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小虎一起走进北京长城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走进北京


陪同小虎从黄崖关走进北京长城,是我和他一起走冀东长城时许的愿。五年前,小虎从山海关为起点,开始向西行走明长城。每年少则34次,多则56次,接力式向西前进。其间,我曾经与小虎一起参加过苇子峪,白羊峪至洪峪口,洪峪口至大岭寨,龙井关至洪山口,洪山口至罗文峪的几次活动。每次和他走长城,我们都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使我终生难以忘怀。
    小虎一步一个脚印,穿过一个个敌楼,翻上一座座高山,横切一条条沟壑,挑上一处处断崖,披荆斩棘,不畏猛兽蛇虫,经过数不清的千难万险,在今年的十一长假期间,他终于到达了天津境内的黄崖关,我们就是要从这里,陪伴小虎走进北京长城的境内,完成北京以东地段长城的行走。

    2006
103日早晨六点半,我和夫人、老狄、擦擦一起,带着我事先准备好的两幅“小虎之队向北京进发”和“庆贺小虎之队走进北京长城”的大红宣纸条幅,还有北京二锅头、啤酒、烧鸡等慰问品,到天津黄崖关与小虎汇合。在三天前,小虎己经同小猫、老勾、尚方、好人无用五人一起从赤霞峪经古强峪、船舱峪、青山岭、太平寨向黄崖关靠拢过来。102日,江和香水兰夫妇二人又在青山岭加入到其中,队伍发展到七个人。3日上午10点多,我们在黄崖关景区入口处按预定计划合兵一处。至此,小虎的进京队伍又一次扩展到十一个人。
  
听说小虎这次要沿长城走进北京,又听说积雪庐主又来到黄崖关与小虎汇合,小虎和老勾、尚方他们今年五一曾在遵化沙坡峪长城上结识的杨瑞丰、杨海丰兄弟两人,专门从遵化驱车六十多公里,赶到黄崖关与我们见面,还给我们送来了家乡的苹果,使我们感激不尽。小虎在他写的“走进北京界后要说的一些话”中写到:“两位大哥得知我们的7人队伍有老朋友野人老J、小猫和尚方,而且久仰大名的庐主也即将到黄崖关与我们汇合,立即从单位出发,驱车60余里,飞跑到黄崖关跟我们见面,还送给我们一大兜子苹果,这么远的往返,只为了见上一面,这样的情谊我连说句谢,他们都不许,真是令我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从与他们结识那天起,我们就一直在接受两位兄长的各种帮助和馈赠,我们无以为报,在这样厚重的情谊面前我们说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还是坚持走下去,这是我的理想,也是两位大哥无私支持我的原因,我们因长城而成为朋友,我们永远是朋友,不过我还是想,什么时候我能为二位兄长做点什么,这样我这颗不安的心会坦然些的
    和小杨兄弟二人见过面后,我们又开始了向西进发。此时,夫人骑马带着我和老狄、擦擦的大包和慰问品,早己在西山上的第三座敌楼里等我们了,擦擦也提前上来陪着夫人一起看包。大家上到这里后,便在敌楼内开始享用慰问品,两只烧鸡转眼就不见了,看来是对情况估计不足,带少了。前一拨的己走了三天大山,肚子都走素了,急需油水大的硬货。
    吃完中午饭,背上大包,开始向王帽顶主峰攀登。走了大约二百多米的石墙后,开始登一段约三四百米高的天梯,坡度约有
50度左右,都是石台阶,两边有铁栏杆扶手,还算好爬。经过大约近一个小时的攀登,我们上到王帽顶最高处的那座敌楼,大家卸包休息。
    夫人由于体力差,只让她背着一个睡袋,拿着登山杖。即使是这样,上到顶峰后她还是累得心跳过速了,强烈要求下山,不愿当队尾巴,后经我和大家的动员,说既然己经上来了就别下去了,再往上也没有大坡了,还是跟着走吧。后来夫人说她这次跟小虎走完以后,就与走野长城划句号了。来之前夫人就犹豫不决,信心不足,因为这次活动意义重大,小虎好不容易从山海关走到北京来,错过这次活动很可惜,所以我连劝说带鼓励着还是把她拉来了。
