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长城考察记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燕南长城考察记


    2002102日,我同成大林老师、马总以及长城全接触网站的牛剑春一行四人,从北京出发前往河北省徐水县、易县考察战国时期的燕南长城。

    出北京城一路向南到达徐水县城,县城的西边因为修路不能走大路,只好绕道高林村,西行至屯庄向南到达遂城,经多次向当地年纪较大的人打听,方在村西找到了遂城的古城墙遗址。这座古城史籍上曾多有记载:《水经注》易水、滱水卷“易水又东流,屈迳长城西,又东流,南迳武隧县南、新城县北。《史记》曰:赵将李牧伐燕,取武隧、方城是也。俗又谓是水为武隧津。津北对长城门,谓之汾门。”即说的就是现在的隧城。
    古城城址位于瀑河南岸,东西与南北走向各约两三华里。当地村民称之为“螺狮城”。瀑河北岸即是燕长城,此城应是燕南长城与宋辽国界上的一座重要城堡。

    我们现在看到的古城墙六至七米高,夯土层有7cm厚,我们还找到了一些早期的细绳纹瓦片和很多的绳纹砖,并拍照做了记录。

    察看完古遂城遗址,我们沿着村与村之间的小路向西一华里来到了张华村。村北是一座人行便桥,我们步行过桥向东三百余米便看到了燕南长城。现在的夯土墙仍有六、七米高,一百余米长,夯土层大约也有67cm。仔细察看原有的墙基,有的地方可达十几米宽。询问当地的村民都知道这是古长城,但都说不出具体的修建年代。一位中年村民告诉我们,张华村是过去张华与刘伶造酒的地方,现在村中还有张华酒厂和刘伶墓。

    从张华村北这段长城向西即是城西村的南边,由于取土、平地等原因,已看不出原有的长城痕迹,只是地势比别处高出一些。继续西行过大庞村,来到瀑河北岸,往西望去,又是一段非常明显的遗迹,有一百多米长,六、七米高。站在墙上往南看,河对岸有个村子,经过询问得知是小庞村。

    张华村和小庞村北的这两段长城现都已由河北省文物局立了保护碑,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一种怪现象。石碑倒在地上,碑座与碑身分了家。张华村北的那块碑还被扔进了一个大坑里,时间一长这石碑的命运还不知如何呢。

    看完小庞村北这段长城,我们驱车北上到户木,然后往西奔向解村。在解村西的瀑河东岸,我们又看到一段长城遗址,保存状况远远不如张华村和庞村的那两段,站在这里往北看,有一段墙比较高,于是我们把车开向那里。车子开过河,沿着河西岸一段水泥路大约走了两华里,来到了这段长城旁。在城墙上我们发现了一些细绳纹瓦片和罐子残片,当地村民说,这里经常有人捡到铁箭簇。这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决定住在户木,明天再来这里仔细察看。在这段城墙下我们又发现了两块文物保护碑,同样是碑首、碑座两分家天各一方。

    回到户木,找到一家旅馆,条件简陋,住宿费每人五元,当晚吃饭、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们原路又来到了解村北的长城上。经过我们仔细的勘察,发现这里是一座方圆二百余米的城池,在这里仍然发现了一些早期的绳纹陶罐瓦片和口沿,以及陶罐的腿,我们拍照做了记录。当地的村民告诉我们:这里以前是个军城,曾经有个姓解的将军驻守在此城,此村因此得名。

    察看完这里,我们经过新乡村、南贾村、屯里、台坛,来到了瀑河北岸的孝村,村口有一座高大的土台子,当地人称之为大钟台。早年在这座台子上建有一座钟楼,楼内挂有一口大钟,抗战期间大钟让八路军摘走做了手榴弹。我们沿着此台子向东南走了一华里,看到了一段夯土遗迹,又看到了一些早期的细绳纹瓦片和一些有青釉的瓷片,估计这里在宋辽时期曾经被再利用过,用成老师的话说就是出现了重叠。孝村的一位70多的老人对我们说:他小时候这里的土墙比现在高大,他还经常爬到土墙上去玩。

