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黄花城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再访黄花城


    从九眼楼回来的路上我们顺便到黄花城看看。悬崖峭壁上的“金汤”二字分外抢眼,而水库边上的长城愈加的俏丽。我这是第三次来这里了,墙还是原来的墙,水还是原来的水,但路边又多了几家饭馆,再加上停放的汽车,路显得有些窄,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比以前多了。

    河上新修建了一座吊桥,做工粗糙简陋,但却方便的过往的人不再踩着石头过河,可到了桥的尽头就被一中年妇女拦住收两元的过桥费,她说:“这桥是俺家修的”,交了钱往山上走,小路上铺着一个小纸板,上面写着:“果园是我家的,路是我修的,交一元钱”,果然在前面通往长城的路上站着个老太太跟过往的人索要“过路费”。作为旅游区收取费用是合理的,但这种各自为政的收费方式让人感觉这里缺乏有序的管理,长城是国家级文物,土地也是国家所有,农民圈地收钱,吃长城的饭,这种现象造成的文物破坏和旅游资源的浪费,不是收几个小钱就能弥补的,最终受害的国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这使我想起春节期间跟随老师考察冀东长城的事,“以长城为契机,开发旅游,致富百姓”,几百年来乃至上千年的长城就要毁在现代人的手中,他们利用先进的设备炸山修路,开发旅游景点,修建旅游度假村,把长城改造成“水坝”的样子,殊不知这种对长城破坏性的开发是不可逆转的。长城已不再是防御体系,而是现代人赚钱的工具。虽然从清代开始以长城为防线的作用就逐渐消失,但它是记载历史事件最好的物证,也是劳动者智慧的结晶。中国人一向以长城为豪,但这样加速度的破坏,恐怕过不了多久,长城只能作为教科书上的文字和图片了。

    长城脚下,在众多的瓦砾中我们拣了一些瓦片,上面有凹凸的花纹,据说是汉代的。照此说法,这里原有的建筑就要追朔到汉代了,比起眼前的明代城墙更加久远。老乡说,这里的碎砖破瓦是从城墙上掉下来的,几百年前的事他怎么能说得清楚呢。据老乡讲,这里原有两个砖窑,后来种果树给平掉了。砖窑是什么年代的?是为修长城而建的?还是近几十年村民自己建的?不得而知。
    黄花城长城始建于北齐,隋唐以后曾多次修缮,现存长城为明万历年间所筑,由于地处京师北门,是历史上著名的军事要冲,遂有“金汤”之称。仲夏季节,这一带满山黄花盛开,因此这里的村镇及长城均以“黄花城”命名。这段古老的长城也同中华民族一样遭受了不少的磨难,日本侵华期间,小鬼子强迫中国老百姓拆下大量条石用来铺路;二十世纪
70年代修建黄花城水库,又从长城上拆了不少条石和砖块筑起了水库大坝。这些不可复得的破坏,使“金汤”失去了本来面目,近些年人们攀爬野长城,更加重了对其的损害程度,村民为收“买路钱”而打架,也使得这里的秩序一片混乱。

    许多喜爱长城的人都知道黄花城,它是长城爱好者以及外国游客中最具知名度的野长城之一。由于距北京较近,慕名而来的人日益增多。在外国人眼里,长城是中国的代名词,而在某些中国人眼里,长城不过是一道墙,是一道能生钱的墙!

    黄花城长城经过有关专家的论证要进行修缮,而后对游人开放。我真切盼望能尽早结束目前的局面,把长城纳入统一管理的范畴。

                                     2004年3月27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