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行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州行


    日月如梭,转眼又是一年。又是一个五一节的长假,200252日清晨我和老师又出发了。这次出行的计划是先到河北省蔚县,再转道去宣化、葛峪堡、再到怀来县长安岭后返京。 
    出发后,“小红毛驴”一路西行,行至门头沟区下苇甸路口时,由于拐错路口,准备往回调头时,发现路边有座精巧别致的小龙王庙。我们停车进庙察看了一番,小庙座西朝东,石头台阶盘旋而上,约十米见方的一座小院落,正面一座三开间的大殿,门窗都己不见了。大殿墙上隐约可见残存的壁画,院子东南角有两株参天古柏郁郁葱葱,树围三人才能合抱,至少也有千年的树龄了。小庙的门口下面有文物保护碑一块,上面有门头沟区人民政府1996年公布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由区文化文物局2001年立。
    看完龙王庙,我们继续西行,“小红毛驴”开始盘山。这时下起了小雨,且越下越大,后来干脆变成了中雨。“小红毛驴”顶风冒雨一路西奔,翻过一道大梁,过雁翅、斋堂、东灵山出北京市进入河北省涿鹿县。又是一路上坡,“小红毛驴”艰难地向上爬着,翻上梁头,只见山上的森林在春雨的滋润下呈现出一片新绿,白云在我们脚下飘来荡去,景色太美了!老师说:“我给你打着伞,你拍几张风景片吧,对你将来画山水画有用。”于是我们停车拿上相机和雨伞拍下了东灵山这美好的一瞬间。
    继续西北行,开始下坡。接近中午时分,我们来到孔涧村南。这时雨已停了,老师忽然喊停车,下车后老师径直往西边一座不高的土山梁走去。我看了一眼这座不起眼的土山梁,上面什么也没有,也看不出有墙或其它人工建筑遗迹。可当我跟着老师登上这座土梁子时,我的眼前突然一亮,脚下竟是一条非常明显的城墙遗迹。从东面山上延伸下来,穿过公路延伸到我们脚下。西面还有三座烽火台遗迹,登上中间的一座大烽火台,又看见东面山上还有一座烽火台。放眼往周围观察了一下,在这片不规则的台地上全都是黄土,几乎没有山石,与四周围的山有明显的不同。偶尔看到一两块岩石也与其它山上的岩石不同,青色的岩石里面夹杂着许多看起来象水稻壳一样的东西。当地村民说这是孟姜女石,只有这片山上有。我和老师在这片台地仔细的观察了一圈,在中间的那座烽火台下面发现了许多带有花纹的瓦片和一些罐子口和罐底的陶残片,也都带有各种不同的花纹。老师说这种瓦片叫绳纹瓦,根据这种花纹来判断,这种瓦片最晚也应是南北朝以前的遗物,绳纹的种类多种多样,有布纹、篦纹等。我在中间那座烽火台顶上也捡到两块陶罐的残片,上面也印着花纹。我们将这些瓦片拍照做了记录,并把这片台地地形及烽火台位置画了一张示意图。老师又让我挑了几块纹路清楚的瓦片带了回去,准备回京后请考古专家鉴定一下这种瓦片的确切年代。
    后来果然如老师所料,这种瓦片经专家鉴定是战国和汉代时期的瓦片,距今己有2000余年的历史。5l6日,老师又和考古专家叶学明、吴梦麟、叶小燕以及河北省保定地区文物局的李文龙、河北省博物馆副馆长李建丽、中国文物学会长城研究委员会秘书长马自新又亲自去了一趟孔涧村,进一步考察了这里的情况,并在村北又发现了一道东西走向的长城,还在老百姓家发现了一些箭镞、铁剑、铁弹丸,经鉴定均为汉代遗物。
