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向 额 尔 古 纳  
                       

 

您的位置:主页——走向额尔古纳


初逢草原

莫尔道嘎的魅力

神秘的室韦

体味俄罗斯风情

黑山头古城遗迹 尼布楚条约之我见
额尔古纳印象

难忘的草原特色

不想说再见


难忘的草原特色

    草原三宝。刚从海拉尔机场出来,导游小宋把我们接上了车,在一番热情的欢迎词后就向我们介绍草原三宝:蚊子虾虻和小咬,并给我们每个人一份见面礼:清凉油。通过8天的草原实践,真正领略了草原三宝的神功。
    先说蚊子。草原上到处是草,也到处是蚊子的家,趟进草地就会惊起一大片蚊子,那绝对是集团作战,即便是手舞足蹈都招架不住。但是草原的蚊子领地意识极强,只在草地上打阵地战,不主动到屋里进攻,因此我们在额尔古纳从没有点过蚊香。
    再说虾虻。这两个字是我根据谐音打的,虻:昆虫名,种类很多,身体灰黑色,翅透明。生活在野草丛里,雄的吸植物的汁液,雌的吸人、畜的血。草原上的牲畜很多,给虾虻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我为了拍几张马的靓照,不得不时时与虾虻作战,但还是被虾虻钻了空子,隔着牛仔裤被咬了包。
    最后提提小咬。顾名思义,小咬的身材肯定比蚊子和虾虻都小,其威力也没有蚊子和虾虻大,一旦形成团体就显得不一般了。尤其在脸部周围盘旋的时候,被偷袭的机会最多,虽然不会叮成大包,但踪在眼前的感觉很难受。
    蚊子虾虻和小咬,它们是草原上的强者,是经过多少代与自然界抗挣的胜利者,不能容忍异族入侵它们的领地。这三支大军各有自己的值班时间,小咬是早晨出没,虾虻中午最为忙碌,而蚊子则是长期夜班。有了这黑白三班的紧密配合,你能逃脱吗?因此在野外作业的人们都戴着象养蜂人一样的纱帽,不然的话,叮你没商量。

“草原三宝”的领地

    草原生产力。牛是草原的第一生产力,这话一点不夸张。我们常在超市见到的蒙牛、伊利都来自于内蒙古,雀巢的基地也在建设中。草原上悠闲的奶牛迈着四方步,一副惟我独尊的样子,不管它们在草地山吃草还是卧在一边倒嚼,都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它知道人们宠着它,所以在横穿马路的时候,也要四平八稳地扭动着宽大的臀部,没有一点顾忌。汽车在道路上行驶,见到它们在路上,就停下车来等它们慢腾腾地过去,不能惊扰它们,据说被惊扰的牲畜急跑后会掉膘,如果在草原上遇见畜群,需要绕道走,不能从畜群中穿过,那会被认为是对畜主的不尊重。

草原生产力——奶牛

    敬酒。斟酒敬客,是蒙古族待客的传统方式,客人不能以自己不会喝酒而拒绝。接酒后应用无名指蘸酒依次向天、地、额头方向点一下,以示敬天、敬地、敬祖先,然后再一饮而尽,若是不喝酒可沾唇示意,表示接受了主人纯洁的情谊。
    据说这种礼仪来自于交战中。过去在草原上有很多的蒙古部落,由于利益上的关系他们互相争斗,部落的首领们要因此谈判,会晤中免不了的是敬酒,以示对外部落的诚意。而首领接过酒不敢马上喝,而是用手指沾上酒来查看酒是否有毒,但又不能直接暴露自己的意图,所以借用天地来验证酒,在第三次沾酒的时候,先把手指放在鼻子上闻一下,然后抹在自己的额头,名曰敬祖先,实质是验酒。
    然而这种礼仪,被世代继承下来,如今早已没有宗族的倾扎,敬酒成为蒙古族人待客的最高礼节。

初入草原的客人在喝下马酒

手把肉。手扒肉是蒙古族特有的食品,把肉拆卸成块,用清水煮熟,蘸作料食用,虽说没有复杂的工序,可是却能体现蒙古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质朴与豪爽。肉不能煮过长的时间,出锅时骨缝还带有血丝,蒙族人说时间短好消化,且味道鲜美。手把肉是草原牧民最常用和最喜欢的餐食,也是他们招待客人必不可少的食品。到草原观光旅游不吃一顿手把肉就算没完全领略到草原食俗风味和情趣。
    手把肉,顾名思义是用手拿着吃。你可以想象,坐在蒙古包里,手举着大块的带骨的羊肉,用牙齿撕咬的吃相该是怎样的一种原始与粗旷,比起精加工细制作的食品来说更有一种天然的美感。
    手把肉也有斯文的吃法,就是用小刀切下来吃。我们初入草原,在金帐汗的蒙古包里吃手把肉,桌子上只有
56
把刀子,我把刀子分给男士,“男士切肉,女士吃肉”,男士们大叫刀子不快,并把血肠切成了烂稀泥。晚上额尔古纳的政府晚宴又有手把肉,刀子每人一把,我把刀子拿起来仔细观看,才看出了中午为什么刀子不快的门道。这种小刀呈弧型,刀背是外弧,而刀刃在内侧,与我们平时常用的小刀刚好相反。唉!粗心的男人们。   

手把肉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