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游“红螺”去爬山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游“红螺”去爬山


    闷了一冬天了,还没等开春,就急不可待地要郊游,怎耐没伴儿。我和老公已经磨咕好几次了,下雪的时候我就想去山里看雪景,老公他不但不想去,还千方百计阻拦我,说什么山路有雪开车坐车都很危险,不如安安生生地在家呆着,等到春暖花开,满山绿色的时候再去。现在还不到2月底,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好在这些天北京的气温较高,白天最高可达11度,冬天的雪已经化的无影无踪了,虽说树没绿草没长,但不会因为路滑而有生命危险了。于是老公答应了我的请求,周六出行,又有几个要跟我一起去玩的小年轻,其中就有我徒弟,一行五人就组成了旅游团。

    出门要起早,六点不到就爬起来了,刷牙洗脸,穿戴整齐,背上准备好的吃食和水,挎着相机出了门,坐着老公赶着的“红毛驴”直奔怀柔。路上我拿着地图坐在老公旁边,每到一路口或环岛就报地名,告诉老公是继续朝前走还是拐弯,指指点点的就象汽车越野赛,一个车手,一个领航。别看咱家的“红毛驴”不值啥钱,这一路跑得也不慢,稳稳当当地驮着“旅游团”,只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红螺寺。

    红螺寺大门外,高大的牌坊上有“京北古刹”四个大字。此寺建于唐代,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传说很久以前,寺后山巅潭中有二螺,体大色红,夕放异光,村人视为神异之物,遂将山和寺名之为“红螺”。我们在寺中游览了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三圣殿、东西配殿。大雄宝殿内有陈列着一口明代的大钟,高1.75米,上面铸满了精美的经文,我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嗡嗡的声音非常浑厚。据来过这里的人说,此处香火极为旺盛,初一、十五来此烧香拜佛的香客很多。我徒弟看着每个殿中的佛像,不拜佛不磕头就不成敬意,于是见殿烧香,见佛磕头,但面部表情却是嘻嘻之样,一脸的不严肃。回来后看照片居然有他一张高抬臀部正在磕头的“正面照”,由此可见虔诚之态。

    拜了佛,烧了香,我们开始往山上走。由于是新开发的旅游区,修建了一些景点,起了一些好听的名字,沿路是用砖砌成的台阶。我们拾阶而上,先到了第一个落脚点,而后一个景点接着一个景点的往上走,刚进寺的时候,阵阵凉风吹的我们抱肩缩背,此时已觉得太阳也暖了,空气似乎都有些热乎了,就连身边的枯草也觉得亲切了。我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跟着他们的后面一步一个台阶地爬呀,爬呀!半路上只见当地的村民沿山路而下,每人身背钢筋焊成的架子,架子上装着干树枝,有的人背的多些,但有的人背的却很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们与他们相遇双方都要侧身避让,看着他们腾腾的脚步如履平地,我羡慕的不得了。一路走一路说,已经爬到了最高的景点,再往前头没有台阶了,是石头铺的简单路面。此时是十点半,未觉尽兴,又继续往上走,说好十一点往回返。我随手捡了一根树枝,作为我的第三条腿,走这样的路不象走台阶那样累,疲劳似乎减轻了许多。静静的山上没了游人,头顶是碧蓝的天空,淡淡的白云从山头飘过,几只老鹰在高空上盘旋,山里的感觉真好,难得的好空气!越走越高,但前面仍有一座比我们脚下更高的山,我真想再往前走,可一看表十一点多了,考虑到回去的路上老公还要开车,不能让他太疲劳,所以我们就此打住。下山的路上大家在讨论一个问题,并且百思不得其解。寺庙里供奉了不少的佛像,《西游记》的唐僧和孙悟空也是佛,怎么没有供奉他们的?于是大家一致讨论决定,修建一个庙宇,正面供上唐僧,孙悟空在一旁,猪八戒在下面,沙僧和白龙马在门外,这个庙宇的修建,会填补佛学界的一大空白。

    为了不走已走过的路,我们绕个远从另一个山头往下走,陡峭的台阶,走得我的腿肚子直抽筋,年轻人则把此化解为乐趣,坐一坐,跑一跑,一溜小跑的往下蹦,那蹄蹋蹄蹋的脚步声在山间回荡着,寂静的山林里就象有马儿在奔跑,和着松林的涛声似是娓娓动听的谈话。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又回到了红螺寺,爬了半天的山,消耗了体能,这会儿已是饥肠辘辘了,回到“红毛驴”里,开始填肚皮的“战斗”……

                                               写于2001年2月21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