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虎一起挑鹰窝楼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鹰窝楼


200949日早晨,赶上白龙马从单位出发,早六点到北京站,接上小虎后直奔密云。这次我们的活动主要是拿下密云鹰窝楼和东西两侧的敌楼。在《北京市密云县地名志》中专门有一段记述了鹰窝楼:“为北京市东北部山地的重要山峰之一,海拔863米,位于密云县与河北省兴隆县交界处,东庄禾乡南部,地势险要,明长城沿岭脊蜿蜒起伏。因山顶建有长城敌楼,附近山崖多鹰巢,故名。”
    上午九点到达九龙十八潭景区。这个地方过去的老地名叫龙王庙,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小自然村。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步行走山路了。
二人沿着山沟向南走,过一座老石灰窑,山沟开始变窄,上坡也在加大,大约走了四五里地的路程,沟中的右侧有一座废弃的老瓦房,一明两暗三间。左侧原来有一瀑布,现已干涸,只留下被水冲过的印痕,看来房子被废弃和水源的匮乏有很大关系。
    我和小虎在房前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往上走,又走了约四五里地,开始向右拐,当我们快登到山梁的时候,小虎才发现我们走错了一条山沟。我说小虎,你不是和尚方春节已经来过一次了吗?怎么不记路?小虎说他们那天是摸黑下的山,再加上这里沟叉又多,哪还能记得原来的下山路。我们只好又往下走了一段后再重新找路上。直到下午
140分我们才上到第一座楼,南护岭楼。这是一座高大的三眼楼,由于这里离村子远,很少有人上来,敌楼保存的很好,楼顶上东侧的垛口还都保存着,箭窗的角上还保存着几段木窗框,这在其他地方还是极少能见到的。
    按照小虎这次来的计划,我们要沿山梁向东,先拿下大桥楼和三道石梯楼。我们从南护岭楼向东走了大约三百多米的距离,眼前就变成了一片密密匝匝的树林和直上直下的崖壁,只能原路退了回来。下午四点多,我们又登上了西边的鹰窝楼,登楼西望,能看见两座敌楼,后来小虎告诉我说那是高官道楼和一颗台楼,看山势想直接沿山梁走过去是绝对办不到的,只能下山另寻山路了。从鹰窝楼向东用我的望远镜能看到四座敌楼,依次是大桥楼,三道石梯楼,东猴顶楼,航标楼。因为最远处的那座楼我们还不知道名字,看到那楼顶上立着一根航标杆,我就临时给起了个航标楼的名字。五点多我们开始下山,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就顺利返回了龙王庙。原计划我们是准备睡在我的车里过夜,景区的王桂芳大姐告诉我们说有客房可以住,又帮助我们煮了方便面,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钻了一天的树林,我的腿上划得全是道子,白汗衫也变成了黑汗衫。小虎的速干裤也挂了一个大口子,发生了侧漏光事故,找王大姐要了针线,吃完晚饭还继续忙着补裤子,边补裤子还一边和我吹:“看看我的这针线活,多棒的针脚!就连俺家小猫都比不了我。”

    4
10日早晨,起来后看到小虎拿出刷牙杯子出去刷牙,记得每次和小虎出来,从来就没有见他拿过牙刷牙膏,所以我也就把这个过程给省了。小虎说是他家小猫给他装进包里的,看来有了媳妇就是和单身不一样呀!收拾好包我们先去画龙王庙,适逢农历三月十五,景区的王大姐打开庙门到大殿里去烧香,我们也正好顺便参观了一下这座藏在深山里的小庙,大殿里还有残存的壁画,塑像都已经没有了,大殿的正门上方还保存着一块清嘉庆年间的木匾额,上书“泽润群生”四个大字。匾额的左边有竖排落款:嘉庆丙子年季秋月立。院子里还残存着东配殿,已经快塌了。西南角还有一颗古槐树,听王大姐说在八几年时被雷击过,劈成了好几枝,后来又重新发芽活了,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看过龙王庙后,我们又沿着昨天进山的那条山沟进山,今天的任务是拿下东边的那两座敌楼。还是过老石灰窑,老房子,又到了昨天向右拐的地方,今天我们得向左上山。一路上坡,路还算是好走,就是树林子太密,总是档眼和扎手。快到山梁的时候又找不到路了,我想一路钻上去,小虎说最好还是找到路。我们又开始下撤了一段,还是找不到路,到处都是树林子。只好找了一条我们自认为是路的地方开始硬往上顶,一路钻林子,终于上到山梁,此时才发现我们上到了大桥楼和三道石梯楼的中间位置了。
    顺着山梁先向最东边的三道石梯楼靠拢,半路上还发现了一座由山石构筑的实心烽火台。下午
2点,我们才登上三道石梯楼,此楼现保存完好,每面三眼,箭窗上的木窗框还残存着几根,上到顶层的楼梯口的上方还保存着一排完好的过木梁,我们都拍照并做了记录。
    看完三道石梯楼,我们又沿着山梁向大桥楼进军,在快接近大桥楼时,山势异常险峻,怪石嶙峋。山顶根本不能走通,只能傍着山梁下面的陡坡,拽着山腰间的树艰难前行。直到下午
430分,我们才干到大桥楼。此楼南五眼,北三眼,楼内极其宽大,有的箭窗上也残存有木窗框,楼内的地上有不少瓦片和瓦罐的碎片,此楼现保存还算完好,就是东北角的地基有些下沉,使得东北角的外墙塌落了一大片。
    下午
5点多,我们开始下山,刚开始还好走,坡也不算太陡,就是钻树林子,地上的树叶老厚老厚的,也不知道堆了有多少年的了,底层的都已经腐烂,变成了一层很厚的黑土,再加上潮湿,踩上去极滑。越往下走坡也越陡,想不到下山的路也这么艰难,沟壑纵横,草深林密。有一段路极险,一面是百丈悬崖,一面是近七十度的山体,山石上只有几个脚窝,走过去时每个人都必须要脚踏石窝,身体向里面倾斜,摸着崖壁或崖壁上的松柏树才敢慢慢走过去。
    后来下山后,我们向当地人描述起那一段惊心动魄的下山路时,老乡告诉我们说那一段路叫“万人摸”,意思是不管是谁,走那一段路时,手都要摸着崖壁和树才能走下来,所以叫“万人摸”。老乡还告诉我说,当年那是他们上下山砍柴禾背柴禾的必经之路。当年天天都那么走,都走习惯了,也不觉得有啥危险了。根据老乡的讲述,我觉得当年这几条山沟除了“万人摸”这一段,其他地方应该还是比较好走的,只是这许多年再没有人上山打柴,路就被渐渐的被树木封死了。
    那天我和小虎下到那里时,天已经擦黑,下面山沟里黑呼呼的,看不出有多深,又急着赶路下山,也没有觉得怎么悬,就稀里糊涂的下来了。后来回想起来那段路,还是真有点后怕。当天晚上还是吃我带的方便面,面汤里再放几个我带的鲜香菇,吃起来味道鲜美。

