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李春宇长城之旅


之一:辽东段 之二:河北东段 之三:北京段
之四:河北西段 之五:山西段 之六:陕西段
之七:宁夏段 之八:甘肃段 之九:归途如虹

之四:河北西段

  2012619日,“长城之旅”到达了河北张家口段长城。这里的长城依然是那样的宏伟壮丽,这条蜿蜒在高山上的巨龙,静静地守候着岁月,见证着世态变迁。虽然大部分长城已经残破,且成了杂草和灌木丛的栖身地,但掩饰不住恢宏的气势,那种沧桑、荒凉的美依然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
    进入张家口地段,李春宇首先领略了四十里长嵯的风采。四十里长嵯(字典音cuó,当地人读音chā)是当地人的叫法,汉语词典有嵯峨一词,形容山势高峻,长嵯一词,足可见当地语言之古朴精准,长而高峻的山。此山长约40里,全部为高达数百米的绝壁,其壮观程度可想而知。

   “2012621日,张家口赤城长城后城段——四十里长嵯,今日由后城北沟上山经十座红石墩台到达二道洼四队彭家,其墩台都建在峭壁悬崖之上,崖下即千米深渊,最高墩台处1380米,走在千米悬崖断壁上又逢雨雾如履仙境,将近傍晚有羊粪蛋蛋指引寻到二道洼四队彭永海老人家。”
   “2012622日,张家口赤城长城后城镇段,21号后城北沟出发,两日经四十里长嵯到达长伸地村古城堡,后向南经上堡绕回后城镇。沿途在长伸地存有较好三眼空心敌楼一座,名为:镇虜楼,上堡村四眼塌顶楼一座,沿途烽火墩台数座,徒步总里程45.88公里。”

四十里长嵯及烽火台

长伸地镇虜楼

  从巍峨的四十里长嵯,走到海拔两千余米的空中草甸——冰山梁,从冰山梁走到独石口,沿着长城的方向,经北栅子口、马连口、张木匠西沟、松树堡、边墙底村、宣化、常峪口、青边口,这一路赏不尽的长城风光,听不完的长城故事,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跟随行者的微博,我们看到了长城线上一个年轻人的足迹。
  
2012624日,张家口赤城雕鹗——龙关段长城,由雕鹗镇康庄往西长城由石墙改成土墙,此段城墙为唐代所建,沿土墙向西过三岔口到达龙关镇,一路雨中行进,大连春雪兄送了一程又一程,千里送行终有一别,期待再相逢。”
   “201279日,张家口赤城龙门所东,赵家庄北山干插边,长城过112国道,公路两侧各有土墩台一座,山顶海拔1227米,有碎石堆积而成,下一站青平口。”

   
“2012年7月13日,张家口长城赤城冰山梁段,海拔2211米,空中草甸金莲花盛开。夜宿空中草甸,八点二十分夜幕降临,今晚要与风力发电机为伍了,夜晚凉风袭来,帐篷周围的风机也在呼呼作响,好热闹的冰山梁啊。”
   “2012年7月16日,张家口长城赤城栅子口至北栅口段,一人走在旷野中,有阳光,有边墙,有峡谷,还有虫叫鸟鸣。”
   “2012717日,张家口长城赤城独石口镇独石口关城,南有独石,北有隘口,因此得名独石口,此孤石上刻有‘突兀孤秀’、‘一石飞来’两组大字,独石口城在北栅子口正南十里。独石口是外长城宣府镇的主要关口,京师之肩背在宣镇,宣镇之肩背在独石。”
   “2012718日,张家口长城赤城段马连口,此地为赤城、沽源、崇礼、三县交界处。马连口至张木匠西沟,夜宿西沟土墩下,边墙外即崇礼县境。”

冰山梁长城

北栅子口关城

北栅子段长城墩台

独石口石墙

 “2012719日,张家口赤城松树堡,两日粒米未进,强行突入此堡。”
   “2012723日,张家口长城赤城段,下午七点三十分到达边墙底村小口子边墙,夜宿边墙下郭志海老兄牧屋内。”
   “2012724日,边墙底村小口子出发,下午六点到达上水泉村王大叔家,感谢王大叔的收留和款待,今日行程25公里。”
   “2012726日,张家口宣化区,宣府镇为明长城九镇之一,历来为北方军事重镇。素有‘北方古城’之称。原城有关门七座,公元1399年,燕王朱棣发兵‘靖难’,驻守宣化的谷王朱穗进京前,将宣德、永安、高远三门堵塞,留下四门,南昌平门、北广灵门、东定安门,西泰新门。城内现存留鼓楼与钟楼。”
   “2012年7月30日,张家口长城宣化段,上午八点常峪口兵营西出发,中午一点三十分到达青边口,途经包砖敌楼8座,越山险3处,遇蛇3次,行程9公里。”

