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一颗台楼高官道楼和东猴顶楼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一颗台楼


2009105日,我和小虎,人在天涯,弘一,樱桃小丸子一行五人,由小丸子开车直奔密云的九龙十八潭景区,这次的主要任务是拿下鹰窝楼两侧的一颗台楼,高官道楼和东边最远的东猴顶楼。由于京承高速路的全线贯通,我们从太师屯出口上国道,路上的时间比以前快了近一个小时。
    到了九龙十八潭
景区后,我和王桂芳大姐打好招呼定好了房子,上午九点,我们开始从一个叫董家坟的村子向南上山,没有走多远,小丸子就把眼镜丢了,显然是走野山的经验太少,手机和眼镜一类的东西都要放到带拉锁的兜里,她却把眼镜挂在了衣服上。已经是中午11点多,我们在一个小山梁上简单的吃了饭,我让弘一和小丸子沿着原路下山去找眼镜,我和小虎,人在天涯继续上山。二十分钟后,电话打上来说是眼镜找到了,俩人一起开车返回了京城。
    剩下我们三个主战队员一路翻山,走偏坡,钻树林,过刀刃似地山尖,已经是下午
2点多了,还在围着鹰窝楼的那座山头转来转去,一直到下午的350分我们才到达第一座敌楼:一颗台楼。此楼的东半部已经塌毁,我们顺着塌下来的砖堆进到了楼子里,北侧的一个箭窗孔的上面还完整的保留着一根过木。上到顶层的楼梯还保存完好,只是变成了露天的,顶层原有一栋铺房,现已塌毁,满地的碎砖瓦。在敌楼的西墙下面还发现了雕花砖构建。
    看完一颗台楼后,沿着山梁我们开始向下坡走,在西边不远的一个山凹里就是高官道楼,此楼呈细高状,北侧只有一个门,离地有三米多高,其余三面都是两个箭窗孔。我画了一幅这座敌楼的速写,我画完画时时间就已经是
550分了,他俩还在敌楼里拍照,我紧着喊他俩赶快下山,又找到下山的路口,当我们下山时就已经是6点多了。大约向下走了20多分钟,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开始一直是沿着下山路走,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找不到路了,眼前就是一层一层的树林子,再往前就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为了安全,我们又退回到山梁上,打算从南侧下山到河北兴隆县一侧,还是不能下山。最后我们只能退回到敌楼里,还给景区的王大姐打了电话,告诉她说我们今天下不了山了,要在敌楼里过夜了。
    爬进敌楼后,我们把最后仅有的半包薯片分着吃了。我的暖壶里还有半壶热水,也分着喝了。人在天涯的包里有秋衣秋裤,拿出来都套上了,我和小虎就是一件冲锋衣也都穿上了,我穿的是一条牛仔裤,还能保一点温,最倒霉的是小虎,下面就是一条速干裤,还刮了好多口子,基本和没穿裤子差不多。子时前山上的气温还不算低,我们还都凑合着睡了一个小觉,子时过后山上气温开始下降,我们都被冻醒了。
    此时人在天涯和我们说:咱们还是烤一烤火吧,我和小虎都没有带火柴,只有人在天涯带着打火机,书记太英明了,不然我们就要在敌楼里转着圈跑步了。我赶紧让小虎踩着我的肩膀上到楼子的顶层去找柴禾,我在楼里也寻找了一些碎干柴堆到了一起。烟熏火燎的我们眼泪止不住的流,但我们立刻觉得身上暖和多了。
    凌晨两点多,我们又都卷缩在各个角落里睡去,迷迷糊糊又听见小虎说他下身冷,又听见他稀里哗啦的把他的包都掏空了,我睁眼一看,只见他居然把包套在了他的腿上用来保暖,可还是不够长,只保住了脚到膝盖那一段,大腿那一段还是包不住,不禁使我想起来有些女人穿的高筒靴,只露着大腿那一截,其他的地方都怕冷。要不是天黑没有光线,我非得给他的这个洋相拍下来不可。
    没有睡多长时间,我们又都被冻醒了,人在天涯决定再烤火取暖。可是楼子里的柴禾已经用光,只能到楼子下面去找柴禾了,人在天涯说要是有绳子就更好了,我说我的包里有一根五六米长的绳子,可能够用。于是,人在天涯就带着绳子沿着楼门爬了下去。月光下,只见人书记那矫健的身影冲向那山坡上的柴禾林。
