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送我至剡溪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秋风送我至剡溪


溪口,以剡溪之水而得名,由西向东流过全镇,这里风景秀丽,文史厚重,山川如画,河水清幽,是二十世纪中国政坛一位影响深远的人物——蒋介石的出生地,溪口镇也因此名扬天下。
    一大早我们从宁波出发,
7点多便到达了溪口镇,武岭门外的售票处还没上班,我们三人便在街上溜达起来,游人还没有到来,很清静。
    溪口镇有一条笔直、宽阔、整洁的街道,这条街道南临剡溪,北依雪窦山,水绕山环,十分秀美。这就是蒋介石从小生活的地方,这条街道上依次排列着文昌阁、丰镐房、玉泰盐铺等。这些写满历史的建筑物,每一道门都显得那么深邃沉重,每一扇窗都折射出老蒋家族的荣耀,而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抹去岁月的尘埃,重新看待那段我们不曾经历的岁月,“蒋家王朝”也是有情感的血肉之躯,并没有儿时懵懂的罪人之感。
    沿着剡溪边的街道前行,迈出的每一步都似乎踩着老蒋的脚印。丰镐房是一所很大的宅院,楼廊相连,雕梁画栋,是一组精美的艺术作品,可以看出蒋家丰厚的家底和文化气息,丰镐房曾是蒋家的祖屋,祭祖宗、拜天地等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反映出主人祈求仕途发达、事事如意的美好愿望。走上玉泰盐铺二楼,有一间很不起眼的房子,那便是老蒋呱呱坠地之处,虽然他也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也是血肉之躯,在身体成长中也经历同样的过程。从二楼的窗外望去,风景极好,绿荫下的街道在剡溪旁显得那么恬静,不由得使人感慨:溪口是个好地方,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消磨,可以在街上,不!在河边行走,目送着剡溪水哗哗地流向远方,带走人世间的恩恨情仇,留下的是容纳百川、宽阔的河床。
    一路走过古老的街道,除了老蒋的故居,便是这铺天盖地的千层饼。因我们起得早,没来得及吃早饭,看见“千层饼”三个字便与北京的烙饼产生了联想,小姑子说“我去看看”,几分钟之后她回来了,向我报告说:“姐,没看见千层饼,都是核桃样大的小点心”,以致看到店铺里的炉子和面板上女主人的制作,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到了溪口,不能不尝尝当地的特色食品,脚下走过的、眼睛看到的、嘴里也要尝到的,才算是旅游。
    位于溪口镇西北
8公里处是著名的雪窦山风景名胜区,是来溪口必游的地方。由于我们买了景点的通票,如果不去雪窦山,钱就白花了,所以陀螺似地在雪窦山旋转起来。
    以雪窦山为名的雪窦寺始建于唐代,历史十分悠久,是当地最主要的旅游景观,相传弥勒佛出生于此,修成正果后将这里作为他的道场。雪窦古刹早在明代就被称为“天下禅宗十刹”之一,气势恢弘,庄严静穆,寺内建筑构思精巧,处处体现出佛教文化的博大精深。
    雪窦寺最为壮观的是弥勒大佛,总高
56.74米的大铜佛,从山脚下便可望见,这位袒胸捧腹、笑意盈盈、和蔼可亲的和尚,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俯看着芸芸众生。在现实的生活和工作中,人们每天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但当我仰头看见笑容可掬的弥勒佛时,不由得发出会心一笑,顾不得数不清的台阶,顾不得气喘吁吁,直奔大佛的脚下,抚摸着巨大的、光溜溜的佛脚时,笑意也荡漾在脸上,杂事、烦事、愁事统统抛在脑后,仿佛自己的肚子也瞬间膨胀起来。凡是供奉弥勒佛的地方,都少不了这样的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今天在雪窦山上看到了另一幅意义相同的对联:“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人何所不容”,读来颇感亲切,这其中蕴含着深刻的哲理,也是佛之魅力所在。
    出了雪窦寺,我们开始在景区浏览,景区有公交车,随上随下,十分方便。我们乘车来到了最远的徐凫岩瀑布景区,这里重岩峭壁、树高林密,游人极少,安静得只听见我们自己的喘息声。贴着岩壁飞流直下的瀑布,哗哗的水声砸在几百米深的深谷中,让人感到不寒而栗,俯视深谷,白雾蒸腾,惊心动魄。随后我们又到了三隐潭、千丈岩瀑布、妙高台、张学良幽禁处等。
    匆匆游览了雪窦山,这江南的山川的确秀丽,不同北方大山的粗犷,丰沛的水源造就了多姿多彩的瀑布,茂密的树林滋养了大山的容颜。
    雪窦山很美,只是匆匆的脚步来不及细品,留下些许遗憾在回忆中。抬腕看表,已是下午
15:30分,出租司机师傅怕误了我们17:50的班机,打电话催促我们下山,带着恋恋不舍的心情、带着旅游者满足的微笑、带着旅途奔波的疲惫,赶往机场,回到旅游的起点——家中。

                                              20101019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