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马腿登长城


您的位置:
主页
>>随笔与游记>>三条马腿登长城


    914日我们夫妻俩同马总一起到墙子路的长城去。马总作为中国长城研究会秘书长经常与长城为伍,他是个军人,研究长城、考察长城、拍摄长城又是他的业余爱好。

    我是第一次与马总一起登长城,早就知道他的腿不太好,但我没有想到有如此的严重。车子开到山脚下,马总取出登山杖,在河边溜达,我玩笑说马总在热身。看着马总的背影,我猛然发现,那高大魁梧的身躯走路时竟然有点倾斜,再看那支撑全身重量的两条腿不是直溜溜的,右腿从膝盖处朝外撇,“马总,您的腿”?“骨刺”,“哦”。

    我们整理好东西准备上边墙了。我们沿着倒塌的长城外侧上山,那是一条很艰难的小路,老郭在最前面领路,马总紧随其后,他的司机小陆不时地想伸手帮他,都被他拒绝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自己走更能保持平衡”。山势越来越陡,每上一步都较为困难,长城的墙体由于人为的破坏砖块松动,费了很大的劲,我们终于登上了山头。站在山头朝对面山上望去,低矮处的长城与这里的遭遇一样,被人们剥去了最外层的城砖,且破破烂烂,裸露着里面的毛石墙,而远处的山上能看出较为整齐的墙体,去年我和老郭曾经走过那段长城,并在上面发现了“万历十年沈阳营秋防中部造”、“河间营”等带文字的砖。在脚下这段长城上,老郭又象变戏法似地弄出两块半截城砖,一个上面是“东”字,另一个是“右”字,把马总乐得端着相机拍照不停。

    为了再去看看墙子路关的遗址,我们只得沿原路下山。马总的司机小陆在前面开道,把活动的砖石拣开,再踹出脚窝,我和老郭在中间,马总断后,我不时地回头望望马总,看着他吃力地挪动脚步,手里的登山杖分担着他高大身体的重量,我问马总:“腿疼吗”?“有点”,一个双腿骨刺的人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虽然我无法去体会,但那绝对不是件快乐的事。

    下了山,车子开到了河边,清澈的河水映着湛蓝的天,河里成群结队的鸭子从我们面前“嘎、嘎”地游过,山青水清,令人陶醉。马总和老郭要到那边的山坡去看看,小陆拎着水桶拿着抹布清洗汽车,我和小陆聊了起来。

    “你跟马总几年了”?
    “才几个月”。
    “哦”。

    “我虽然给马总开车才几个月,但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跟马总学会了吃苦。马总是真正的军人,如果在战争年代他就是领兵打仗的将才”!“马总已经退休了,腿又这样,他能到处的走,我还有什么理由呢”。

    能从一个战士那里听到对马总的评价,我也由衷地敬佩马总。老一辈的人他们做事不计较个人得失,兢兢业业,克尽职守。在和马总的攀谈中我得知,他的伤是因为30年前一次意外的车祸造成的,全身上下很多地方都受了伤,最严重的要属腰椎和膝盖,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曾经有过外伤的地方长出了骨刺,经过两次手术,他的右腿已摘除了半月板,而且医生一再要求他再次手术,置换人工关节,多年以来使他饱尝病痛的折磨。

    这些年他拖着病腿和病腰,拄着登山杖去过不少地方的长城,“三条马腿”始终没有停息。

                                         写于2002年9月16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