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碧玉— 墙子路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墙子路


    十一放长假,不想在家里闷着,便想出去走走,旅游区的人太多,不够看人的呢,于是又想往人少的地方跑。老公查看着地图,找北京附近没有去过的长城,一眼便盯上了墙子路长城。墙子路长城位于密云县的东部与河北省兴隆县的交界处,距离北京城大约有一百多公里。

    四号我俩一大早从家里出发了。本打算三号就开拔的,人算不如天算,二号的夜里就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大半天,直到下午二、三点老天爷才收起眼泪,把日头交出来,所以我们的计划只得推迟。

    “小红毛驴”驮我俩上了通顺公路,取道密云县城,然后东行直到墙子路。这一路虽说是一水的柏油马路,但也不是一路平坦。京顺路由于施工再加上昨天的雨,稀泥遍地,沟沟坎坎,好不容易颠颠簸簸地过了这一关,“红毛驴”被刷成了“泥毛驴”,身披着泥盔甲,冲到了墙子路。山上的边墙清楚地呈现在视线中,我俩一阵的兴奋,为寻找上山的路,“小红毛驴”继续往前走着,拐过了一个山弯,车子颠簸了起来,路面象个大搓板,我感觉不对头,老公下车去打听路,结果是走过头了,到了河北省兴隆县的地界。车子调个头又往回走,到了一个小路口,一打听,这才是我们要走的路,是个小山沟,可以从此登上边墙。

    走了那么多路,总结出一点出行的经验,看路可以判断是否到了另一个地界。如果两个地方的贫富有差别,那么路面就是最好的见证。例如:通顺路的通州段,双向四车道,非常宽敞,不亚于高速路,可是到了顺义段就不行了,路面缩窄了一半,不用看路标就知道到了哪里。再如,从墙子路的关上村到安营寨,平坦的柏油路一下子变成搓板路,马上就意识到出了北京市了。

    跑题了,接着说这次出行的事吧。车子进了山沟,水泥路面是新修的,虽窄些,但走着很舒服,直到水泥路的尽头,才把车子停了下来,这里的村子叫做泉水河村,属密云县辖区。我和老公把随身携带的物品整理好,沿着土路上山了。我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将近十一点。

    上山了,一路走着,看到了山脊上的长城。左走有条较宽的土路,右边有条小路,老公指着两条路问我的选择,我凭感觉,觉得小路可以尽快登上长城,于是选择了小路。已近中午了,背阴地方的小草上露水依旧,曲曲弯弯的小路把我们带到了长城的脚下。那段长城是一个V字型走向的最底部,我俩从一个倒塌的豁口钻了过去,进到了墙里面一看,遍地的杂草比这边的还高。左边是陡峭的长城直达山上,右边是没人高的杂草和灌木丛,而后才是依然陡峭的长城,无从选择,只有登左边长城了。残破的墙体顽强地挺立着,紧贴着山势,上面布满了荆棘,我抬头望上去,看不到尽头,都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登上去,可已经到了这一步,只有豁出去了,信心加小心吧。老公让我在前面,他在后面,怕万一我有个闪失。我开步前行了,一步一爬,用手扒着城砖或拽着小树枝,费力的挪动着脚步,生怕踩到已松动的砖上,长城左侧的墙已全部倒塌,稍有不甚掉下去,即便不是粉身碎骨,但摔个半残肯定没问题。这时我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一心只想快些度过这难走的路。城墙上面的草籽带着倒刺,扎进了衣服和裤子上,刺痛了皮肤,不知名的灌木为我提供了上山的方便,但也把我的手划出了不少的口子。上了一截,又上了一截,步步登高,回首看着走过的破墙,顿时觉得自己很伟大。终于到了一座敌楼跟前,可是却没有熟悉的门洞,是堵死墙。于是我们从倒塌的城墙的豁口中钻了出去,贴着墙边往前走,真幸运,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个倒塌的圆门洞,从这里又可以返回长城了,这里墙面的坡度较缓,但也只剩一面的边墙了。站在这里四下了望,琢磨着路线,看着长城的走势,再算计着下山的时间,老公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我就听从安排了。看着我们刚才没有登上的敌楼后面,那里的长城横贯山梁,老公判断长城是从那敌楼连接出去的。指挥员发令:向后转,目标,刚才路过的敌楼北侧,前进!我俩回到了敌楼,从这面可以登上去,趴到窗洞上往南一看,哇!哪有墙呀,那长城是在那面的山梁上,和这里不搭界,老公的判断失误!墙根下有码放的砖头,这是条别人走过的路线,于是我俩爬出窗洞,奔向那个山头。

