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燕南长城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再走燕南长城


    2004年9月4日,早晨7点10分,我同夫人、成大林老师夫妇,还有长城小站的随手、老郑、狄仁杰、弘一、layla一家三口一行十一人,从六里桥出发,这次活动是由成大林老师发起,主要内容是让大家认识一下战国时期的早期长城现在是什么样子,再就是将那里己倒了的长城保护标志碑重新扶起来。

    我们一路走高速顺利到达徐水县的遂城镇,在镇邮局门口又问了问路,老郑顺便又到邮局里往事先准备好的明信片上加盖邮酄,然后我在明信片上现场画上燕南长城速写画,就制作成了一张有特殊内容,别具意义的明信片。老郑是集邮专家,不论走到哪里都要研究他的集邮。

    继续上路,大队人马来到张华村,向北过一条小河往东拐又来到了上次我们考察过的地方,与两年前相比没有什么变化,那段土墙现依然如故。只是那块保护标志碑被埋在了两米深的一条土沟里看不见了。城墙根下还躺着一块碑座,我们将它重新立了起来。从张华村东行一公里我们又看了古遂城遗址,这里在两年前就没有保护标志,能看到老百姓还在这里取土,在遗址上还能看到带有沟纹的老城砖和绳纹瓦片。

    又西行来到小厐村北,这一段城墙也与两年前差不多,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两边的庄稼地全都种成了杨树苗,现己有杯口粗两人多高。我们在这里拍照考察过程中,村里来了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位是村支书,在搬碑立碑过程中他们也过来帮助。在此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这段土墙是古长城,听完成老师的介绍之后,那位村支书当即表示今后一定要保护好这段古长城。

    立完碑后己是中午,由于这里地方全是杨树林,又有造纸厂排出的污水,大家决定转移到一个环境好的地方吃中午饭。我对大家说解村的那座古城址边上吃午饭很理想,吃完饭正好看古城遣址,于是,大家上车出发直奔解村古城。

    完中午饭,开始考察古城遗址,我遇上一位正在看庄稼的老乡,和他聊天中得知今年的雨水大,粮食收成不错。当问到这座古城的时候他说知道这个古城是被保护的,现在上边不让在这里取土,只是自己家的地还在这里,城墙顶上和周围还要种庄稼。现在地里种的都是谷子和玉米,没办法,为了生存。原来古城西北角立的那块保护标志碑现在己被扔进了一条五六米深的大排水沟里,靠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是搬不上来的,只好将其拍照记录了下来。

    看完解村古城后,我们走大王店往西北方向奔塘湖,过了大王店后,有一段极难走的土路,老郑的车胎不知什么时候被石头划破,在拐上大路时正好有一家汽车修理部,换上了备用车胎。继续北上在塘湖村找到往西的路口,两年前这里是土路,现在己变成平整的水泥路,路过东柳泉村时,村中路南有一座古戏楼,老狄喊停车拍照,以前每次出行碰到古戏楼他都要拍下来,现在他己积累了很多古戏楼的照片。戏楼的旁边还一口带着辘轳的老水井,现在还有水,有十几米深。在东柳泉村北两公里的地方大家又看了看易县境内的一段夯土墙,继续西北行过王家庄,来到一个叫太和庄的村子旁边,过一条干河再往西就没有大路了,我们的车队只能开到这里。

    这时己是下午六时,只能就地扎营了。三辆车停在河滩上,在河北边一处较高的台地上支起了五顶帐篷。这里是一片槐树林,营地的西侧有一口古井,深不见底,往里扔了一块石头,过了足有五六秒才听到声音,听声音判断象是一口枯井,井口是四块残缺不全的古石碑拚成的,上面有断断续续的碑文,我仔细看了看,大概内容是为修建一座龙泉蓭而捐银子的人名,想看看碑是什么年代的,我找了半天没找到,大概也就是明清时期的碑。

