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倾“缸”大雨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遭遇倾“缸”大雨



西三环莲花桥下数辆公共汽车淹在水中


    从箭扣下山已是下午5点。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小雨,老锅驾着“白龙马”急忙往家赶,一是不想走黑路,二是不想走雨路,不想并不代表不可能,结果黑路雨路都遭遇到了。

    离开箭扣不到二十分钟,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灌下来,挡风玻璃顿时一片白茫茫的,犹如箭扣山上的云雾,我用毛巾擦拭玻璃,以看清外面的路,真是徒劳无功,那蒙蒙细雾是来自外面猛烈的雨水,雨刷器已经开到最快的摆动速度,仍然赶不上雨水的流淌,刚才还是亮亮的天,顿时象扣在黑锅底下,看不清路面有多少雨水,但能听到车顶上象高压水枪扫射的声音,朦胧的山路上汽车都打开“双蹦”,那闪烁频率不等的黄色警示灯在漆黑的雨幕中成为唯一可以辨别的标志。

    缺水的北京能有如此大的雨水的确难得,对水库的蓄水和地下水的补充想必都有很大好处。每次到山里看到水位下降很多的水库,都觉得很无奈,人口的增加导致了一系列对水的依赖,再加上水资源的匮乏、无序开发及浪费,不仅使河流成为干涸的沙石河床,还使得地里的庄稼得不到灌溉。北京过去不是个缺水的城市,很多地名都表明河湖纵横,水网密布,我住过的珠市口东大街附近就有很多与水有关的地名,如:河泊厂、薛家湾、水道子、柳树井、金鱼池等等。城市的发展赋予了老北京城新的活力,但面临的水危机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大难题。

    “白龙马”在暴雨冲刷下尤显矫健,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顺义县城,雨小了许多,天也亮了许多,马路上流淌的雨水汇成条条溪流,骑车的人费力地蹬着,有的人不得不推着自行车。上了京顺路后,老天似满含委屈的孩子,抽抽嗒嗒哭个不停,又实施了两次倾“缸”行动。在雨水的一路陪伴下“白龙马”驶进了家门。

    第二天看电视得知,这场倾“缸”大雨在城区造成了不小的灾害,有些小汽车象“潜艇”一样泡在水中,有的公共汽车无法正常行驶,使很多人被困在途中。北京这个古老又现代的城市,缺水、盼水却又怕水,珍贵的雨水成了水患,不得不说是缺乏有效的城市治理和管理。

    每年的夏季几乎都有急风暴雨的时候。曾记得暴雨过后,马路成了河流,临街的西瓜摊成了水中的小帆船,“河”面上漂浮着大大小小的西瓜;有些低矮的平房被灌进雨水,全家抗洪;我也曾被大雨浇成“落汤鸡”,推着自行车在水中艰难跋涉。

愿我生活的这个城市,节水成为人们自觉的行动,疏水为人们提供更多的便利。

                                             2004711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