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塘路与白马关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石塘路与白马关


石塘路位于密云水库的西南侧,处于白河河谷南岸,为长城的重要关隘和交通要冲。现如今为开发旅游,这里大大小小的农家院都成了对游客开放的客栈,除了原有的街巷外,路城内的古建筑物早已随着战火硝烟的飘逝而消亡,南门的城墙石基已被农家当作了坚固的房基,不经介绍很难看出是当年的痕迹。在村民的指点下,我们来到村北,一个低矮破旧的门洞孤零零地戳在那里,门洞东边是一条土路,门洞的西侧是一溜平房,门洞的北面是一片庄稼地。前后看了看这个残破的门洞,没有找到当年作为一个要冲的任何字迹,回来后翻看《北京文博》1999年第1期,郑云山的文章《密云长城“四路”》中介绍这一古建是一座钟鼓楼,照片与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位置。钟鼓楼一般都位于城的中心,而我所见到的这个门洞的位置是位于村的北侧,且门洞外没有农舍,我疑为石塘路的北门。这个疑问还有待详细考证。
    在石塘路南侧的山顶上筑有空心敌楼一座,我们沿着山路一直登上了山顶,这是一座保存得相当完好的敌楼,从外观上看有两层,一层没有门窗洞口,能攀爬上去的人极少,也是敌楼得以保存完好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离开石塘路继续往北走是黑龙潭,正值秋色的山野遍坡的绿树红叶,更给山峦披上了彩色的外衣。由于这里山高谷深,景色很美,被开发出了很多的旅游点,黑龙潭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但是,与之而来的是对文物的破坏与亵渎。黑龙潭景区的大门是由长城砖砌筑的,而且上面具有明显的字模,“万历四年德州营造”,询问当时在场的人,此砖从何处而来,说法不一,有的说是从密云县城买来的,有的说是鹿皮关上拆下来的。无论这砖是怎么辗转到这里的,作为景区的开发者,想以此来抬高景区的身价,都没有动过文物保护这根弦。看着本属于长城身躯的砖块明晃晃地摆在街面上,还被刷上了涂料,不能不令人心痛。

洪桐峪南城墙水门

洪桐峪南城墙

    从黑龙潭过大桥,继续往北,路上很寂静,车少人稀,山间的景色也愈加绚丽起来。在白马关的南侧有个山口叫洪桐峪,沿着一条鹅卵石路步行约一里地就来到了洪桐峪的南城墙,在墙的最东边还保留着一个水关门,原有的河道早已干涸,门洞内的闸板早已不知去向,水关也从此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外包的城砖也被当地的村民扒掉,但坚固的墙体岿然不动,显示着当年的建筑质量,见证着几百年来的世间变幻。洪桐峪是卡在山谷中的一个小城堡,北面的石砌城墙基本完整,阻挡着北部的山口,在地势较高的位置还有一个墩台,城堡内已经沦为一片荒地,只有参差的顽石还静静地守侯在这里。

白马关外

白马关城门

再往北就是白马关长城了,新建的公路穿关而过。关城有两道防线,外边(二道边)的城墙保存较好,西侧比较长,一直延伸到山崖处,东侧由于是峭壁,因此只有很短的一道墙。内边是白马关城墙的主体,现仅部分南墙和砖砌券拱城门,城门洞上方有一块石匾额,上书“白马关”三字。此地原为“三关口”,关于白马关还有一个传说。当年在白马关北侧有条野马川,野马川里有一匹野马,很凶猛彪悍,后来被杨六郎将这匹野马收服。从此后人就把“三关口”改名为“白马关”。

                                             200510 2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