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将军关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游将军关

 


    利用国庆节休息的时间,几个人约好去爬山。原本是四个人,因为对从定福庄去平谷的路没有把握,所以问了一下在平谷住的小芮,没想到,他要带着媳妇和我们在平谷会合,一起去爬山,我们的队伍壮大了,好!人多热闹,尤其是爬山,绝对不能寂寞,否则只有喘气的份。

    早晨六点出发,几经倒车到了平谷是八点半,和小芮两口子聚齐后,又坐车行驶20余公里,到了将军关。将军关的关口处在东西两山之间,明时为极冲之地。这将军关位于平谷县的东北,以长城为界划分的是北京市平谷县与河北省兴隆县。

    到了将军关这个村子,我们的爬山活动正式开始了。 我们沿着没有完全倒塌的长城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去,注意这个“爬”字,因为有些地方的确要使用四肢,但这种机会不是很多,不然习惯成自然,回来的路上恐怕交通就要堵塞了。呵呵!这里的长城不象八达岭那样是砖砌的,也没有那么宽,而是使用的山石。倒塌后的长城,大小石块就那样任意地堆放在原地,有些还很活动,但它挡不住爬山者的脚步,而是吸引着更多的人们来这里,聆听那虽已久远但仍可依稀辨别的战马嘶鸣,遥望那又仿佛升起的狼烟……

    走到了一座倒塌的敌楼上,喘上几口粗气,问领队老郭,咱们的目的地是哪里?领队手指最高山峰说:“到那里开饭,现在接着走,不能停”。于是六人组继续上行,脚下的石缝里生长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草,开着很美的花,两旁的是高高低低的树丛,不时有几棵酸枣树挂着诱人的酸枣,在那里摇摇摆摆的。我们就顺手摘几个放在嘴里,恩!不太酸,还很甜。这时领队在前边高喊:“前面有更多的酸枣树,这里的就放弃吧”!于是我们又走过了第二个敌楼,继续前行。越往上走,越觉得自己伟大,看看脚下的村子,一排一排的房子就象火柴盒,马路上的汽车,就象甲壳虫。抬头望去,除了蜿蜒的长城,满山皆为绿色,侧耳细听,只有虫子的鸣叫声。在这幽静的山上,只有我们一行六人,我们大口的呼吸着城里没有的新鲜空气,太爽了!到了第三座敌楼,酸枣树真的多了起来,而且树枝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又红又大的酸枣,于是我们尽情地摘呀,摘的时候都近乎于挑剔了,小的不要,形状不好的不要!边摘边唱:“小酸枣滴溜溜圆,有营养,纯天然”!这场面真象一群天真的孩子在嬉戏。摘够了酸枣,又接着往目的地前行,山谷里回荡着我们的笑声。这时领队来了兴致,一曲高亢的陕北民歌《赶生灵》,在山间回响:“走头头儿的那个骡子儿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哟,哎呀戴上了的那个铃铛哟,哎哇哇的那个声。白脖子儿的那个哈巴哟,哎朝南得的那个咬啊,哎呀赶生灵的那个人儿哟,哎过来了。你若是我的妹子哟,招一招的那个手,哎呀你不是我的妹子哟,哎走你的那个路。”在歌声的伴随之下,我们是越爬越高,这时脚下的长城到了山崖前没有了,眼看离山顶只有五六十米了,突然没了路,我们试图从没人高的草丛和树丛中穿行上山,几经开路均告失败,于是只有看着近在咫尺的山顶叹息!我们下到半山腰的小道,再次企图通过小路登上山顶。我们沿着小路走着,绕到了山后,没有发现通往山顶的路,但眼前突然一亮,我们看到了蜿蜒在绿色群山上的长城,石头砌成的长城,保存非常完好,长城外侧的石砌挡马墙也完整无缺,太令我们惊叹了。这时忘了登顶的事情,把目光投向了长城上一个大墩台。走,上去看看,在那里开饭!一行六人又登上长城,直奔墩台。墩台的顶部倒塌了,四周散落着砌筑时的白灰,已成了坚硬的小石块。站在墩台上,视野开阔,山脚下是显得更小的村庄,巍峨的群山上是世界奇迹之一的长城,耳边是呼呼的山风。我们被这美景所陶醉了,刚才爬山的疲劳一下子都消失了,这是我们此次爬山的终点了。领队一声开饭,我们就在墩台旁的大石头上摆上了我们的午餐,面包、火腿肠、酱菜、巧克力派、桃子、葡萄、大枣……好丰盛呀,没有筷子,折了两根树枝权当筷子,大有返朴归真的感觉。这时就听山下有说话的声音,往下看,是四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向我们这里走来,没想到会有人到这里。我们和他们打招呼,请他们吃东西,他们很腼腆,不吃。小芮拿了四个巧克力派分别给他们吃,说:“我也是平谷人,咱们交个朋友嘛”。这时有个不客气的孩子问:“有水吗”?于是我们把水给他们喝,也许是为了报答我们,他们说:你们等着,我们去摘梨。我们没当真,继续我们的谈话,也就有十多分钟吧,这四个孩子真回来了,衣服的夹层里装了好多的红宵梨,好家伙得有二十多个!我们拿起来咬一口,皮虽厚些,但汁液很多,也很甜。吃过梨,我们和四个孩子相约一起下山,由他们带路。

    孩子们带我们走了一条很平坦的下山路,就是太远了。一行六人变成了十人组合,在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上,孩子们不时地为我们采摘漂亮的野花,指点脚下磕拌的石头,折掉打脸的荆条。看谁走慢了,他们会喊前面的人慢点,山里孩子淳朴热情的性格感动着我们。孩子们和我们说,前边有枣树林,那里的枣比核桃还大。我知道西安有梨枣,个很大,在北京没见过。说着就到了那片林子,几个孩子连蹦带跳就下去了,招呼我们一起去,还没等我们下去呢,就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叫骂声,原来这几个孩子是在偷人家的枣!只见那四个孩子,眨眼间窜上小路,跑得不见踪影。拐过山脚,看到四个孩子坐在那里等我们,他们怕我们迷路,因为从这里下去就直奔汽车站了。看到我们来了,他们张开小手,把那比核桃还大的枣子递到我们手里,我们放到嘴里一咬,又脆又甜,还带着贼性味。呵呵!进了村子我们和四个孩子分手了,野性但善良的孩子,我喜欢他们!

    一天的爬山就此告终了,没有听从小芮的安排----住在平谷,打道回府。到了家门口,小芮请客,鱼头泡饼,吃饱喝足,回家睡觉!拜拜了!

                                              写于2000年10月10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