    在山顶休息时,我和小虎每人画了一幅山顶的那座敌楼,我让每个人都在我的画上亲笔签了名。这次只能画这一幅画了,因为从这里开始向西就再也没有象样的敌楼了,全都是塌毁的条石台基。我们还在这里拍了这次小虎队进京活动的第一张全体合影,我写的“小虎之队向北京进发”的条幅用在了这次合影中,也标志着这次进军北京境内长城活动的正式开始。
    休息好了,敌楼也画完了,合影也拍了,背上包队伍继续向上前进。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走出了黄崖关旅游区的管辖范围,
20026月我和小颜曾经从这里往西穿越过一次,山上的路我很熟悉,大家沿着山路往西北方向上山,一路缓上坡。不一会儿又来到石边墙上,长城为南北走向,往南延到王帽顶西侧的一座高山头上,那里现存一座敌楼的基座,因为我去过那里,所以我和夫人、擦擦在原地休息等他们回来,小虎老勾他们都上去拍照和打点去了。长城往北顶到一座高大的山坡下就没有了,我们从这里沿着一条偏坡道向西拐过去,走不远山路又拐向北,通向一个山凹,这里有一座废弃的小村子,我们计划今天的宿营地就是这里,记得四年前来这里时,打听山下当地村民说这个村叫前干涧,后因吃水困难和高山路远的不便,迁到西边山沟里去了。今天我看到小虎手里拿着一张火箭给他的15万分之一的地图,上面标注的这里应该叫北井峪。
    将近下午
5点左右,我们的队伍开进了北井峪村,这里现在己不是荒无人烟的废村子,刚拐过山环,还没进村就听到鸡鸣狗吠声,满地种的都是萝卜和疏菜。一排高大整齐的大瓦房和院落出现在我的视线中,今非昔比,先前的废村子又有人住了,看来这片山场己有人承包下来。
    承包这片山场的主人叫杨森,蓟县人,五十多岁,原先是一名军人,后转业回乡来到这里。这片山场的名字叫“鹤双飞生态植物园”,每年一万元的承包费,由杨师傅负责。我们向杨师傅说明来意,并告诉他我们要在他这里扎营,杨师傅告诉我们用火要小心一点,告诉我们厕所的位置,还给我们挑来一挑水,让我们洗脸和煮饭用。杨师傅还给我们找来一块大木板,用它当我们今晚会餐的酒席桌。
    扎好营后,开始做饭,二个液化汽炉和一个土制酒精灶同时开始煮面。晚宴很丰盛,有下酒的花生米、鸡蛋等各种小菜,我带着洗好的菠菜,可以煮面,还带着一瓶老陈醋和一个红色的洋葱头,用它为大家现场制做了一道“粉红裸体女郎进醋缸”的特色下酒菜。我和老狄每人带了一瓶二锅头,为了减轻重量,都用矿泉水瓶子装的,大约有二斤多。擦擦还带着一小瓶白兰地,当晚大家举杯共饮,开怀畅饮,似乎这次酒也带少了,好象大家酒都没有喝够,年青的小虎和尚方酒都己喝得很熟练自如,山爬的棒,酒也练的炉火纯青了,当然这都是俺庐书记的成绩啦。
    晚宴结束后,我钻帐睡了,后来听夫人说我的憨声是最早唱起来的,好人无用和老狄到杨师傅那里去给电池充电,又和他攀谈了一会儿才回来睡觉。睡到大约
10点半刚过,杨师傅的那条大狼狗狂叫不止,把我们都吵醒了,大概是有什么野生动物到我们营地来拣剩吃的。
    4
日早晨,起帐后吃早饭,其它的食品都己吃完,只有煮方便面了。我带的固体酒精燃料只煮了两锅就用完了,后来干脆拾柴禾烧。等煮完面一看俺那锅底,被烧的墨黑。吃完早饭,又在营地拍了合影,收起帐篷打好背包,清理垃圾,谢过杨师傅后,队伍分两路出发了。
    我和夫人沿山路下山,到西边山沟里的前干涧村去等他们。小虎、小猫、老勾、尚方、好人无用、老狄、擦擦、江和香水兰夫妇,一行九人继续沿长城走到前干涧村再与我们汇合。我和尚方每人一台对讲机,两队随时保持联络。下山的路很好走,当地的三马子和越野车应该能开上来。我和夫人一路下坡,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前干涧村的三叉路口,通往龙门村和红石门的那条路原来是条沙石土路,现在己修成了柏油路,路口上还立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古长城三界碑”。村中也开辟了农家旅游项目,住宿一夜带管三顿饭,每人
