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大美女进山记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九大美女进山记


    秋季来临,丰收的季节到了。不用看也知道,那果树上一定挂满了诱人的香果,红白黄绿的果实一定比春天姹紫嫣红的鲜花更动人,原因只有一个:可以吃!

    这不是,财务部的几大美女们就开始琢磨什么地方可以采摘,且不用花钱(不是抠门,是职业习惯)。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居庸关边上的一条山沟里红果树颇多,去过的人也得到了实惠,采摘了不少红果,今年仍然照方抓药,再度进山。于是就制定了周密的进山计划,每个人除了自带干粮之外,还带了若干个塑料袋,大有进山扫荡之势。

    2001年10月20日一大早,九大美女整装出发。约好了6:30集合,偏有睡懒觉者,左等不来,右等不到,电话过去一问,还在被窝里享受温暖呢。“哼!你要以军人的作风、紧急集合的速度,迅速向我靠拢”!出发时间比预定晚了半小时,一整天时间呢,足够我们玩的了。

    依维柯载着九大美女直奔居庸关,一车的女人,唧唧喳喳,虽说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仍然改不了其本性。对了,车上还有个男同胞,那是为俺们服务的司机。习惯上总把女人比做花,男人比做叶,一片叶子怎么能衬托九朵娇艳无比的花?干枝梅!对,就是干枝梅,花满枝头,无绿叶相伴,还有那桃花、杏花、梨花,哪个不是花在先叶在后?没有花儿在料峭寒风中的绽放,叶子连头都不敢冒。女人不是胆小鬼,即便是想做依人小鸟,也未必是弱者,那是给男人以足够的面子,激励他们罢了。呵呵,男同胞们可别气啊,我们还真想有更多的绿叶衬托呢,是因为女人有了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有句广告词说的不错:做女人真好。

    四通八达的交通便利了人们的出行,上四环走高速,一个小时便到了目的地。到了居庸关的第一件事就是吵架。这事的起因全在于对方,偌大个停车场不让停车,穿制服的保安员说是内部停车的地方,可没见任何的标识,我们问哪里能停车,只见他极不耐烦的把手一挥,说了俩字:“上面”,我们想问问清楚,那家伙竟嫌我们张女士说话声音大,出言不逊:“你那么大声干吗?我又不聋!你下来,下来”!“下去又怎样?你还想打人不成?”言语之间有了火药味,在这气头上还是女人能熄火,为了一天的愉快,我们大人有大量,让过了毛孩子保安,关上车门,另找别人问路。在热心人的指点下,我们把车停在了指定的位置。

    居庸关下,好一派热闹的场面。城楼上披红挂彩,“相约千禧,永结连理”大红对联挂在两边,楼下的舞狮队、锣鼓队以及身披绶带的礼仪小姐分立两旁,一辆接一辆的大轿车从我们身边开过,这时只听有声音送入耳朵:“参加集体婚礼的……”原来这里要举行集体婚礼,赶上这么多人一块娶媳妇,这热闹的场面不能错过,于是我们停住了脚步,趴在铁栅栏外等待。新娘新郎们很快就整好了队伍,随着主持人一声“世纪缘集体婚礼现在开始”的号令,300对新人在婚礼进行曲的伴奏下踏上了红地毯,钻过城门下的大喜字,进入关城内。浩浩荡荡的队伍颜色分明,新郎是深色的西装(除个别军人外),新娘是清一色的婚纱,颜色统一,连样式也一样,难怪怎么看新娘子都一个模样,象一个妈生的似的。洁白的婚纱似天空朵朵白云,从我们的眼前飘过,真美呀!女人最美的时刻莫过于做新娘,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美,所有的幸福都洋溢在脸上,一生的希望也同时写在了脸上。我们在心底祝福着他们:举案齐眉,白头偕老。队伍过完了,我们还沉浸在那氛围中。“嘿!姐们,咱们该进沟啦!”

    小分队开进了山沟。山沟里比去年多了些荒凉,路两旁没有了野菊花,酸枣树上也不见了往年的酸枣,泉水也变得稀少了,不少树木挂满了枯黄的叶子。听说这里要开发旅游,可眼前的情景又不象,我们的脸上顿时布满了疑云。不想那么多了,只要能呼吸新鲜空气就不虚此行。于是我们互相打趣着,充分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不停地往深处走,寂静的山沟里回荡着我们的笑声。山沟里了怪石颇多,形状各异,色彩斑斓,妙趣天成,如果你能充分发挥想象力的话,每块石头起个名字,真可以办个很大的石头展。走了三个多小时,走到了路的尽头,我们又去拜访了这里的村民老杜,每次到这里,我们都要在这里歇歇脚,老杜家成了我们的驿站。还没等我们进院子就听他家的狗汪汪地叫着,老杜迎了出来,热情地招呼我们进院子。狗的个头比去年大了很多,对我们的到来表现出极大的不友好,我们给了它一些吃的,总算堵住了它的嘴。我们把去年在老杜家拍的照片给了他,在老杜的院子里晾晒着一些栗子、辣椒什么的,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想弄点红果,路上见到了红果树枯枝败叶果实稀稀落落的,没有了去年枝繁叶貌果实累累的景象,问及老杜才知道今年干旱,很多树木都提前黄了叶子,也就没有收成可言。老杜把自家的红果拿了出来,问及价钱,老杜说:“两毛五一斤吧”,称了称有十五斤,九大美女都是算帐的行家里手,这半袋子红果才值几个钱呀,山里人的淳朴感染着我们,我拿出十元钱塞到老杜的手里,我忽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象《镜花缘》里君子国的人啊,呵呵。

    从老杜家出来,上了山间的小路,沿途有很多的红果树,虽是干旱的年景,但仍有些树上挂着果实,九大美女看着诱人的红果,不禁伸手摘了起来,够不着的用棍子打,哪顾得草深林密,荆棘遍地,山坡上你呼我叫的,好不热闹,看看每个人手里拎着的袋子,个个鼓鼓囊囊的。采摘的差不多了,九大美女们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哎呀,不好了!一个个的都象刺猬一样,浑身上下挂满了草刺,这下子事又来了,美女们坐在小路两旁的石头上揪身上的草刺,个个在低头忙碌着,那认真的程度与记帐无甚区别,身背后自己无法够到的自会有别人帮忙,你帮我,我帮你,有点象猴山上的猴子,哈哈哈。红果不少了,草刺揪干净了,继续往山下走,就在接近大路的时候,路旁又有几棵红果树,又勾起了美女们的欲望,身不由己地摘了起来,这下可是得不偿失了,红果没摘几个不说,又挂了很多的草刺。唉!贪呀!

    罢了罢了,眼看着山里的日头就要没了,咱还得往家赶呢。下山的路走起来怎么也不轻松?那点红果才有多沉?原来走了一天的碎石路,硌得脚板生疼,那怎么办?脚丫子又不能背到肩膀上,还是得走呀。出了山沟已近五点,在山沟里泡了将近八个小时,一个工作日啊!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