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儿的脚步

 

您的位置:主页>>随笔与游记>>风儿的脚步


    潮湿闷热的暑气被风儿吹走了,碧蓝的天仿佛升高了许多,丝丝白云在风儿的舞动下不断地变换着身姿,树叶频频地向风儿挥动着手臂,池水也泛着涟漪向风儿频送秋波。在风儿的脚步里有着缠绵如泣的小夜曲,有高亢激昂的信天游,也有摧枯拉朽的打击乐。

    在人的一生中,有亲人和朋友的悲欢离合,也有心爱物品的得失与馈赠,惟有风儿终生伴随着我们,不论你是否与之亲近或者疏远,它都“不离不弃”。记得儿时,身材瘦小,冬天放学的时候要顶着西北风回家,小棉猴无力与风儿抗争,那风儿如同一把无形的剑,从我的前胸刺进从后背穿出,几个小伙伴互相追逐与风儿一起吼叫着。风儿在一个角落里打着旋儿,卷起了一撮沙土,一张纸也加入了旋转的“陀螺”中,“陀螺”贴着地面转到了我们的脚前,一个小伴儿追着“陀螺”用脚去踩那张纸,纸片上下翻飞,左右摇摆,小伴儿追出好远才把纸片“叭”地一声踩住,抬起脚时那纸片趁机溜走了,被另一股风儿带到了天空。第二天小伴儿发高烧没有上学,大人们说:那打着旋儿的风是龙头不能踩,那会触动龙颜的;还有的大人说:每个旋风里都隐藏着一个鬼魂,你踩住它就会被鬼魂附体。

    风吹草长,树高花红,我在风儿的吹动中慢慢长大。转眼间高中毕业了,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插队的时候正是早春,阵阵寒风卷起干拉拉的沙土,直刮得天昏地暗,不能下地干活了,我们躲在寝室里聆听风的呼叫,目睹风的杰作。耳畔不时传来呜呜的吼声并夹杂着尖利的呼啸,“咔嚓、咔嚓”,那是树枝被折断的声音,又传来轻轻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寻声望去,只见前排房上的石棉瓦被掀翻起来然后又落下来,如此反复着,靠上面一点的瓦片就极力地往上翻滚,下面的就一下一下地往下出溜着,我们就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片片瓦,有几片瓦还真的被吹翻了个,露出了瓦片下的黄土泥顶,只听重重的“哗啦”一声,几片瓦同时掉落下来,还砸碎了我们新买的瓦盆。该死的风!

    在人们诅咒风儿的时候,别忘记风儿带给我们的是更多的欢乐与和谐,因为我们不太留意那轻风拂面的感觉,只在记忆的深处给风儿打上一个坏的烙印。不是吗?你会在迷人的春风里去踏青,你会在暑热里赞美那怕只有一丝丝的微风,你会在如醉如痴的秋风里去采摘,你也会在冬日里享受和着太阳的暖风。这些你可曾认真地感受过?顺境是容易被人忽视的,只有带给你震惊的事你才会记得久远一些。

虫儿在风儿中呢喃,树叶儿在风儿中吟唱,鸟儿在风儿中筑巢,草儿在风儿中拔节,孩儿们在风儿中长高,我们在风儿中慢慢变老。

                                             写于2002年8月19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