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雪打灯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正月十五雪打灯


按照老锅的安排,今天应该去墙子路看花会,头天晚上我买好了吃的,早早的睡了觉。早上一睁眼,第一件事是撩开窗帘看看昨天一整天的小雨会成什么样子,外面已经是一片洁白,虽然天还很黑,但有雪的映衬,外面似乎也亮了起来。我翻身下床,披上衣服打开房门查看外面的雪情,白茫茫的一片,雪还在下着,大约已有10cm的厚度。
    长城小站的朋友们一早电话不断,都因为突降大雪,不知道活动是否取消而询问,我的同学也发来短信,告诉我因雪大路远不能参加活动了。此时我也极力劝说老锅,虽然是机会难得,但冒着如此大的雪上路未免太危险了,再说又不是很近的路程。城里的雪都很大,墙子路那里不定是什么样呢。而老锅坚持要去,真不明白,一向小心谨慎开车的老锅,今天为什么要冒如此大的危险去看一个民间花会。

    7
点钟不到的时候,他给蔡老师挂了一个电话,被告知,墙子路那里大雪没膝,院子里的雪已经堵了门,花会不得不取消。这下老锅才彻底放弃了去墙子路的念头。
    外面的天逐渐亮了,想着这
2007年的第一场雪竟然是在正月十五翩翩而至,也给温暖了一冬的北京增添了不小的惊喜。惦记着外面不断飘落的雪花,我提议出去走走,去看雪。这雪虽然来得迟了一些,但毕竟还是赶在这个冬季结束之前来临了。
    我俩乘公交车来到了北海。雪小了,还夹杂着小雨,雪融化的速度很快,房檐上滴滴答答的雪水成了水帘洞,琼岛假山的台阶上成了小溪,数上的雪团不停地掉落,整个北海仿佛都在沐浴之中。
    好一场雪,覆盖着返青的麦苗,滋润着干涸的土壤,清洗着污浊的空气。在初春的季节享受雪的洗礼,欣赏雪的杰作,令人陶醉不已。这个冬天不太寒冷,已经够我们气馁的了,如果再没有雪那就不是北方了,这场雪来的真是时候,它给冬天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为春天拉开了序幕。
    北海的草地上覆盖着厚厚的雪,一群操着四川口音的人在雪地上嬉笑着、打闹着、拍照着,就是我这个北方人见到雪也是格外兴奋,把雪地当成签名簿,“凤姐”、“积雪庐”立此存照,我们与北海一起接受冬天送给大地的礼物。此情此景与刀郎的歌有几分相像:
2007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二外的846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记忆的黄叶……

200734 正月十五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