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妈妈”日记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鸟妈妈”日记


2004629

    早上我象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打扫完卫生以后,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工作。
    耳边不时传来“唧唧”的鸟叫声,窗外的鸟儿飞来飞去早已习以为常,可这次不同,因为它不是在屋外而是在屋内,不同寻常的动静使我起身寻找声音的来源。声音来自封闭的暖气罩边的墙柜里,我拉开常年不动的柜门,一只小鸟卷缩在角落里,我伸手把它拿了出来,托在掌上,小小的身体只有三厘米左右,刚刚长出的羽毛还不能完全掩盖住那红色的肉体,它象受了惊似地静卧在我的手心里,瞪着两只没有小米粒大的眼睛一声不吭。同事给了我一块饼干,我抠下一点沾了水放在它的嘴边,小鸟张大嘴巴接受了我的食物。找个纸盒子做了它的家,这一天它在办公室陪了我整整一天,每过一会我就看看它,并喂它一些饼干,它很友好地配合我,吃饱了就在一边打盹。
    晚上我把它带回了家,因为我怕从下班到第二天上班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它会饿死。

2004630

    早上醒来听到小鸟的叫声,哈,小鸟是否还活着,我赶忙爬起来去看它。见我来了,它大张着嘴巴等我喂它,并且叫声更大了。我泡了点小米,用手指沾上送到它的嘴边,它太小了,还不会啄食,我只好一手拿着它,一手往它嘴里喂。把它喂好,我才去洗漱,整理衣被,收拾停当去上班。
    中午回家的第一件事先把它喂好,我再喂自己。把这个小东西带回家,中午的午睡都缩短了。看到它吃饱的样子,满足地靠在纸盒的角上,我也放心了。
    下午上班,又听到“唧唧”的鸟叫声,依然是暖气罩边的墙柜里,拉开柜门又见一只红色的肉团卷缩在那里,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拿了出来,托在掌上,这是只更小的鸟,身体只有两厘米大,叫声很微弱,我依然喂它饼干,它显得很无力,绣花线一样细的小爪子抓不住我的手指,半根火柴棍粗的细腿支撑不住它显得鼓胀的肚皮,吃饱后它只能两腿朝天的躺在那里,我看它太难受,找了点棉纱垫在它的身子下,它似乎也觉得那样更温暖,安静地卧在那团棉纱上。
    查找了一下小鸟掉落在墙柜里的原因。原来这里是管道,装修时把管道包在了里面,而屋内的空调机在此打了一个洞与室外机连接,由于洞口较大估计里面有鸟做窝,鸟妈妈的家不完善,致使她的孩子失足跌落,我无法把可怜的小鸟送到它的爹妈那里,我只得收养它们。
    下班后,我把它也带回了家,这难兄难弟在一起有了伴,想来该不寂寞了。回到家,稍大些的鸟会抢先把头伸向我的手,争取到更多的食物,而这只小的则低着头钻在它哥哥(暂且这样叫吧)的身子下,黄豆大点的头被哥哥的细爪子踩滑一下,我不忍心看着它受罪,便另找个小盒子里面垫上棉纱,给它住了单间。

200471

    还没等我起床又被它们的叫声吵醒了,喂它们吃食成了我一天工作的开始。
    中午儿子回来了,告诉他我收养了两个小鸟,他好奇地瞧着两个娇小的生命,“麻雀虽小,五脏具全”,这掌心中的小生命体内该是怎样的一种袖珍内脏啊!
    晚上,小的鸟不停地叫着,声音极其微弱,也不怎么吃东西了,我掰开它的小嘴往里送食,它勉强地咽了下去。它的身体有些凉,这几天一直在下雨,也许是气温低的缘故吧。我让儿子把它握在手里,用人的体温去温暖它,它在儿子的手里安静地躺着,还顺便拉了屎。一会儿子张开手把它交给了我,它闭着眼睛,嗓子里还不时地发出“唧唧”的声音,看着它随着呼吸起伏的身体,真有些气若游丝了,自叹不能拯救它的生命,竟让我感到自惭。