50元钱。原来那寂静的小山村现在变得车水马龙,山路上走着成群结队来这里旅游的人。
    我和夫人在前干涧村的三叉路口等待着小虎他们,由于我们在山下,对讲机联系不上。为了尽快取得联系,我往东山上的一座墩台上爬去,由于选择的不是上山路,我钻了好一阵子荆棘丛,等上到山顶后一看,浑身上下都挂满了针状的那种草籽,手上也扎了许多酸枣刺。刚到山顶,便与尚方的对讲机取得了联系,告诉我说他们现在连走带拍照,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村中,还说随手发来短信,己带领夫人和儿子到龙门村来迎接小虎进京。站在墩台顶上往西望,对面山上竖有三界碑的那座墩台己遥遥在望,预计今天下午小虎进京的活动就能顺利完成。
    上午
10点多,天气渐热,我和夫人买了十几瓶矿泉水,等候着大队人马的到来。我又给振庆兄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1130分派一辆拖拉机到山洞北面等我们,大约接近11点时,大家又合兵一处,抓紧时间沿着新修的柏油路向西山的山洞前进,那里是天津蓟县和河北兴隆县的分界线,半路上夫人又买了一箱听啤,分给大家每人两听。之后,我们沿着山路缓上坡,钻过山洞,时间正好是1130分,拖拉机己在那里等候着我们了。我让大家把背包都装上拖拉机,让夫人押车,带着大家的包到刘振庆家去等我们了。剩下的一行十人又钻回山洞,左转沿小路轻装上山,香水兰说她轻装有些不适应,卸了包倒觉得腿发沉了。我说她你咋不早说,要早说就不让你的包装拖拉机了,再把我们的水让你全背上多合适呀。
    中午
12点多,我们又登上长城,这里的长城全部是用白色的山石垒砌而成。老勾和尚方他们又向东反穿去打点,小虎等也要去拍照片,这地方我己来过多次,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便躺在树荫下休息等他们。下午2点零5分,我们终于陪同小虎一起走到天津蓟县、河北兴隆县、北京平谷区三省市的界碑处,我把我写的第二幅条幅:“庆贺小虎之队走进北京长城”打开,小虎支好三角架,安好相机,拍下了这具有历史意义又非常难得的十人合影照。
    此时,对讲机里传来了随手的声音,为了与我们取得联系,他现在正拿着对讲机,站在彰作关东山的长城上在等我们,我告诉他:小虎进京活动己胜利完成,一会儿我们将从四组下山,让随手下山通知一下振庆兄,派拖拉机到四组来等我们,大家龙门村再见。
    不到一个小时,大家顺利下山,在龙门村四组上了拖拉机,十多华里的山沟路,一路颠簸着来到振庆兄家的门前,远远地看到振庆兄和随手迎了过来。振庆兄家的屋子现己重新粉刷了,也铺了地砖,比前几年敞亮多了。此时,庆功宴己在振庆兄家摆好,大家一起共同举杯,再次庆贺小虎之队胜利走进北京长城境内,同时,也是小虎经过五年多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拚搏奋斗,取得了一项重大的阶段性成果的时刻。今天,所有前来参加此次小虎进京活动的朋友,不但给予了小虎最大的支持与帮助,还与小虎一起共同分享了一份幸福与快乐。
    庆功宴结束后,与振庆兄结算了饭费车费,再次感谢振庆兄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大家一起又上了拖拉机,到靠山集乘公交车顺利返京,小虎和小猫搭乘随手的车返京后座火车返回大连,胜利完成了这次别具意义的走长城进京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