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丹丹伴我走长城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山丹丹伴我走长城


    “一溜溜那个青山哟百尺尺崖,山丹丹那个花儿哟满坡坡开”,曾经多少次到过墙子路,不曾看见那娇艳动人的山丹丹花,今天我在山丹丹的陪伴下,实行了我走长城以来最大的一次穿越。

    头天晚上刚刚下过一场雨,四周散布着泥土的芳香,看着山峦起伏的片片绿色以及巍峨延绵的边墙让我对这次穿越充满了遐想。上午九点钟登山开始了,参加穿越活动的共有六人,只有我一女性,且年纪最大,在生龙活虎的他们面前我显得格外的轻松,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负重背着很多水,我只背着干粮。

    下到泉水河山沟向北面的山上爬去,山顶上是座完好的敌楼,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山顶的敌楼,沿着弯弯小路上山奔向山顶,边走边踅摸着奔向敌楼的小路,老庐领着我们穿过荆棘直接上到了边墙,初战告捷。我们沿着边墙向北走去,与另一道的小颜和葛辰联系,他俩仍在寻找上到边墙的路径。我们的正前方不远处是一座残破的敌楼,矗立在山头上,那高高的墙面中间呈V字型倒塌,看似整个敌楼只有这一堵墙仍顽强地支撑着蓝天,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它叫做“单片楼”,那边的小颜发过来话,他们上到了“单片楼”北面的边墙,我们之间的距离在逐渐缩小,“单片楼”的窗洞很高,无法上去,我们绕道钻过树林又回到了边墙之上,回首望着高高的敌楼,V字型的缺口依然是那么的锋利。与小颜汇合了,我们继续前行,山势越来越险,我们也越走越高,一个约高2米多的垂直高墙把边墙提升了起来,如若继续前行必须翻上去,我自叹自己的体力,我站在老庐的肩膀上,他把我驮起来,上面的小颜把我拉了上去,前面的墙似乎整齐了一些,我们的信心也更足了。到达一个高点我们暂做休整,站在高山之颠回望刚才走过的边墙,猛然发现被我们称之为“单片楼”的敌楼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大敌楼,当我们在它脚下时怎么也没能发现这一点,从前后两个方向看都有残墙独立支撑的感觉,只是我们站在更高的地方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有两个不参加穿越的人要下山了,我们互道保重,挥手告别,又继续我们的行程了。前面有座巨大的天然边墙切断了去路,走到大石头跟前发现旁边有个空隙,我们踩着石棱拽着小树钻了过去,居然又看到了熟悉的边墙。高高低低的山势,参差怪异的石砬子,残破倒塌的石砌边墙,在我们的脚下被一步步地丈量过去。已是正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座敌楼上,上面的建筑物只残留着一个券洞,其余均已化为瓦砾。从上山到现在已经走了3个半小时,我们打开背包开始吃午饭,我和老庐的独特项目是山顶煮方便面,几块城砖、一个燃料罐,一个小锅、几片菜叶,咕嘟咕嘟饭菜全有了。山顶的风很大,填过肚皮又开始了行动。

下到边墙往上看,那大石条砌筑的敌楼基座高大浑厚,每块条石起码有上千斤,真不知道当时是怎样把这些笨重的家伙运到山上,更无从知晓又是怎样把它们一块一块地堆砌起来,尽管上面的砖楼早已被风雨侵蚀,面目全非,但坚强的石基历经五、六百年的沧桑依然雄居在高山之颠,看到它,我懂得了什么是脊梁。

    这段边墙向西依山势伸展向无际的天边,班驳的阳光晃动在凄美的边墙上,墙体两侧是漫山的绿色。前面又失去了继续前行的路,无法登上碎石般陡峭的墙体,一方面我们会踩塌碎石容易发生危险,另一方面也会破坏边墙的风貌。我们在山腰处发现了一条被灌木丛封闭的小路,拨开荆棘钻进树林,树枝划着我裸露的胳膊,低矮的灌木刺扎进裤子,腿上针一般地刺痛,右边出现了嶙峋的石砬子,抬眼上望,看到了山顶上的边墙,几个老爷们施展攀岩功夫,三窜两跳地爬了上去,我依托着老庐以及上面哥们马辉的拉拽,我再一次登上了高处。三番几次的“上窜下跳”,没有这哥几个的鼎立协助我很难完成这次穿越。我当时怀疑自己能否再次跃上这个新的高度,没有后退的路,人被逼到这份上,只有冒险前进,登上去就成功了。看来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有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切断自己的后路,人最难的就是超越自我,最可怕的就是瞻前顾后。

    日头偏西了,我们已经翻越了四个山头,边墙的旁边出现了难得的开阔地带,我们放下行装做短暂的休整。登高远望,众山皆收眼底,彩蝶飞舞,阵阵花香扑鼻而来,惟独不见人烟。大家商议,今天的穿越此地为终点,在此寻找下山的小路。此时我突然感觉不适,心跳加快难以忍受,为了不让大家知道,我偷偷地吃了一片心得安。小颜喊大家赶快行动,葛辰说稍等片刻,让太阳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再晒一晒,老庐也把我不舒服的事告诉了大家,于是又停在原地,哥几个还不断地安慰我:“有哥几个在,别怕,就是背我们也能把您背回去”,我怕连累大家,又怕在天黑之前不能到达山下,越是着急心跳越是快。宏巍小弟为我揉后背,让我深呼吸,真管用,我当时就好了许多。小颜、马辉哥俩为能及早下山,手拿“钩链枪” 下到边墙外去开路,树高林密,山势险峻,无法下到山下,老庐自己沿边墙到前面探路,在前面的山坡上老庐向我们招手,发现了一条小路,我拄着长长的棍子,缓慢地走着。此时是下午四点钟,我们已经与长城共舞了七个小时,走上了下山的小路,顿觉轻松了许多,山间习习微风吹拂着我疲惫的身体,我已无力再欣赏山间美景,老庐和宏巍为我拔了几棵丹参,拨掉皮,我把它衔在嘴里,咀嚼着略带些苦味的山间草药。整整用了100分钟我们下了山,来到了河北省兴隆县的米铺村,在这里等待接我们的车。

     日落黄昏,我们汗迹斑斑的脸在夕阳的映照下洋溢着胜利的喜悦。与长城为伍给了我们坚强的性格及乐观的生活态度,渲染了我们最纯朴的本质。临别的时候,宏巍把一束山丹丹花送给了我,火红的山丹丹花,它的生命力是那么的坚强而又那么的平凡,我把它带回家,栽在花盆里,愿它在我家扎下根,让它成为我穿越长城最美好的回忆。

穿越时间:2003年6月14日
                                      写于
2003年6月17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