   人在天涯这次是第一次参加小虎队的活动,当天下午就被虎队长封为书记,由于前任的野书记长期不参加小虎队的活动,还私自加入其它组织活动,也在当天被虎队长罢免了,还让我给老勾发了罢免通知书。人书记曾经当过五年边防武警战士,战斗在我国最南端的南海,在一次救火的战斗中,他的双腿被烧伤,是拿着红本的残废军人,长时间的走路他要比我们常人多付出很多的气力,更何况是和我们一起走山路,这次人书记第一次加入小虎队的活动,就让我们对他非常敬佩。他不愧是我们小虎队一名非常称职的书记,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显现出他非凡的野外生存能力和超人的吃苦耐劳的精神。
    不一会,只见人书记捆好了一捆柴禾,用嘴叼着绳子带着柴禾捆向楼门爬了上来,快到楼门口的时候我迅速抓过人书记嘴上的绳子头,又和小虎把他拉进了楼门,小虎又上到楼顶去进一步搜刮顶上的柴禾,后来不管是干的还是湿的,一律拔下来,拔不动的就撅下来。第二拨的火总算是又烤上了。趁着暖和我们又都迷糊了一会儿,终于听见了山下的鸡叫声,天快亮了。

    6
日早晨6点,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我们的心情也开始活跃起来,小虎又开始拿出相机到处的拍照,人书记的眼神好,趴在箭窗上开始数西边山上的楼子。光线越来越亮,从这里隐约能看到小黄岩口南山上的长城。早上7点多,我们开始沿山路向北下山。幸运的是我们头一天晚上没有楞往下摸,今天天亮一看两边都是陡坡和悬崖。一边向山下走一边就开始听小虎喊着肚子饿,我们的包里都已经是弹尽粮绝,只有人书记手里还有一瓶水,喝上一口用来充饥。两个小时后我们下到沟底,开始有庄稼地了,看到了地里收剩下的白薯,懒得去挖。又看到了树上的山楂和酸枣,顺手摘了几个吃,这玩意都是开胃的,越吃越饿。又看到了路边收剩下的花生秧子,秧子上还有寥寥几颗豆,也摘下来吃了,还有老乡收剩下的向日葵盘子,也摘了吃,简直就是一帮饿狼下山了。
    上午
10点多,我们终于回到住处,赶紧让王大姐给我们煮蘑菇面,吃饱喝足了又冲了一个澡,原打算今天就睡大觉了,谁知我们11点多刚躺下,12点阿印打来电话,带着她老爸和弟弟前来看望我们。下午我们又带着阿印去逛姜毛峪古城,这一天就又过去了。
    7
日早晨,我们备好了一天的食品和水,早晨6点出发,一路向东上山。今天的任务是拿下距离我们最远的东猴顶楼。由于这一带山上沟坡纵横交错,地形复杂,我们一上山就偏离了方向,沿着一条山沟向南了,幸亏有南东洼村当坐标,及时调整了方向。上午8点多,我们来到了南东洼村,先在村西口的一棵大梨树下大吃了一顿红箫梨,村子在十多年以前就已经没有人了,听王大姐说这里曾经住过一百多口村民,现如今只留下了几间快塌毁的破房子了。我们看了两处还保存完好的房子,又在村东口大吃了一顿梨,山楂,才又继续东进上山。由于道路不熟,我们还是向南偏了两条山沟,当爬上一座高山头时,才发现敌楼在我们的北面。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看来我们今天是白费了,只好原路下山了。
    在回来的路上,小虎说走姜毛峪古城那条沟,说是那条沟好走,结果由于天黑我们下错了沟,进到一条满是石头的山沟里,今天又是阴天,四周一片漆黑,不敢再上山找路,只能靠着我手里的一只小手电照着亮,一路摸黑前行。钻柴禾林,树林,过水沟,小虎的腿插到了一条大石头缝里,人书记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划破了。艰难前行了四个小时,一直到晚上
7点多我们才回到景区的院子里。
    8
号,我们还是早晨6点出发,一路直奔南东洼村,过了村子找到直上东山的路,一路上坡,又翻过了两个梁头,中午11点多,我们终于拿下了东猴顶楼。这是一座保存完好的三眼楼,已经被茂密的树林包围了起来,在山下只能看到它的楼顶,又深藏在高山上,人迹罕至,显得这座敌楼很神秘。此时,点八和九月打来电话,说她们现在姜毛峪古城,只等我们下山后和她们会和。下午3点多,我们顺利下山,,下山的途中,我们各自采集了山花,准备献给前来劳军的妹妹们,后来根据颜色和采集的花的品种样式,妹妹们还是最喜欢我采集的花。下午5点多,我们一起坐着点八的北京吉普顺利的返回了京城,完成了这次挑楼子的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