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屋脊——清凉灵山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清凉灵山


    中国有好几个地方叫灵山。无锡的灵山以大佛著称,灵山虽小,大佛却大,虔诚的善男信女前来拜佛烧香,吸引着大批中外游客游览这山青水秀之地。广西的南部有个灵山县,是“中国荔枝之乡”,那里是最适宜荔枝生长的黄金地带之一,“无村不荔枝”,可见其栽种的广泛。北京的西部也有个灵山,其顶峰海拔2303米,号称“首都屋脊”、“北京珠穆郎玛”,是高山上的大花园、大草甸、大盆景。


    钟灵毓秀话灵山。灵山过去不叫灵山,而叫“矾山”,据《宛平县志》记载,其“经年积雪,望之若矾”,矾山的西面是遥遥相对的“西灵山”,故又名“东灵山”。
    灵山由于海拔较高,山上的气温比城里要低10多度,而成为盛夏避暑的好场所。今年还没到数伏天,北京城如同烧红的铁锅,火辣辣的太阳煎烤着每天忙忙碌碌的人们。走进灵山则感受到了另一番清凉,领略到了灵山别有洞天的景致,
从热腾腾的京城赶到这里,顿觉山风清凉宜人。
    乘上本市海拔最高、距离最长的索道,饱览灵山千亩白桦林,万亩草甸,远眺黄草梁古长城风烟滚滚,近观荫荫草地上百花争放,彩蝶竞飞。二十多分钟的缆车路程,把我们送到了山上,一路上竟然觉得有些冷。

    站在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上,远处的白桦林泛着浓浓的绿色,与草地的葱绿交织在一起,构成绿的和谐音符。低头俯看没膝的草丛中,那白色的、黄色的、粉色的、红色的花朵缤纷夺目,大朵小朵、高矮胖瘦各显神姿,那千奇百怪的植物更是令人目不暇接。
   
阵阵冷风把胳膊吹得冰凉,用手一摸有些发木,难得的凉爽,尽情地享受吧。抬头望望天空,棉絮一般的云彩似乎触手可及,偶尔飘过头顶的灰云还要洒下些许雨滴,更增添了几分凉意。灵山的夏日如此的凉爽,不难想象,灵山的冬季应该是漫长而又寒冷,在春天桃红柳绿的季节,灵山身披雪袍、头顶白冠仍是一身冬装,似乎春天的脚步不曾惊扰它的美梦。    今年55日是立夏节气,北京降下了入春以来最大的雨,而灵山呈现了“五月飞雪”的美景,原本绿色的山坡草甸一夜间变成了一个白雪覆盖的晶莹世界。
  


    孟姜女的传说。提起孟姜女,无人不知是她哭倒了长城,山海关有座孟姜女庙,那里有望夫石、有石脚印,老龙头附近的海面上有突兀高耸的礁石,那是传说中的姜女坟,孟姜女与长城有不解之缘。灵山上有长城,也有关于孟姜女的传说。灵山主峰顶上是一个巨大的烽火台(现被重新堆成嘛尼堆),站在灵山顶上,西面是孔涧长城,边墙和烽火台保存比较完整,东面是黄草梁长城,雾霭中可辨认出盘踞在山上的敌楼,而灵山上的长城却已坍塌为一条碎石埂子,人们传说,这就是被孟姜女哭倒的。在灵山的顶峰有很多黑中镶着白点的石头,似是菊花石细看又不像,黑白相间,当地人叫做“孟姜女石”,我不知道为何把这样的石头叫孟姜女石,仔细端详便会觉得这石头却是与众不同,黑白两色截然分明,那是孟姜女的恨与爱,“秦皇安在哉,万里长城筑怨气,姜女未亡也,千秋片石铭贞”,把山海关孟姜女庙的对联用在这里最恰当不过了。
    灵山脚下有个小村庄,是人们上灵山的必经之路,熟悉的人们都知道这个村子叫:江水河村,据说原来叫“姜水河”,是孟姜女哭长城眼泪流成的河。昔日“姜水河”,姜女思夫泪成河;今日“江水河”,村民致富钱成河。


    古老长城卫京城。灵山脚下有个村子叫洪水口村,这里的山势犹如刀削斧劈一般,万仞及天,如果不是现在修好的公路,很难想象过去从这样的山谷中行走该有多恐怖,在这样的天险中设关建卡,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里的山上现在还保留着三座敌楼,东面山上有一个敌楼保存相当完整,门洞上的匾额上有“沿字12号”字样,据
《四镇三关志》记载,洪水口建于景泰二年。
是当时阻止敌人进入斋堂山谷地带的重要关口。灵山之巅的古长城遗址为石墙、石烽火台,虽然历经千百年的风雨沧桑,依然匍匐在山脊之上,忠于职守,据有关专家考察认为,这段长城属明代以前的长城,大约为南北朝时期,距现在已有一千多年。


    灵山的伤疤。灵山,以它特有的高山草甸而闻名,也因此成为北京一处避暑的好场所。为开发这里的旅游资源,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小山村变成了“宾馆村”,户户农家饭,家家是旅店,还有众多接待避暑、度假、会议的宾馆,建筑风格多种多样,欧式城堡,星级标准,价格各异,每逢周末都会住满客人。山脚下还有很多的异形建筑,有蒙古包,也有形如圆球的彩色简易房屋,由于被废弃了很久,门窗早已不知去向,里面杂草丛生,破烂不堪。这是灵山的第一块伤疤。
   
在这个撒满鲜花的山坡上,修建了一条长达1500米的缆车,把两个小时的登山时间缩短到了二十余分钟,方便了人们登高纵览,也加速了草地的破坏。从缆车站再往上走,大片裸露的土地在四周绿色的反衬下格外刺眼,小商贩支着烧烤铁炉子在卖烤玉米和烤羊肉串,还有叫卖鞭炮的,脚下被践踏了的草地上丢弃了很多的矿泉水瓶、食品包装袋和鞭炮的碎纸屑。记得1999年我来这里时,当地的村民拉着自家的马匹兜揽生意,马蹄子翻起的是一团泥土,倒下的是一片绿草,看着自己胯下的大黑马刨出的一个又一个土坑,我心疼不已,为此没有继续骑马,也放弃了登上主峰的机会。今天这里没有了当年的马匹,我为这片草地欢呼,但这裸露的泥土上何时能覆盖上绿草?看着被雨水冲刷的深沟和土坑,怎能不令人担忧?这是灵山的第二块伤疤。

    灵山上有一条倒塌成碎石埂子的长城,这条长城至少存在一千多年了,为开发旅游修建的上山小路不仅横穿了它,而且铺设小路的石头也取自于它,临近小路的碎石泛着白茬,沉睡了多年的长城被拦腰截断,还被剥皮掏肉。然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山顶上的烽火台被改变了模样,堆成了金字塔式的嘛尼堆。这种生拉硬扯的所谓“西藏风情”实在不敢恭维,破坏景观,失去了原有的本质,只怕是东施效颦,到头来落个不伦不类。这是灵山的第三块伤疤。


    勿庸置疑,灵山是美丽的,喜爱灵山的人络绎不绝,在炎炎夏日逃出北京城里的烘烤,只要在这里住上一住,一定会去除周身的燥热,让凉丝丝的空气包裹一回,真正回归自然。我也希望灵山以后会越来越美丽,灵山是属于我们大家的,爱护它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它需要开发者的合理利用,需要旅游者精心呵护。
    让灵山的草更绿,花更艳,雪更白!

                                    写于200573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