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说兔


您的位置:
主页
>>随笔与游记>>兔年说兔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来到了2011年的春节,虎归山林,兔降祥瑞,按照民间的说法,今年是兔子当班,可爱的小兔子正蹦蹦跳跳向我们走来。
    提起兔子,人们有说不完的话题。从字义上说,“兔”字是象形字,汉代许慎《说文解字》解释说:“兔,兽名,像距后其尾形”。其甲骨文、篆文描画的正是“兔”的长耳短尾的形象。由“兔”字派生出的汉字就很有兔子的特点,例如,“逸”字,字义为兔子善于奔逃。
    兔子是一个大家族,据说有
943种,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白兔,有一首每人谁会的童谣:“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白身子、长耳朵、红眼睛、三瓣嘴,已成为兔子最显著的特征。
    由于兔的性情温和,体态乖巧,人们寄予兔子可爱善良的美好形象,月宫中与嫦娥为伴的就是极具人情味的兔子;孩子们小时候最喜欢听的是《大灰狼与小白兔的故事》,中国人喜欢兔子,外国人也喜欢,前苏联动画片《兔子等着瞧》被我们全家人看了无数次,
狡猾的狼和机灵的兔子互相捉弄,斗志斗勇,令人捧腹。

    兔走乌飞,时间荏苒,一年就像一个星期一样快,去年春晚的余音还没有散去,今年的春晚又隆重登场了,兔年也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急匆匆地赶来,也会在忙忙碌碌的脚步中急切地离去。愿兔年吉祥,
happy you

说兔话

兔年说“兔”话,做“兔”人。都说“狡兔三窟”,可现在“窟”的价格太高,渴望不可及,我们只能做个本分的兔子,有一“窟”安身足以。据“兔”声广播电台报导,兔年的房价仍不会下调,通货膨胀将使房价进一步上涨,这叫“搂草打兔子——带捎的”;如果有人偏要为“窟”而捧上大把银两,那真好比是“兔子进狼窝——找死”;“大年初一逮兔子:有它过年,无它也过年”,只要有个安乐窝,温馨逍遥笑呵呵;现在四面狼歌,虎视眈眈,瞄准的都是腰包里的票票,一旦我们放松警惕,那可就是“野地里撵兔子——谁逮住是谁的”;也许你会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卡卡”的磨牙声似乎由远而近送进耳中,谁又不希望自己的“窟”宽敞而又美丽呢?

                                    201123日(正月初一)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