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禁毒日的瞎想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禁毒日的瞎想


    节假日开车出去旅游,在山西的路上看到村子的墙上有“无毒村”字样,老锅顺口就说:“这个村没有毒药”,他理解成没有毒鼠强和剧毒农药了,其实这“无毒村”是告诉人们这个村没有吸毒和贩毒的。看到“无毒村”三个字,不禁感觉有些悲哀,黄土高原本就属于老少边穷地区,再吸食毒品那岂不是雪上加霜,一年辛辛苦苦从地里刨出的那俩子儿,够抽几口的?

    细细想来,一是无所事事,二是暴利,三是成瘾难以自拔,造成了全民防毒、治毒的局面。尽管有数不清的吸毒贩毒案件每天在耳边嗡嗡做响,但总觉得毒品离我很远,可不时闯入视线的“无毒村”却象一张网罩住了我的行程,似乎在我的周围就突然冒出一堆堆白面。

    车行一路,看到的是满眼黄土色,高低纵横的沟壑点缀着有限的绿色,“七沟八梁一面坡”尽管面积很大,但能长出多少换钱的东西?就是在这贫瘠的土地上生活着几亿的农民,由于农闲,或由于懒惰不愿意出外打工,在平淡贫困的生活中寻求一点刺激,于是吸毒就成了最强烈的刺激。由于贫困,心里充满了发财的欲望,梦想着一夜暴富,土里刨食不仅来钱慢更是辛苦大于回报,毒品交易的暴利引诱着既贫困又懒惰的人,有市场又有利可图,把原本单纯善良淳朴的人引进了白色陷阱。

    说起毒品的危害,谁都明白是自我毁灭、家庭遭灾,是社会的害群之马,但这场白色的战争却愈演愈烈。大城市中有钱的人把多年创下的基业吸掉了,没有钱的人为了能吸上那一口,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抢劫、卖淫、贪污,利用种种卑劣手段换取暂时的快感。

    从林则徐禁烟到现在的一百四十五年间,随着科技的进步,由鸦片发展到yao头丸、冰毒、海洛因,纯度越来越高,体积越来越小,吸食越来越方便,瘾也越来越大,戒毒也越来越困难。每当看到由于吸毒造成的偷盗、抢劫、凶杀,心中充满愤恨;瘾君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丑陋形象令人憎恶;因父母吸毒生下来就要戒毒的婴儿,让人们心酸。

    人创造了这个世界,让世界充满阳光,人也制造了黑暗,让恐怖笼罩着阴暗的角落。为什么会有毒品?它本来是为人类服务的,却要毁灭人类,人类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生存与发展。为禁毒和戒毒国家需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这个社会痼疾,已使人类社会背上了沉重的社会包袱。  

    “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日不停”。愿我们的生活中从此没有毒品的骚扰,“剜骨剃髓不用刀,请君夜吸相思膏(相思膏即鸦片)”的百年教诲今后不再生效。

                                   写于2005年6月25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