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曲

 

您的位置:主页晋陕之行—序曲


    去年的“五一”由于非典差点在家憋出病来,今年鸡瘟闹过了,非典没成时髦名词,于是出行便又提上了议事日程。老锅早就盘算着去趟陕北,已经蓄谋已久,这次终于谋划成功,天时人和,赶着“白龙马”,携妻带子,煽呼了一把“信天游”。

    五月一日的下午2点多,“白龙马”停在家门口,一家三口把准备好的吃的、穿的、用的统统装上车,小锅急不可待地窜上驾驶位置,发动了汽车,仪表盘清零,“白龙马”缓缓地驶出大院,踏上了通往陕北的路。

    车行三百多公里到达鹿泉后,石太高速断路施工,我们改走307国道,小锅似打了胜仗般地把车交给了老郭。到了井陉后打听去娘子关的路只有三十余公里,于是我们决定头一站宿在娘子关。这时天色逐渐地暗淡下来,超长超高的大货车,象接龙一样在大路上蜗行,卷起阵阵尘土,迎面是耀眼的车灯。在一个三岔路口,我们看到了通往娘子关的路牌:16公里,于是汽车右拐,进入了迷宫般的山道,在漆黑的山路中我们行驶了近1个小时,几经打听,终于到达了位于山西省平定县、晋冀两省接壤处的娘子关。


返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