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坝上秋色       
      
 

您的位置:主页——纵览坝上秋色


1、说说丰宁坝上草原

2、沽源的高原特色

3、惊险的山间旷野

4、饺子与日出

2、沽源的高原特色

    为了不走回头路,也不想错过那么多的草原美景,我们沿着公路继续西行。路边的羊群蠕动在被收割的莜麦地里,一大群乌鸦跟在羊群的后边,一白一黑形成鲜明的对比,我们的到来惊扰了乌鸦,它们呱呱地叫着,扑棱着翅膀飞一圈又落回原地。车子缓慢地行驶着,一座小桥横跨在弯弯曲曲的河流之上,这就是滦河之源闪电河,河水不深,由南向北流入内蒙古又折回河北,富饶的草原离不开河水的滋润,清澈的河水也离不开草原的呵护。这时羊群又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它们来到河边喝水,乌鸦又跟在羊的后边在河边低空盘旋,搞不明白乌鸦与羊群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在闪电河附近有一个著名的建筑:
萧太后梳妆楼,老锅说,我领你去看看。一座正方形砖结构的建筑物孤独地伫立在草丛中,建筑形式非常独特,下方上圆,楼顶为拱券穹隆。传说辽代萧太后征战期间曾在这里梳妆,经考古发掘现确认为是一座极其罕见的元代蒙古贵族墓,墓主为元世祖忽必烈的外甥阔里吉思。
    我们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玩,近中午时分到了沽源。老锅说,这一带我熟,带你去看看大宏城子和囫囵淖尔。这里没有象样的公路,一个土坡连着另一个土坡,横七竖八的土路匍匐在土坡上和淖尔旁。有一条新修的水泥路,看样子是刚浇灌完水泥不久,路肩还没来得及修,水泥路面很窄,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行,老锅上了水泥路的“贼船”,马上感觉方向不对,不得不向路边的羊倌打听路。在通往大宏城子的路上,我一眼就看到了碧绿的囫囵淖尔,老锅只让我在高坡上了望了一下,吊了一下我的胃口,然后开车直奔大宏城子。

    这是一个交通闭塞的小村子,极少有汽车进到此地,“白龙马”的到来,使不少村民对它行注目礼。一个被遗弃很久的四方土城就在村子的边缘,别小看这个土城废墟,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应是北魏时期御夷镇的治所,如今留有的土城墙早已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城内被村民种上了蔬菜,挖了地窖,成了村民的自留地。那层层的夯土墙犹如一页页的史籍,记载这里曾经的故事,是史学家研究历史可考证的遗迹。

紧临大宏城子的北边,是一个不大的水泡子,由于水面的缩小,水泡子四周泛着白花花的盐碱,在远处的水面上落着很多水鸟,它们静静地卧在水面上,没有任何人能干扰它们。
    此时我心里还惦记着囫囵淖尔,催促老锅开车。轻车熟路,很快来到了有着草原湖美称的囫囵淖尔。正午的阳光洒下一片片耀眼的光环,风裹着湖水一波接一波地向岸边涌动,水鸟展开美丽的翅膀在水面上、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远处的树、近处的草衬托着碧绿的草原湖泊,这是一幅多么迷人的图画啊。巨大的岸边,只有我俩在这里追逐着水鸟,欣赏着它们腾空飞翔的傲慢,随波漂流的轻盈。我试图与鸟儿们缩短距离,但它们对我则充满警觉,不等我靠近便一跃而起,冲上天空或落进翻卷着浪花的水面,那份的悠然自得,是我们人类这个高级动物所不能的。
    跑了一上午,也该填肚皮了。在这么好的景色前,我俩摆了一个地摊,边吃边盘算着,如果在小站发个帖子,明天夏天到这里腐败一下,该有多少顶帐篷扎在这广袤的草摊上?
    至此,我们该收兵了,从沽源开始了返京的路。然而,回京的路并不平坦。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