    扎好营后己是晚上七时,大家在河滩里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晚宴,点起两个酒精炉,煮起热腾腾面汤、鸡蛋汤,还有各类小菜,主食是烧饼和糖饼,酒水有二锅头、金六福、燕京啤酒。大家边聊边吃,成老师说:“这次活动别具意义,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专门到这里来看燕南长城。”这时,天己完全黑了下来,四周围飞舞着许多荧火虫,山坡上的庄稼地里,秋虫呜叫声吵成一片。晚宴结束,酒足饭饱,各自钻进帐篷进入了梦乡。大约在凌晨两点多,一阵电闪雷鸣、风声大作。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们的睡帐有欲被掀翻吹跑之势。外面漆黑如墨,不敢打开帐篷往外看,只听到巨大的风雨交加声。我心里想着明天河里一有水,早晨洗脸就不用发愁了。

    清晨五点多,风雨声早己遁声匿迹,外面一片幽静,有一只小猫头鹰在帐篷边的槐树上“咕咕喵、咕咕喵!”叫个不停。这时天己微明,村里的公鸡也开始报晓,我钻出帐篷,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凉鞋,干干的。再一摸草地,也是干的,连露水都没有。又伸长了脖子往河里望,干干的河滩和昨天一样,一溜白色的鹅卵石在微弱的晨光中显得很亮。看来凌晨的那场雨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下多少。

    抬头看看天空,月亮还在天空挂着,看到弘一也从睡帐里钻了出来,我向他一招手,俩人不约而同地往山坡上走去,在村里看到一位早起下地干活的老人,问了问到长城有多远,老人说:“不远,有二十几分钟就能到。那里就剩下石头把把了,没什么看的。”老人不理解我俩为什么对那条土埂子感兴趣。沿着山坡往上走,又穿过一片庄稼地,我和弘一站在了城墙上。这时,正好东边的太阳钻出地平线,稍有云层遮挡,红色的早霞映红了大地,我按动快门拍下了这美好的一瞬间。沿着城墙顶又向西走了一段,便来到山脚下。长城从这里变成碎山石与土混合的一条状向山上延伸,在快到这座山顶的地方不见了,这里应该是燕南长城的西起点。

    在我拍日出的时候,弘一大师己上到半山腰,我远远地看到他那高大的身影向山上移动着,后背上映衬着一圈橙红色的早霞。弘一说他要到山顶上看一下,让我先回营地为大家带路,后来弘一告诉我说,他在山顶看到一个山洞,里面很平,很像世外高人修行的地方,下山后有放牛的村民告诉他说那山洞是过去的野狠窝。

    全体到达山脚下的时候己是早上八时,上午的光线很理想,大家抓紧时机进行了拍照摄像,我上到山上的西起点,往东面对着蜿蜒而下的燕南长城遗迹画了一张速写。结束了这里的考察任务后,又驱车来到易县城西南边的古荆柯义士塔下进行了参观活动。传说这里是当年燕太子丹送荆柯义士去刺秦王时出征的地方。这里地势很好,四周围一片开阔地,易水河从南边向东流淌,高高的山岗上矗立着一座十三层的宝塔。在山南边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建起了一座水泥厂,烟囱林立、厂房雄伟高大。使这里美丽的风景大打折扣,记得两年前和成老师、马总、老牛一起来这里时还没有这座水泥厂,可见现在发展经济的速度快得惊人。荆柯塔这里现在也要开发旅游,宽扩平整的大公路己修到塔的山脚下,山北侧的停车场也正在施工建设中,山顶上立着一块开发旅游及规划平面图的大牌子。

    参观完荆柯塔己是午饭时间,至此,两天的行程计划己顺利完成,在回京之前,大家决定到易县城里找个餐厅去“腐败”一顿。在随手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家电力大厦“益百明餐厅”,这里的饭菜和服务质量都很不错,还每人赠送一瓶当地产的啤酒,只因为还要开车,我没敢解渴,喝了不少热茶和饮料。

    在大家一起吃饭时,老郑又开始拿着明信片搞集邮签名留念活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在一张明信片上签名。当明信片传到我手里时,猪猪小朋友的“卢子愈”三个字一下就吸引住我的视线,他的签字很工整,而且是一定练过书法的。后来他爸爸告诉我说猪猪的确练过书法,因家里亲戚有懂书法的,受他们影响猪猪才得以练得一手好字。我与layla一家是第一次长时间接触,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幸福和睦的三口之家,孩子接受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影响,猪猪小朋友将来一定是一名德、智、体全面优秀的好孩子。

    吃完“腐败”饭,三辆车各自走涞水、高碑店,沿高速公路返京,完成了这次考察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