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北叙事曲

 

您的位置:主页庐主往事豫北叙事曲

 


    周未开车回家,天气闷热,又是一个桑拿天。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润着,想打开空调,又想着最近的油价就象这北京的伏天温度,只高不低,怕费油,忍着吧。三环主路上的车排得满满的,车流缓慢地向前蠕动着,后来干脆停了下来,前面出口处又堵上了。

    为了让自己从精神上得到一些凉爽,我打开了车上的cd音响,听起了我平时喜欢的二胡曲,耳边响起了一首很熟悉的曲子,由于堵车心情烦躁,怎么也想不起这支曲子的名。倒使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小姑娘,她是我们楼上一个公司老板在网上用qq约来的。那姑娘今年二十岁,网名叫“傻丫头”,长得不算漂亮,倒也显得一种朴素的秀气。那天被老板领来时她手里拎着一把二胡,老板知道我也会拉这东西,打电话把我叫了去,告诉我说这姑娘琴拉得别提有多棒了,人家还是河北什么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又说她那把琴是紫檀木的,花了三千多块呢!我小声问老板:“是你给买的吗?”“我才不花那冤枉钱呢”,老板偷偷冲我挤了挤眼。老板又问我说:这琴虽然价钱不低,可就是拉出的声音又尖又涩,叫我来就是想让我帮她解决一下这个高难度的问题。

    听了老板的一顿忽悠,我心里不觉好笑,这算什么高难度的问题呀。于是,我下楼找了一小块棉布和一盒凡士林,先在琴皮上涂了一层凡士林,又用宣纸重新卷了一个琴码子,再将那小块棉布垫在新安好的纸码子下边,琴的音色立刻变得好听多了。我又告诉那姑娘,等过几天凡士林润进琴皮里,声音会更好听。

    老板为了感谢我,非要让那姑娘给我拉一段曲子,我问姑娘什么曲子拉得熟练,她说是《豫北叙事曲》。于是弓动琴响,曲子拉得委蜿动听,如泣如诉,象是诉说着自己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从那天开始,姑娘陪伴着老板在我们楼里进进出出,每天晚上,老板的办公室里不断传出悠扬的琴声。过了一段时间,看不到那姑娘了,也听不见那琴声了,只看到姑娘的那把琴在老板办公室沙发上静静地躺着。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老板他们公司的圈内人士悄悄告诉我说那姑娘怀孕了,老板亲自带着找了家医院打了胎。没过多久姑娘和琴都不见了,又换了一个姑娘陪伴着老板在我们楼里进进出出。我小声跟老板打着招呼:“又换了,这位会什么?”“这位就不用你帮忙了,”老板还是冲我笑着挤了挤眼。

    曲子听完了,路上的车也不堵了,我加快车速往家赶,忽然想起那姑娘曾跟我说过,她的家乡是豫北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