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烂漫的时节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山花烂漫的时节


    2003412日春意正浓,漫山的山桃花覆盖在箭扣的山峦之上,淡粉色的花瓣如雪似霜,那巍峨起伏的长城长更显壮丽无比。

    一路行车的拥塞,就象把我们的心扔在烧烤炉上,在狭窄的小路上一辆“银建”大客车象一堵墙似地挡住了去路,后面排起了长长的车龙,近在咫尺的长城也仿佛伸出了挠人的小手,于是有人诅咒“银建”在大庭广众之下似有“淫贱”嫌疑,在“临时警察”的指挥下,车如蜗牛,慢慢地在与目标接近,我们一行五人终于熬出了头,来到怀柔旧水坑村边的停车场。

    抬头仰望,边墙连绵高耸,敌楼风姿绰约。我是第三次来到这里,右边的小路曾留下我的汗水和脚印,由于大家都十分向往著名的“鹰飞倒仰”和“北京结”,我们便选择了左边的小路上山。

    小路弯弯,新草吐绿,鸟儿鸣啼,我们贪婪地呼吸着带有些须凉意的空气。这时正值北京城“非典”肆虐,城里的人们用口罩把自己隔离起来,各种渠道的消息搅得人心恐慌,生怕那比中奖还低的概率砸在自己头上。山间小路散发着一股青气,路面潮湿,想必是前夜春雨滋润,路边的草丛中时而可见一窝一窝的积雪。“羊个肚肚手巾哎,三个道道蓝,咱们见个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难……” 宏巍低声吟唱,一人起头,二人合唱,山谷回应,我以为只有老庐在爬长城的时候唱信天游,白面后生不唱流行歌曲,独享秦腔陕调,令我有些惊讶。山路变得泥泞起来,还有些滑,我们拽着路边的灌木枝条,缓慢地前行。踩着信天游的节拍,我们不断拉近与边墙的距离。

    到了!到了!每人的脚上坠着泥砣砣,就地取材,刮掉泥巴,脚下也轻松了许多。边墙上的风好大啊,我们整理好行装,开始了边墙行走。在一座半残的敌楼里四下了望,山坡上开满了粉色的山桃花,这生命力极强的山野植物,不需灌溉,不需侍弄,它会迎着春风怒放,胜似园中娇生惯养的百魅千颜。敌楼内信手涂鸦者把自己的大名无耻地写在墙上,每次见到这些,都感觉无比的气愤,不知写者何意,是否要所有到过这里的人在唾骂他们的时候要带上他们的姓名?否则这个骂名谁来背负呢!

    我们沿着高高低低的边墙忽上忽下,耳畔是呼呼做响的狂风,极目远望隔着一个山包又一个山包的北京结,盘算着何时能到达今天的目的地。别看只是三几个山头,你要用你的脚一步一步的丈量过去,真是望山跑死马啊。眼前的山顶之上伫立着残破的敌楼,仅存的单面墙上有一个完整的门洞,遥看门洞内透着蓝天白云,确有天门之感,穿过浓密的灌木林,我们登上了天门,四周的山顿时矮小了许多,这就是著名的“鹰飞倒仰”的老鹰头。真是名不虚传的险境,我们企图沿着边墙走,但一处绝壁使我们望而生畏,无奈退步回身,翻到边墙的外侧寻找小路。小路找到了,坡度很大,且泥泞不堪,站在一块稍稍平坦的地方打量着“老鹰”巨大的身躯,山石嶙峋,就连砌筑长城的砖石都像搭积木似地码向山顶,砖石之间还透着很大的缝隙,要想从“老鹰”的身躯上通过,没有飞檐走壁的功夫是万万不行的。我们亦步亦趋的绕着山沿着小路行走,前面开路的小颜看到前面有条小路可直奔边墙,于是就披荆斩棘地钻了过去,身旁就是陡峭的石砬子,而身体这边便是杂树丛生的大山坡,手拽着树枝,吃力的挪动着脚步,小颜往前挪一步我就跟过一步,这时只听“喀嚓”一声,树枝被他折断了,小颜高高大大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从石砬子边掉了下去,眼见他连翻两滚,爬在地上不动弹了,我低声地呼叫:“小颜,小颜”,“嫂子,我没事”,我这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踏实下来,“我摔到路上了,你们退回去”,于是队尾变队首,钻出树丛与小颜汇合。“摔得不轻吧”?“没事,擦破点皮”,有了小颜的“两个前滚翻加一个后滚翻”,我们格外地小心起来,山高路险,万一有个闪失可就得不偿失了。

    绕过“鹰飞倒仰”,我们又回到了边墙上,这时大家都觉得肚子有些空了,来到与“老鹰”对面的敌楼上,我们开始午餐。边吃饭边端详着“老鹰”,一个独立的山上高耸着残破敌楼,那就是直冲云天的“鹰头”,两侧的山体便形成了“老鹰”抿翅飞翔的两翼,在蓝天的衬托下,“老鹰”更加彪悍,白云的飘动,“老鹰”似遨游太空,好壮观的景色。就着狂风和着土,我们填饱了肚皮,收拾好行装准备继续前行。

    我们所在的敌楼又是在一个悬崖之上,要下到下面的边墙上仍旧要费一番气力,这次由宏巍开路,我紧跟在老庐的后边,还不时地要他拉我一把,安全成了我们此时第一需要,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边墙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看还在远处的“北京结”仍然信心十足。沿着高低不平的边墙又翻过一座山,来到“北京结”的脚下,抬头望去,边墙上的松树傲然挺立,任凭风吹雨打,真有一种“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的英雄气概。我们在松树前逗留片刻,来到长城的结点——北京结,这里长城分为三岔,西边是庄户村长城,北面可通往九眼楼,我们身后的长城可连到慕田峪,据说这里是内外长城的分界点,因此称之为“北京结”。

    从“北京结”下望群山,我以前走过的长城成了矮矮的一道墙,脚下的山坡被山桃花点缀着,虽然现在还不是春绿长城的时候,但漫山的桃花也把长城装扮得无比的绚丽。今天的目的地已经达到了,但仍有些余兴未消,考虑到下山的路程也很长,于是就打消了从“北京结”下去的念头,返回前两个敌楼处开始下山。夕阳照耀着古老的长城,一路风光无限,这时又飘来了老庐和宏巍的“信天游”,“提起家来家有名,家住在绥德三十里铺村,四妹子和了三哥哥,他是我的知心人”,歌声在山谷中回荡着,山上不时传来叫好声和掌声,葛辰打趣地说,看他俩的劲头还能再上一次“鹰飞倒仰”和“北京结”。

箭扣长城很漂亮,有许多摄影者来这里拍摄长城的日出日落,我们今天也只走了其中一小段,还有正北楼和天梯我们不曾涉足,我在“老鹰”那里曾目睹了天梯的姿容,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有能力登上天梯,但愿能如愿以尝,也让我有吹牛的资本,就象在这里絮叨“鹰飞倒仰”和“北京结”一样。
                            写于
200351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