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九塞之首——雁门关

 



您的位置:主页
晋陕之行
雁门关

 

雁门关关城


    55日,迎着刚刚冒头的太阳,我们走上了大运高速,路上没有一辆车,好象大运高速只为“白龙马”而铺。“白龙马”摆脱了昨天的秧歌步,尥开四踢,一路向北杀去。中午我们到达山西代县,走访儿时从小人书中见到过的雁门关。下了大运高速,我们沿着路标一直奔向久负盛名关口。

    雄关雁门,居“天下九塞”之首(《吕氏春秋》)。从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起,历代都把此地看作战略要地。赵置雁门郡,此后多以雁门为郡、道、县建制戍守。

    雁门山,古称勾注山。这里群峰挺拔、地势险要。自建雁门关后,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它“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根抵三关,咽喉全晋”。相传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飞到雁门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故有“雁门山者,雁飞出其间”的说法(《山海经》)

    位于山西代县的雁门关有很多关于它的故事、传说和诗篇。提起雁门关就使人想起杨家将,北宋年间,这一带曾是宋辽激烈争夺的战场,杨家将士曾在这里大显身手,为国立功。后人为纪念他的战功和忠贞精神,在雁门关北口立了“杨将军祠”。

    路在山头上转来绕去,车行其上没见到雁门关就感受到了它的险峻。我们走进关城,城门以巨砖叠砌,过雁穿云,气度轩昂。东西二门上曾建有城楼,巍然凌空,内塑杨家将群像,并在东城门外,为李牧建祠立碑,可惜城楼与李牧祠,均在日寇侵华时焚于一旦,现在的城楼为八、九十年代后建。关城东门的一对石狮、一副石旗杆、明镌李牧碑石、地面上的柱础、苍劲的青松仍能折射出当年的虎踞龙盘之势。

    唐代诗人李贺的《雁门太守行》写出了雄关的豪迈气势:“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雁门关下悠闲吃草的牛

    告别了声名远扬的雁门关我们开始下山,在下山的路上,路过一所小学,其实就是一个院子中一排平房,这样简陋的学校没想到黑板报却相当出色,我们三人驻足观看了好一阵子,我上学时一直写黑板报,我家俩锅也没少临习字帖,对山村中有这样漂亮的字而大加赞赏,现如今能有多少学生写得一手好字?

    山沟中有一群牛在吃草,小锅说:“城里只有牛肉没有牛”,于是我们下车去和牛问好(因为没带琴,所以无法对牛弹琴)。牛见了陌生人有些害怕,本来卧在地上倒嚼的赶紧站起来溜达到一边,小锅想摸一摸可爱的小牛犊,没等到跟前小牛犊就跑走了。“我要带头牛回去,每天骑着上课,我上课把它拴在楼外;中午吃饭,我买一份,给它买一份;晚上我睡床上它睡床下”,兴奋不已的小锅直恨自己不是放牛娃。

代县靖边

代县靖边前后匾额

    回到代县县城,我们看到了高大壮观的靖边,楼南北两边各悬一块巨匾,匾额上各书写“声闻四达”和“威镇三关”四个大字。匾额宽8米,高3米,被有关专家认定为亚洲“第一巨匾”。就是这么大的钟楼我也是头一次见到,比起北京的钟楼它更显得气派。

    代县作为我们此次旅游的终结点,本想今天在傍晚之前到达河北易县的紫荆关,晚上就可以回到北京,没想到磨难又再次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