    中午,我和老师在孔涧村吃午饭,老师显得很高兴,跟我说:“这是一次重大发现,以前在这段早期长城一线从来没有发现过东西,也无法证明这段长城的确切年代。今天我们发现的这些陶片和瓦片为研究这段长城和为这段长城断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后来回京后我又在老师的提示和帮助下查看了《水经注》中巨马河出代郡广昌县涞山一段,记载了涞水与紫石水汇合处有一座圣人城。但书中没有详细说明这座城的具体年代,只是说有这么一座城。我们今天发现的是不是就是这座圣人城,还须专家学者进一步考证。
    下午继续上路,从孔涧村一直是缓上坡,“小红毛驴”甩不起蹄,一直到了岔道,道路才开始平缓。又是一路飞奔,过大堡镇、桃花镇、西合营,于三时多到达蔚县代王城。我们找到了西南侧的一段城墙,登上城墙,我发现这个城的方向似乎不是正南正北,好象是东南往西北方向斜。城为夯土结构,夯层八至十公分。城墙的残高大多在六至七米,最高处有十五米。夯窝不明显,但层与层之间有麻纤维类的东西,我们拍照做了记录。城墙的残宽底部十五米,顶部四点七米。发现有大量夹砂红陶片,墙体内发现有素灰陶罐底残片。还发现有各种各样的绳纹瓦片,棱格纹瓦片,有的陶罐残片的花纹在罐的内侧。
    代王城位于蔚县东北代王城村,春秋为代国都城。前476年赵灭代。前228年秦政破赵国,赵公子嘉出奔于此,自立为代王,后为秦灭。秦亡后,项羽徙封赵歇为代王,汉高祖立其子为代王,均驻此。汉武帝时代国废。现代王城垣保存基本完好,平面接近椭圆形,城南北长3100米,东西约2100米。城墙为夯土结构,每层厚15-20厘米,历年增修接筑。城墙一般存高10-12米左右,史载其有9门,具体还需进一步发掘才能证实,唯现存的许多处阙口,多属门址。城内高低错落不平,有明显的夯土台基址,可能是当时宫殿基址所在。城内出土大量汉前的绳纹陶片、筒、板瓦残片、陶壶、罐、豆和铜镞等物。在城址中部有一小城,方形长宽40米,城墙高11米,传为代王嘉的宫城。
    下午五时,考察完代王城后直奔蔚县县城。在半路上,我看到许多大小不一的土包,三五成群。老师说:“这是战国时期的墓葬,九四年我骑车路过这里,有的村民在路边出售古董,应该都是这些墓里面的东西。现在这些墓绝大多数都已被盗挖,成为一座座空墓。
    下午六时,我们开进蔚县城。在进城的这一段路上,我感觉到这里的公路和街道脏、乱、差,古城墙和护城河还基本保存完整,只是河水又脏又臭,河床成了垃圾堆。一边行进老师一边给我讲:“蔚县城在明代时被称为铁城,城墙非常坚固,现在城墙、南城门、鼓楼、玉皇阁、南安寺塔以及城里的街道格局仍保存着原貌,这里的风土人情非常有特色,明天你一定要好好看一看。”
    历史资料也记述了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据《蔚县志》记载“人性劲悍,闲於戎马,纯尚、气节可以义动。唐韩愈曰:燕赵多慷概悲歌之士。杜牧之曰:幽并之地其人沉惊多材,力惧许可。宋苏轼曰:劲勇而沉静。”生动地描述了这里的民风和人的性格。又“蔚为古冀州地,汉时为代郡、桑干县,唐时称蔚州、兴唐县,元时称灵仙县。明朝设州,属大同、设卫所,属宣化。国朝因之,康熙三十二年改为县,属宣化,隶直隶保定府之布政使司。星分箕尾,地介云谷,万山环拱,东屏五台,北枕桑干,中带壶流。连倒马、紫荆之关,县藩其外,地虽弹丸,亦锁钥重地。”亦说明了这里的历史沿革和地理位置的重要。
    来到蔚县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里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只是到现在还都没有开发和利用起来。就拿这城墙和护城河来说,城墙和城门楼修整后可以登城参观,护城河两边搞好绿化,河水整治干净后可以环城划船。这样即能有效地保护古城风貌,治理了环境,又能开发旅游,发展本县的经济,以达到两全其美的效果。