    看完孝村的这段城墙遗址后,我们又向西北方向进发,到尉都,过东、西城阳村、北林、南林,来到塘湖村。这时已是中午时分,我们找到一家穆斯林餐厅吃了一顿涮羊肉,难怪这里的清真饭馆多,原来这个村的回民教多。吃完饭,我们在村子的东南开始寻找土墙的遗址,但没有找到,向一位老者打听得知在塘湖村的东北方向有一个小沈村,村的东边有土城墙,于是我们开车奔向小沈村。在村口碰到了一位叫陈连福的村民,主动要求带我们去看古城墙,我们一起来到城墙脚下。陈连福说:“ 以前这里的土城墙很高,大约有八、九米的样子,从沈村往东北方向延伸到北林村、西城阳村的北面,后来经过多年的耕地、平地取土等原因,再加上年复一年的自然损坏,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我们告诉陈连福这是战国时期的燕国长城,比北京的八达岭长城要古老得多时,他显得非常惊讶,“那为什么没有加强保护措施呢”?并建议我们回去以后一定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尽快把这里的古长城保护起来,立上保护碑,让人们都知道这是国宝,减少人为的破坏。

    告别的陈连福,一路西行,我们来到了塘湖村的西侧。这里是一个很大的砖窑场,推土机、挖掘机还在轰鸣着,大面积的取土已使这里的地貌遭到严重破坏,在一处洼地里我们发现了几块晚期的菱格花纹砖,做好记录后继续沿土路西行,奔向东柳泉村,在村子北面我们又发现了土城墙遗迹。往西北方向看,还有一段保存较好的墙,约高六、七米,有百余米长。

    继续西北行到王家庄,在接近夏家庄、仁义庄时,能看到长城沿南边的一条山梁直爬到科罗坨的山顶,当地村民介绍说,长城由此上山以后就成了山石砌筑的,由于此时以是黄昏,山上不很方便,老师决定回易县县城。车行一个多小时,我们回到了县城,此时的天已完全黑了,为犒劳自己,我们找了一家条件较好的宾馆,一百元一间的标准间对我们来说也算是比较奢侈的了。

    104日早上,我们吃完早饭就奔向县城西南角的荆柯塔,此塔建在县城西南的荆柯山上,塔为八角十三层,高二十四米。砖石结构,造型典雅,每层八角各悬风铎。塔原为圣塔院内之建筑,寺建于辽代,后塔与寺俱毁。明万历六年(1578年)重建,现山上立有“古义士荆柯里”碑碣,旧传有荆柯衣冠冢和荆柯馆,因此得名。荆柯为战国时卫国人,为燕太子丹行刺秦王未遂身死。来到易县不看此塔那岂不太遗憾了。我这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望着眼前熟悉的塔,感觉它的样子有些变化,塔身被整修过了,但塔顶的华盖却不知去向。

    上到山上,看着残碑断垣,满目凄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想当年燕太子丹在易水河边送荆柯义士出发前往秦国去刺杀秦王。这时我同马总玩笑道:“马总,您也当一回樊于期吧,把您的人头贡献出来,还有咱那张易县地图,再带上成老师那把刀子,让老牛从这里出发奔陕西临潼。上次刺杀没成功,咱们这次再派一位得力的”。成老师说:“应该给美国总统提议,在荆柯塔下召开世界反恐怖大会”。在中国的历史上,远在战国时期就有恐怖活动了,拉登可是小小小字辈了,老祖宗在这里呢!

    离开荆柯塔,我们又来到易县南边的燕下都城墙遗址。在一个叫固村庄的地方,高大的城墙向南延伸,墙基有十五、六米宽,残高六、七米,夯土层非常明显,夯土窝有24cm的直径,夯层高810cm。燕下都是燕国故都之一,位于北易水和中易水之间,故城略成长方形,东西长约八公里,南北宽约四公里,中部有运粮河故道纵贯南北。城中分宫殿区、手工业作坊区、市民居住区、墓葬区和古河道等几大部分。近年勘探发现,燕下都的营建年代不晚于战国中期燕昭王时期,是当时燕国在南方的重要门户及军事重镇,当年燕昭王曾在这里高筑黄金台以招纳天下贤士。

    看完燕下都古城墙,己接进中午,征得大家意见,直接返京,“小红毛驴”一上大路便开始狂奔,下午一时多圆满地完成了这次考察活动。由徐水县至易县到回北京三天总行程470余公里。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