    4
11日早晨5点多,我起来出门一看,下雨了。原打算今天能拿下最东边的那座东猴顶楼,听老乡说那上面还有一段石墙,这下全完了。我和小虎不死心,还是试探着往东走了走,雨虽然不大,但山路还是很湿滑,撤了回来。想起第一天上山时,我们在山上看到一座古城,其位置应该在龙王庙北侧的一座矮山上。于是我们临时改变计划,决定去看古城,当地老乡管此城叫“姜毛峪城”。家中收藏有民国版的《密云县志》一套,记得书里好像有关于姜毛峪城的记载。回家后查看,在书中舆地关隘卷中有:“姜毛峪镇口,县东北一百十里,在大黄岩口东北,有堡,其西十二里曰令公堡,把总戍之,今裁。”在市里村庄卷中还记有:“姜毛峪,至县八十五里。”看来姜毛峪在民国年间还是一个村庄,而在1992年北京出版社出版的《北京市密云县地名志》一书中就已经查不到姜毛峪这个地名了,具体又是哪一年没的,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冒着小雨直奔古城,古城坐落在一座不高的山顶上,基本上呈正方形,四面墙还都保存完好,只有一南门,门洞还保存尚好。这两天一直和尚方短信联系着,听说我们在姜毛峪古城,马上发来短信:东墙
108米,北墙89米。和我们看到的差别不大,基本上是正方形。此时正是山桃花盛开的时候,水汽雾气中弥漫着花香,到处是盛开的桃花。古城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庄稼地,城中的东南角有一片旧房基,还有一个废弃了的石碾子。
    看完姜毛峪古城还不到中午,这时雨已经不下了,望着远处雾蒙蒙的山峦,一层层的就像是一幅天然的水墨画。山里湿乎乎的,又什么都看不见,山是钻不成了,小虎急得唉声叹气,最后决定下山后到古北口去画庙。
    下山后,我们赶上白龙马杀奔古北口,中午在古北口镇吃的午饭,下午的活动变得轻松愉快,画杨令公庙,老门楼,药王庙,每人搞了三幅速写作品。天黑前我在南门外找了一家农家院,吃吃喝喝后上炕打呼。

    12
日早晨,往北一溜达上山往西,拍古北口镇全景,又往西一溜,来到大花楼,不记得从古北口来来往往过了多少次了,这大花楼我和小虎还都是第一次来。此楼每面三个箭窗,比一般的楼子高出去两倍,没有登楼口,以前应该是用绳梯上下,现在楼子的南面修有铁梯,可以上下参观。看完大花楼后,小虎说要去登卧虎岭主峰,由于昨天下雨,今天到处一片雾气腾腾,什么都看不见,上去也是白整一身臭汗,所以我没有批准他的行动。站在大花楼的山上,望着迎面而来的潮河向北望,我模模糊糊看到了长城外吕大爷家北山上的那两座敌楼,问小虎去过那里吗?小虎说没有去过。于是我们又临时改变行动,到古北口外的西水关,小虎上山去看那两座敌楼,我也顺便去看望一下吕大妈,听成老师说吕大爷已于去年410日故去,自从吕大爷没了以后我还没有来过西水关呢,今天正好看一看。
    赶上白龙马来到铁门关外,向西拐下潮河,那座便桥不知道啥时候给拆了,只好把车停在河东岸,行军前往。在离村子还有一里地的时候,我们看到吕大妈左手挎着篮子,右手拄拐棍迎面走来,老人家要去古北口镇买东西。看到我们来了老人很高兴,马上又和我们返回了家里。进村后,小虎上后山看长城和那两座敌楼,我陪吕大妈聊天。进家后大妈要给我们做午饭吃,我说不用了,我们还要赶回北京。老人家又给我沏茶水,又煮鸡蛋,还给我装了一袋子去年的新棒子面,后来夫人用这棒子面给我蒸了好几次菜团子吃,香的很。
    上午
10点多,我们开始返京,我的新家客厅房顶部分开裂正在维修。估计今天可能完工,我们要赶回去搬家具。谁知中午回去后还在维修,家具还不能复位,楼下找一家面馆吃面,然后又开车到八里桥去画桥。晚上夫人请客,吃饱喝足了把小虎送到城铁车站直奔北京站,结束了这次小虎队的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