    当晚我和老师住在了县委招待所,县委宣传部的高秘书接待了我们,安排了住宿。一切妥当后,我看天还没黑,就对老师说:“咱们去逛一逛蔚县城的街道吧。”于是我们溜达着上了街。县城中心的街道很热闹,摆摊卖东西的商贩站满了街两边的便道,再加上汽车、摩托车、自行车与来来往往的行人混在一起,尘土飞扬,混乱不堪。还有的摩托车三个人骑一辆,飞快地穿行在人车混杂的街道上,也不怕出事故。街上卖特色小吃的很多,味道鲜美,我看着眼馋,但不敢去吃,就冲这尘土飞扬的街道我也不敢问津。我边走边心里嘀咕,怎么这么乱呀?如果要跟北京似的搞一个固定的自由市场或小吃一条街,大家都有指定的摊位,省得都在这里乱摆,即影响了交通、市容,又影响了卫生。老师说:“这里的大杏仁是当地的土特产,不受尘土的影响,可以来一包先尝尝。”随即到路边的小商店里买了一包,这时天己擦黑,我们回到招待所对面的一家饭馆点了一道“蔚州爆肉”,吃着刚买的蔚州大杏仁,喝着从北京带来的二锅头,美美的撮了一顿。
    五月三日早晨,不到七点我们就背着相机出来了。老师说趁着现在街道上人和车都少赶紧拍一下鼓楼和南城门。鼓楼和南城门的墩座及门洞是原来遗存下来的,门楼是近几年才重新修建起来的。南城门上挂着许多花花绿绿的广告条幅,内容大都是桑拿洗澡之类的,即影响了城门楼的美观又影响了我们的拍摄效果。拍摄完南城门,我跟老师又来到附近的南安寺塔,塔的形式为密檐式实心砖塔,十三层,塔高二十八米。塔的下层有砖雕石兽头、莲花座、门窗等饰品,雕工精美细腻。在塔下的西侧现存有两通石碑,一块为“重建古南安寺重修宝塔碑记,奉眞大夫知蔚州事加四级柯法等……康熙四十五年岁次丙戌九月谷旦。”另一块为“重修古南安寺碑记,大清康熙五十七年八月谷旦蔚州正堂今陞山西太原分府加二级冯大老爷施银贰拾捌两买到……”此塔始建于北魏,辽金、明清各代均重修,虽然经历了一千余年的风风雨雨、历尽人间沧桑,现仍保存完整。如今此塔己申请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完成了早晨的任务后,回到招待所,同县委宣传部的高秘书见了面,一起吃完早饭后,让宣传部的张武同志跟我们一起去参观暖泉镇。“小红毛驴”迎着晨曦向西悠闲地行进着,老师特意让走老道,一路上春光如画。行进中,老师一路介绍着这里的地形,述说着壶流河流域远古时期的美好景象,这里盛产的水稻和韮菜在南北朝时期就己很有名气了。半路上,我看到路边的土坯晾烟房在绿树掩映下显得很有特色(种好的烟叶割下后,放到这种房子中去晾干)顺便拍了一张。
    行车约一小时,到达暖泉镇中心,老师先带我们参观了王敏书院,其人是元朝的一位尚书。这个院子有二十多米见方,北面一排五间大厅,正门两边有光绪辛丑春正月多罗特升允题的一幅对联,上联是“汩汩其来悟词源之出峡”下联为“明明在上毌坐井以观天”。门前有一口八棱古井,井口井壁均为青石材料砌筑。厅后还有一进院落,院中有一方形水池几乎占据了整个院子的面积,院中有两株古树,水池青澈见底。
    暖泉镇到处都是泉水,有的泉眼很大,水也充足。这里的妇女有在泉眼下边洗衣服的习俗,只见一大群妇女围着泉眼下边的水池或水沟边聊天边洗衣服。形成了暖泉镇中的一大特色景观,这个习俗怎样形成的谁也说不清,反正是从古到今就这样延续了下来。如果这里要是开发旅游,可以做为暖泉镇的特色景奌将它保存下来,但也只能保留一处,不宜多搞,因为这样做太污染水源。清洁的泉水刚刚冒出泉眼流了还不到五六米,转眼就变成了洗过衣服的污水向下游流去,实在是太污染环境了。