200472

    天一放亮我就醒了,起身查看那只可怜的小鸟,只见它两腿朝天,安静地睡去,不再醒来。而那只稍大些的,听见我的声音便又伸头叫着要食。鸟儿还很小,自己不会啄食,它在母亲的身边要靠大鸟捕来小虫喂,我只能用小米或米饭满足它的肚皮。
    晚上我烙馅饼,特意抠下一点肉馅喂它,边喂边对鸟儿说:“别看咱个小吃猪的肉”。儿子说我:“您把它喂得这么好,以后它飞出去不会吃食怎么办?”我说:“吃乃动物之本性,那时它自然会自己找食的,但现在我不喂它它会饿死的”。

200473

    早上5点半起床,喂好了鸟,然后出门。约好周末带老人出去逛逛。
    上午带老爸老妈去植物园游玩半日,中午把二位老人送回家中,吃罢午饭,按照老锅的安排要去中关村,我的小鸟已经整整
7
个小时没有喂了,肯定饿得够戗。
    回到家,小鸟听见我们的声音,使劲地叫着,脖子伸得老长,小嘴朝我张着,我赶紧泡上小米端到纸盒跟前,用手指沾上小米,小鸟急不可待地奔了过来,就知道使劲张嘴,不知道往嘴里啄,喂了几口,它就没那么急了,吃饱了就眯缝着眼睛依在盒子角。看罢小鸟吃食,有些与婴儿相似,吃了便睡,醒了就找吃的。

200474

    每天我给小鸟的窝换报纸,倒掉里面的米粒和鸟屎。今天也是如此,拿起小鸟一看,它的屁屁上沾着白色的屎嘎巴,我把它拿到水龙头下,拧开温水给它洗屁屁,小鸟真乖,一点不闹,任我摆布,洗好了,放进盒子里它又依在角落里打盹了。

200475

又是平淡的一天,小鸟还不会自己啄食,依旧靠我喂食,吃饱后打盹,偶尔往上窜窜练习脚力,它的翅膀还不够有力,只能在我手上的时候扇一扇,表明它是一种能飞翔的动物。
    我发现小鸟的听力和视力都不错。我下班回家先看看纸盒子里的它,它会上窜下跳地对我“唧唧”叫个不停;打盹时我大声说话它会吓一跳,然后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盒子边上;我把米粒沾在手指上故意逗引它,它会张着小嘴追着我的手指奔过来,样子极其可爱。

200476

    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小鸟似乎对我的作息时间适应了,我进门时首先听听小鸟是否在叫,小鸟看到我回来就会张着小嘴叫个不停,总是一副挨饿的样子。
    小鸟的羽毛比刚来时浓密了一些,除了肚皮还露着红色的肉外,背部和翅膀的小羽毛是柔和的褐色,小尾巴的毛还朝上翘着,纤细的小爪子能抓住我的手指了,虽然它还不会飞,但扇动翅膀的姿态还是满标准的。

200477

    每天熟悉了小鸟的叫声。看到它吞咽米粒的样子我猜想它是个雄性,吃起东西来一点也不秀气,还特别贪嘴,嘴里还有没有咽下去的米粒,仍张着小嘴叫着要吃的。它的个头那么小,能有多大的胃容量?别撑个好歹的。
    晚上我下班的第一件事是先喂饱它,然后我再去做饭喂我自己和家人。晚上临睡前小鸟从瞌睡中醒过来,仍要吃顿夜宵,喂好它我再安安稳稳地睡觉。唉!多了这个小东西,让我操了多少心?但愿它快快地长大,羽翼丰满,早日投入大自然的怀抱。

200478

    与平日一样的喂鸟和上班,延续着每天的分分秒秒,重复着每天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征兆,小鸟却突然死去了。
    下午下班回到家,首先去看小鸟,只见平日两足翘立、伸长脖子等我回来的小鸟躺在纸盒中,身体一起一伏地喘着粗气,我连忙把小鸟托在手上,它平静地伸着小细腿横躺在我的掌心,“小鸟,你怎么了?”显然它已无力再张着嘴跟我要食了,会不会是嘴里的食物卡住了?我掰开它的小嘴,里面没有残留的食物,我不知所措,小心翼翼地抚摩着寸把长的小身体,它半睁开小眼睛,然后又闭上,这时我发现小鸟已停止了呼吸,它死在了我的手心。
    小鸟用它自己的方式与我告别,是留恋和我一起相处的
10天?还是怪我没有照顾好它?无论如何是我没有尽到责任,我是个不称职的“鸟妈妈”。
    晚上,我把小鸟用两块洁白的纸巾包好,和儿子一起把小鸟埋在楼旁的草地中。小鸟的故事结束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