    这一行行文字,记录下了一段段徒步者人生最难忘的经历。徒步行走是件劳其筋骨的苦差事,每天宿营时,他都会感觉疲惫,炎热酷暑的蒸腾,更加剧了疲劳感。人生的每一步,无不伴随着困苦和磨难,每一次的成功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当累了、倦了、病了、不想再继续走下去时,停下来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忽然发现自己很了不起,便给了自己无限的动力,也给了自己继续实现梦想的无数个理由。

    2012
81日,李春宇到达张家口“万里长城第一门”——大境门,兴奋的心情溢于难表。整整一年的时间,他迎接过最动人的长城日出,他沐浴过最绚丽的长城晚霞,他徜徉在巍峨群山中的长城上,他置身于固若金汤的敌楼中。站在大境门前,面对古人留给我们这一宏伟的建筑,他为自己一年的行程做了一个小结:
   “2012
81日,大境门。去年的今天由革命圣地西柏坡出发,从丹东鸭绿江畔的虎山明长城东起点开始了长城之旅,途径辽宁丹东、本溪、抚顺、铁岭、沈阳、辽阳、鞍山、盘锦、锦州、葫芦岛;河北秦皇岛、唐山;天津蓟县,北京平谷、密云、怀柔、延庆;河北赤城、宣化、张家口。在建军节到来之际到达大境门,行程约三千公里。

    大境门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是扼守京都的北大门,是连接边塞与内地的交通要道。作为战略要塞,大境门更是身兼二职,既是敌对双方战斗的战场,也是长城内外互市的场所。大境门的悠久历史和雄伟风姿,使它成为张家口的标志。几百年来,它见证了烽火硝烟的战争,也见证了翻天覆地的历史变迁。今天它又见证了一个普通小伙,做着一件不普通的事:以长城精神,以军人本色,与长城为伍,实现自己的梦想。

张家口大境门

  张家口地区的气候属于典型的大陆性干旱和半干旱地区,降雨量偏少。然而,老天爷似乎也在和这位年轻人开着玩笑,时不常地阴沉着脸,把雨水抖落下来。接二连三的雷雨天气,给徒步行进增加了很多困难。
   “2012624日,张家口赤城境内长城,雕鹗——龙关段,风雨雷电四位神公最近工作积极性异常高涨,刚结束了一周的雷雨天,又要迎接下一周的雷雨,西路挺进纵队今日又要踏雨前进了。”
   “2012711日,张家口赤城长城东线,上午暴晒下雨暴雨,挺进纵队迂回包抄进入赤城县城,意外收获城内鼓楼晚景。”
   “2012年7月25日,张家口崇礼上水泉,天气预报还挺准的,这雨说下就下起来了。”
   “2012年7月30日,张家口长城宣化段,此时已飘起小雨,有越下越大之趋势,我当奈何。下午遭遇雷雨,下撤至青边口堡。”
   “2012年8月7日,下午三点沿边墙行至张家口万全县与尚义县交界处,突降阵雨,光秃秃的山脊上除了倒塌的敌楼与碎石边墙外,找不到藏身之处,只得寄身与岩石下暂避一时,今天要任凭雨水浇灌了。”
   “2012年8月7日,张家口长城万全段,庙儿沟至黄土梁西,此时雨越下越大,向四周望去山连山峰连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等待中。夜间七点半安全下撤,山上雷声阵阵,今年龙王爷真勤快。”
   “2012年8月14日,怀安香炉山东有味楼,预报阵雨咋越下越大呢,难道今日要困在这里不成?张家口长城怀安段,雨中行进赵家窑西至盘道门北。西赵家窑至马市口,行程二十余公里,过墩台十余座,今日战袍,战靴尽湿。”

    一次次的雷电交加,一次次的风雨洗礼,都没有动摇这个年轻人坚定地走下去的决心。他知道前进的路不是平坦的,每一次的雨中行走,都是对自己意志和体能的考验,虽身体疲惫,但换来的是“离终点又近一步”的喜悦。每前行一公里,都意味着战胜一次挑战。李春宇说:“我不能等,我等不起”。
    从大境门一路向西行,2012年8月17日,他告别了河北段长城,走进了山西境内。

怀安有味楼东墩台

赵家窑西至马市口—风雨兼程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