    我们又看了两处古城堡的门洞和老宅院,其中有一座城门洞的城墙上沾满了大片的黑乎乎的氧化铁,不知是怎么回事。张武告诉我说:“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特色习俗,叫‘打树花’就是每年正月十六的晚上将熔化了的铁水往这座城门的墙上泼洒,飞溅出千变万化的火花效果。这个民间习俗也倒是很有特色,但又实在是太危险了,这熔化了的铁水少说也有近千度的高温,万一把式手头没准,洒到谁身上也不舒服。
    暖泉镇的老街道、四合院、垂花门楼、庙宇直到现在还保持着原有的古老风貌。镇子西南的‘西古堡’保存的最完整,也最有特色。

    在镇子中心,现还保存着一座明朝正统年间大太监王振的家庙。由于现在这里被当成了粮食仓库,我们只好找到镇政府,在一位叫李长明同志的帮助下我们又看了一下王振的这座家庙。当成老师说这座庙是暖泉镇的一处很重要的文物古迹时,镇上有很多人竟然不知道王振就是这暖泉镇的人,这座古庙有多重要的文物价值谁也不清楚。
    暖泉镇是一座极具特色的古镇,而且水源充沛,交通便利,民风古朴。极有旅游开发价值,从这里往西三十余公里便是山西广灵县,接浑源县可与北岳恒山、悬空寺、应县木塔、大同云冈石窟等形成一条旅游西线。东边可与蔚县城、小五台山、飞狐峪等连成旅游东线,我觉得现在只是宣传的不够,就说北京人吧,问起来很少有人知道暖泉镇。
    看完暖泉古镇,返回县城吃午饭。下午还是我们三人一行来到飞狐峪,进山谷顿觉凉风扑面而来,两边的山如刀削斧劈、直上直下。山谷中的小路弯弯曲曲,开车前行总有山穷水尽疑无路,弯来绕去又一径的感觉。“小红毛驴”一路蛇爬似的往上行进,极具特色的景观是“一柱香”,狭窄的山谷中矗立一根足有七八十米高的石柱。又往里走了十多华里,猛回头一望,只见山上一个圆圆的孔,相传为当年杨六郎射箭,一箭把山射穿了,留下了一个箭孔。老师为了在这里寻找有没有设防的关隘和边墙,想到山沟中的一个村里打听一下,可是这个村中就只有两位放羊的老人,大概其它人早就迁出这深山沟了。这两位老人由于长期不与外人交往,不能和我们对话,就连当地的张武也与他俩对不清楚话。问其这里山上有没有石墙,两位曰:“到处都有呀!”又问是不是老年代的,放羊老人回答:“树皮呀,不能扒掉呀,扒掉树皮就要死了。”我在后面听着偷偷直乐,心想,这都哪跟哪呀?问东说西,驴唇不对马嘴,最好还是别再问了。上车后我们边走边猜测这两位“飞狐大侠”可能是长期守在山沟里与外界隔绝,总不与外人交往谈话,所以才出现了刚才的局面。后来我还跟老师说真后悔刚才忘了给两位大侠拍照留个影,回京后让身边的朋友也能一睹“飞狐大侠”的风采。
    出了飞狐古道,顺路正好路过周家的剪纸厂,老师说四年前他来蔚县就是采访的周家。蔚县剪纸在全国现己小有名气,现如今正在走向世界,前几年在中国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的会标就是出自周家的剪纸厂。老师带着我参观了这里的加工制做坊,从加工到染色每道工序都非常严格细致,现如今这个厂子叫蔚县周永明世家剪纸厂,由其儿子周广一手经营。蔚县剪纸源于什么年代,现己经营了多少辈连周广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祖祖辈辈就这么传下来了,到现在就形成了蔚县的一大民间特色。在来周家之前,我在县城里也看到一些加工蔚县剪纸的作坊,但大都是上面辅上一张剪纸照着往下拓着刻,粗制滥造,房间里混乱不堪,录音机大声放着流行音乐,屋里连说话都听不清,这样的环境怎么能搞好剪纸艺术?
