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九眼楼有感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登九眼楼有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抬首,边墙就在不远处。
    早就听说九眼楼
长城为敌楼之最,在长城沿线仅此一例,楼体硕大无比,建在海拔1100多米的火药山上,因每一面墙上有9个窗眼,而得名“九眼楼”。又因长城在此分为两路,一路沿西南到河北的紫荆关、山西的娘子关;另一路沿西北到张家口、大同、嘉峪关,而又被称为另一个“北京结”。因此总想找机会一睹其风采,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似如甬道般的山路在山沟中蜿蜒,山林懒洋洋的还没有脱去冬装,树干裸露着狰狞的怪样,干秃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曳,快乐的鸟儿从一个枝头跳向另一个枝头,不知疲倦地唱着只有同类听得懂的情歌。树林中的小路越走越高,台阶也逐渐多了,拐了几个弯,仍然不见边墙的踪影,我在路边拣了一根树杈当做拐棍,树杈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山谷中犹如被多个三极管放大,就象在耳边一样。路上遇到下山的人,我不问还有多远才能到达,我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当我疲惫的时候,猛然抬头就看到了古老的边墙,那该有多振奋。回头望望走过的山路,只觉石阶层层叠叠,茂密的树丛遮挡了视线,望不见远处,没有登临高山的感觉,但呼呼的粗气却告诉自己不是在走平地。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匍匐着一条很高大的石埂,这显然是边墙无疑了,“九眼楼,你在哪里?”我顺着小路继续前行,拐了个山弯,一座高大的敌楼俯卧在眼前的山顶上,濒临倒塌的巨大敌楼被抢救性地修复过,新的白灰茬是最好的见证。“九眼楼,我终于见到你了”!

    走进敌楼,里面宽大敞亮,地面是修复后平整的方砖。正当我们欣赏敌楼内的风光时,一幅横挂的红布挡住了我们的脚步,在系红布的另一端挂着一个约四、五十公分大的小布人,前面红兜兜,后面披一深色布,上面有字,大意是该女孩为1982年生人,是山下郭家沟人,在小布人对面的窗口上有烧香的痕迹,还有几枚零散的硬币,我猜想是这女孩不幸夭折,家人为悼念亡灵而设的,见此状我心一阵的酸痛,但愿小女孩的在天之灵得到抚慰,她的亲人也能减轻些痛楚。

    登上敌楼,四下了望,如入云端,只见山下的雾缓缓地向山上飘来,虽不能欲穷千里,但这被群山送入仙境的美妙令人陶醉,三条边墙构筑成三足鼎立之势,在雾霭中若隐若现。

    下到敌楼西面的边墙上,仔细端详着九眼楼的雄姿,虽然现已残破,但仍掩饰不了它强壮的体魄,那一排九个窗洞的墙面如同坚强的臂膀把它左右的边墙连接起来,构筑成坚不可摧的铁壁铜墙。
   
沿着倒塌的碎石边墙下山,觉得比山路更好走,边墙更宽且高,行走在上面更有一种亲情,回首遥望九眼楼,那庞大的身躯被轻柔的雾所笼罩,在它的阳刚中透出脉脉温情,好一个神秘的九眼楼!

                                   2004年3月27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