结下不解之缘。使“千灯”的韵味更加深远,更富有诗意。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