    从剪纸厂出来,开车往北准备前往城南的释迦寺。“小红毛驴”刚走了有六七百米就尥蹶子不干活了,也真对的起我们,前方五百米就有一个汽车修理部,八十元换了一个右后轮的刹车鼓“小红毛驴”又欢蹦乱跳的上路了。只是想在今天下午拍照的释迦寺和玉皇阁是去不成了。想起来也够幸运的,如果要是撂在飞狐峪里,那只能用两位“飞狐大侠”的那群羊拴上绳子往外拉“毛驴”了。
    五月四日上午,我和老师、张武步行前往玉皇阁。玉皇阁位于县城北边的城墙上,据《蔚县志》载:“玉皇阁,即靖边楼也。在北城垣上,明洪武十年卫指挥周房建。州志居民供奉香火,不敢致祭。”玉皇阁高峻而雄伟,整个楼阁分前后两院。前院由天王殿和十五间禅房组成。后院正面为玉皇阁大殿,殿内正面供奉玉皇大帝塑像,两侧墙壁为洞神壁画。大殿用柱三十六根,柱上有精美的斗拱。阁上采用重檐歇山琉璃瓦顶,外观三层,实为二层。殿前左有钟楼、右有鼓楼。历代屡次整修,现存重修碑七块,其中明嘉靖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由苏志皋撰书的(天仙子)词碑一通,字大如升,颇有史料及书法研究价值。玉皇阁名为敬奉玉皇大帝,实则为防备外来之敌。蔚州城始建于南北朝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城周七里十三步,城高四丈,东为安定门,南为景仙门,西为清远门,惟有北城墙未开城门,建有玉皇阁一座。蔚州城不设北门,这与明初防御元朝残余势力骚扰的大形势相适应。登临玉皇阁可凭槛眺望塞外大好风光,这里为历代文人墨客的游览胜地。
    看完玉皇阁,我们三人又来到城南门外的释迦寺。这座庙的大殿是元代的建筑,现保存完好。回京后我查了一下资料,没有对这座庙有祥细的记载。《蔚州志》里也只记载了一句:“释迦寺在城南门外。”现玉皇阁和释迦寺大殿也都申请了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上午十时,我和老师告别了张武,并让他代我们感谢县委宣传部的领导和同志们对我们这次考察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上了去宣化的路,“小红毛驴”一路飞奔,过西合营往北走了约三十多公里,来到一个叫城墙的小村,我们停车察看了一番,在村北,东西走向有一段土墙,从东侧的山根下一直延伸到西侧的河边,大约有一公里长。当地老百姓说这里只有这一段墙,村名也是因为有这段墙才叫城墙村的。我们分析认为这里只是一座关口,两边山上并没有长城。“小红毛驴”继续北上,到化稍营上高速路,飞速前进,下午二时到达宣化城。轻车熟路,又来到去年五一节我们和成一农一起住过的上谷宾馆。六十元钱要了一个标准间,安排妥当后,背上机器包,上街往西二百米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一个炖排骨,味道鲜美。吃完饭背上包直奔南城门,这时天气开始转阴,不知为什么每回到宣化城都赶上是阴天。
拍完南门楼我们又顾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拉上我们又到鼓楼、钟楼。又到宣化师范学校想拍一下砖雕五龙壁,由于正搭架子维修无法拍照,只得打道回宾馆。
    宣化城去年五一节我们来过一回,这里在汉、唐、辽、金、元、明各朝代一直为塞外重镇。元代时为宣德府治,明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在此设宣府左、右前三卫,为京师防卫要地。于次年,被封于此的谷王下令在土城垣原址上展筑新城。方二十四里,门七、并筑关城。后“靖难之变”时,谷王遗城还京师,堵塞三门。宣德五年(1430年)在此四门外环以瓮城,设壕堑、吊桥、规制大备。成为明朝九镇中建筑最为坚固的镇城,现城址大部保存完好。城墙总长约12120米,东西2960米,南北3100米,部分城墙保存完好。城墙底宽14米,顶宽5.4米,存高10米,四门旧址仍存,环有瓮城,四角建有角搂,城外设护城河、吊桥等。城南北轴线上的拱极门(南门)、镇朔楼(鼓楼)、清远楼(钟楼)宏伟壮观,把古城点缀得古香古色。
