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梅花儿开了
 


您的位置:
主页
>>随笔与游记>>腊梅花儿开了


冬还未去,春还未暖,风还很寒,腊梅却在料峭的寒风中披着晶莹的雪花绽放了。那黄色的小花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随着枝头的摇曳,向人们传达着春天的气息。一走进卧佛寺的院内,顿时被腊梅那嫩黄的颜色所吸引,疏花点点,清香飘逸。人们在花前驻足,或拍照或欣赏,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看惯了冬天灰蒙蒙的秃枝败柳,看惯了冬天白皑皑的雪花冰屑,一切都让你感到单调和冰冷,即使有阳光照射,也暖不透厚厚的大气层,即使有羽绒服包裹,也会有乘虚而入的寒风。当所有的花都在等待温暖到来的时候,腊梅却独树一帜,伸出她纤纤小手,展开她微小身躯,把美丽与娇艳贡献给大地。当看到腊梅那嫩黄的花瓣时,你不能不为之感动,她没有牡丹的雍容,没有玫瑰的多情,没有荷花的华贵,她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坚强与坦荡。
    古往今来,赞美她的文人骚客数不胜数,王安石有这样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不仅让人领略到其凌寒怒放的神韵,而且给人留下它香色俱佳、别具一格的鲜明印象。陆游笔下的梅花则是一种凄凉寂寞、孤芳自赏的意境。“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以梅花自喻,虽是在写梅花饱受摧残死也留香的性格,不如是他诉说在政治上屡遭排挤的苦闷。毛泽东的《咏梅》把梅花的品格进一步升华。“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首词表现了伟大革命家的胸襟与气魄,诗人笔下的梅花充满着自豪感,坚冰不能损其骨,飞雪不能掩其俏,险境不能摧其志,这和陆游笔下寂寞开无主黄昏独自愁的梅花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写这首词本是托梅寄志,表明中国共产党人的决心,在险恶的环境下决不屈服,勇敢地迎接挑战,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我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时时感到自己的脆弱,在梅花面前甚觉自己的渺小与卑微。梅花给我了太多的启示,她坚强刚毅,不畏风霜雨雪,挺拔怒放;她温文尔雅,不卑不亢,含蓄典雅;她凌寒留香,铁骨冰心,自强不息。
    梅花,我的榜样,我的偶像。

                              2009225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