    为登上那段长城,我俩可算是披荆斩棘了。荒上野岭上,几乎无人涉足,经过一个夏天的生长期,满山的植物极为茂盛。说来也怪,你精心种植的花呀草的,娇嫩无比,动不动就半死不活的给你个脸色,可这无人疼爱的野草怪树生命力却极顽强,没人施肥,没人灌溉,没人松土,更没人去关心它的死活,而它却夜饮甘露,昼食阳光,以自己的身躯覆盖在山峦之上。我是否该从中得些启事呢?书归正传,山上的小路辨别不清,只能根据植物的多寡而定,有时走着走着,就突然被高大的树木挡住了,只得退回原处继续找路。老公手拿铁拐棍打掉挡住小路的枝条,挑掉时不常糊一脸的蜘蛛网,裤子上还不时被带倒刺的草扎满,随走随揪,走到半路,老公问我饿不饿,我抬手一看,一点多了,时间过得真快,我说,坚持一下吧,到了山顶我们再歇息。在敌楼的时候我看到山顶部位有块大石头,我俩现在就来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旁,可就是看不到山顶的样子,甚至失去了小路的踪迹,我俩左转右找,走出去又回到了石头旁,老公仗着有劲体力好,想借铁拐棍开路,我没吭声,自己到另一边去了,走过了几棵树,饶了几个小弯,我终于发现了小路,沿着小路又往上爬了一会,历经磨难,终于到达了山顶,可要喘口气歇歇脚了。找了个阴凉、平整的地方,我俩打开背包,开始补充能量,饼、肠、咸菜、牛奶、水,这些东西放在肚子里比背在肩上要轻松多了,肚皮见鼓,背包见瘪,下一个任务是:走长城。

    站在山头,看脚下的长城,这是从主线分支的一条,这个山头是终点,从这儿沿长城走可以回到泉水河村。我和老公再次整理好背包,准备出发,时间:220。古老的长城满目凄凉,两边的墙垛不知是何年倒塌的,马道上杂草、灌木丛生,不要说抵御作战了,就是空手在上面走也费尽周折,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那城砖,风采依旧,历经几百年风雨侵蚀依然如故。这里长城的气势比不上八达岭,马道也没有那里宽,大约只有三米左右,但这小山旮旯里的长城也别具特色,如果说八达岭是“大家闺秀”,那么这里堪称“小家碧玉”。

    下山了,比刚才爬山要轻松了许多,可是又遇到了一个特别难走的一段。我在那边山头就看到这里有一段很陡峭,心寸侥幸,以至到了第二个敌楼后,往下一看,我又禁不住的“哇”了一声。老公说,这次要背过身子下,他先下,他走哪我走哪,好吧!好在有老公开道,实在不行的话,我砸在他身上,还可以缓解我对地球的冲击力呢(悄悄说的,没让老公听见),总算顺顺当当的走过了危险地带。手摸着没有完全倒塌的边墙,忽然老公发现有的砖上有字迹,经仔细辨认:“万历十年沈阳营秋防中部造”、“河间营”、“河间营造”、“河间”,砖上的字模之多,是其他长城上少见的,一边走一边看,一个比一个更清晰,老公乐得合不拢嘴,拿着相机噼里啪啦地照个不停,以至引来我高声抗议,不得忽视我的存在!到了一个岔路口,有条下山的小路,老公又给我出题,问我走哪条路,我依然选择了小路,离开了长城。这也是一条人走得不多的路,有羊蹄踩过的痕迹,还时不常的有羊粪出现在路上,我们沿着羊路下山,下山可比上山快多了,大概是地球引力的作用吧!下到山下五点整,山上的行程六小时许。

    山下的“小红毛驴”安静地等待着我们归来,为款待我们听话的“小红毛驴”,我们决定用这里清澈的泉水为它洗澡,把它的泥盔甲去掉。我用可乐瓶子装上泉水,往“小红毛驴”身上浇去,老公用抹布抹去泥巴,经过我俩的打扮,“小红毛驴”亮丽起来,红红的身躯在夕阳的照射下,更加灿烂夺目,“小红毛驴”顿时高兴起来,撒着欢地把我们驮到家里。

    这是我登长城以来最艰苦、也是最危险的一次。

                                              写于2001年10月4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