    当天晚上,我和老师就在宾馆房间里吃的晚饭,我忽然想起中午的炖排骨很有特色,又跑出去想再来一份下酒,到了那里人家说己卖完了,告诉说还有牛肉,买一份还可以送烧饼,也很不错。吃晚饭时顺便关注了一下天气预报,预报明天有雨,如果真有雨明天就只好直接返京。
    五月五日早上起来看了看天,虽然是阴天,但下雨的可能性很小。出发奔了去怀来的大道,但又不甘心。反正一时半会儿下不了雨,半路上看到一条去赤城县的路口,一拐弯又去了葛峪堡的方向。过宣化市东、走贾家营、方向东北。在一个叫小村的路口折向西北,又走了十多公里开始变成土路。过了元子河村又是柏油路,一路下坡先到常峪口。常峪口城始建于明初,是外长城的一处重要城堡。明洪武二年春,大将军常遇春攻陷元上都开平(内蒙古多伦西)凯旋后驻守于此,不幸暴病而卒。于是这里后来就以常遇春的名字命名,常峪口乃常遇春谐音流传演变至今。传说当年常遇春追杀元顺帝,在这里单骑飞马过桥时因马失前蹄,延误了时间,元顺帝得以逃脱。直到现在南门外广济石桥上还留着清晰的马蹄印迹。常遇春大战柳河川,单骑飞马过桥的故事至今还在这一带广泛流传。我和老师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只是一处村落,城堡己荡然无存,公路边只剩下一段约七八米的土墙,在这里我们只问了问路便调头往东回到葛峪堡。
    葛峪堡在常峪口东七华里处,传说这里过去生长着许多葛条,故名。现如今看到的是一片黄土山,展眼望去好似是置身于陕北黄土高原的感觉,哪还有葛条的踪影?葛峪堡始建于唐代前期,安史之乱以前,安禄山曾在此建雄武军城,派兵驻守。因此,有先有葛峪堡,后有宣化城的传说。明朝建立后,燕王朱棣奉命扫北,重建城池,设参将驻守。城堡周长四公里,城高三丈六尺,开西南二门,并建有瓮城。《畿辅通志》卷六十九也有记载:“葛峪堡,在县西北八十里……明宣德五年筑,嘉靖四十二年、万历六年增修砖城,周四里有奇,西南二门,中路参将驻此。本朝改设守备,辖赵川、雕崖二堡。……”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剥蚀,如今城内城外,仅存一座古戏台和周围的一圈土城垣。我们拍了两张城墙的照片后就迅速的离开了这里,怕的是万一下雨出不去东边的那段土路,那就真的遇上麻烦了。返回小村路口后上大道往东北方向,过赵川镇、关底、开始翻梁,正赶上修这段路,“小红毛驴”摇摇晃晃艰难地往上爬行。有两次停车再起步时都是先让老师往后轮卡上石头后再挂挡起步,坡陡又是土路怕对车有损坏。翻上梁头只走了三百米的柏油路便往右一拐又下了土路,只得慢慢前行,此梁头去年五一节我们也来到过,老师说这地方在唐代时称锁阳关,直到现在南北走向的山梁上还有唐代长城的遗迹。继续往东走了约五公里的碎石路,又向南,到了一个叫井洼村的地方,又打听往下仓村怎么走,经在地里干活村民的指点,我们沿土路七拐八拐、高高低低地往东南方向,又打听两次才找到下仓村,这里现在也残存着一个城堡子,西门还保存着一个门洞,内侧门洞上有一石匾额,上书“南仓堡”三字。这里关于唐代的传说想必不少,在井洼村,一村民向我们介绍说:西边山梁上的长城是唐朝樊梨花修建的,眼前这个堡子也极有可能是那时的遗迹。 查《赤城县志》记载有:“下仓、行政村,原名南仓堡,相传唐朝女将樊梨花曾屯粮于此,与上仓南北相对,地势南高北低,其在北,得此名。”
    从下仓村往南继续上路,过上仓、刘家窑、上斗营、下斗营、朱庄子,一直都是碎石路面,“小红毛驴”一步步艰难地向前爬着。终于来到了一个三叉路口,西南侧的山梁上又发现一段碎石长城,东边的路口有一个大墩台,开始我以为是一个烽火台,上面有许多碎砖烂瓦,我顺手拣起一块带花纹的瓦片交给老师看,老师说:“这个台子以前是一座建筑物,也许是一座小庙”。我们在墩台的四周查看,在东部看见一个赑屃碑座,没了脑袋,上面驮的碑也不知去向。回京以后,老师拿着这个碑座的照片给考古专家看,据专家分析,认为是明代以前的遗物。

    看完这段长城以后,我们上了大路,“小红毛驴”又可以撒开蹄子奔跑了。过头炮村,往南又走了大约八九公里,我们来到了这次考察的最后一站:怀来县最北部的长安岭。这里有一座很大的城,横跨于两山之间。由于时间紧,不能上山仔细查看,只得在路边拍照,老师说以后抽时间要到这里细看,并让我回去以后查查资料。《畿辅通志》卷六十九载:“长安岭堡在县东南九十里。明初置丰峪驿,永乐九年筑城置成,改今名。正统间都督杨洪增修,周五里有奇,南北二门。弘治三年,增置守御千户所。本朝初设守备,雍正十年改设都司驻防,今改把总。其城东西跨岭,中通线道,旁径逼仄。居庸而外,此为重关之险……返京后我又查找了康熙《龙门县志》,其卷三载:“长安岭在县南八十五里(指龙门县),明永乐九年建(1412年),正统年砖包,周五里一十三步,髙三丈五尺、堡楼四、铺楼十三、门二,南曰迎恩、北曰拱辰,城在山凹而绕于两山之上。明口口年复于山凹之间添筑二垣城,故名凤凰城。因遂有压折凤翅之谚。”县志中还祥细记载城内建有察院、分司、守备官厅、长安守御千户所、官店、演武厅、粮仓、备荒仓、草场、火药局、钟鼓楼、牌坊等。城内还建有许多庙宇,有关帝庙、真武庙、龙神庙、马神庙、地藏寺、水母庙、龙恩寺、东岳庙(建于东山上)、三元庙(建于西山上)。又查光绪八年《怀来县志》卷五城池中载:“县城东北(指怀来县城)二面跨山,西南平地元旧有城,明永乐二年(1404年)展筑,明洪武二十三年(1391年)赵彝城怀来,正德初游击将军杨洪以石甃其北,景泰五年(1455年)参将夏忠尽甃以砖,周围七里二百二十二步、高三丈四尺,城楼三座、今存。角楼三座、今圯。垛口九百八十五、瓮城三座、开三门,东曰明靖,瓮城曰寅迓朝辉、南曰迎恩,瓮城曰锁钥。西曰永安、东北隅有小北门,宣德前久闭,城外濬濠、濠深一丈阔如之,今淹北城石坡亦濬濠。万历四十七年(1572年)兵备胡公思伸重濬添筑围墙,旧迹犹存。西关另设一城、开南北西三门,周围三百二十丈,高二丈七尺,外濠深阔各一丈,先土筑,万历二十五年(1598年)砖甃,四十五年(1618年)兵宪胡公思伸砖包东瓮城里外墙及南关东门外迎墙,并圈门一座。计补修包甃共一千余丈,挖濠六百三十余丈。旧志:南关开东南二门,曰南薰解阜、恩来日边,今俱废。乾隆十年(1746年)知县徐守基领帑重修,二十年(1756年)西关门左砖墙复坍,知县吴文正捐修,同治六年(1867年)知县陈宗庆补修。”从这里出山口,眼前的豁然开朗,一路下坡,直奔怀来。路上老师对我说:“这个城堡的位置十分险要,如果这个城池失守,北方民族的铁骑一旦进入怀来平原地区将势如潮水,勇不可挡,八达岭和居庸关就要告急”。史书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因此这是一处重要的军事设防要地。

    从长安岭城出来,在一马平川的下坡路上,“小红毛驴”也体验了一把当年铁骑一往无前的感觉。转眼功夫就到了八达岭高速路口,上了高速路就更快了,晚上7点多进了北京城。
    这次考察行程九百五十多公里,最大的收获是增长了很多考古方面的知识,在识别早期和晚期的陶片和瓦片上有了初步的认识,在观察古城址、夯层、古河道等综合知识方面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学无止境,需要我掌握和理解的东西太多了,每一次出行带给我的都是一种知识的享受,我在老师的指点下,正逐步迈上一个个的台阶。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