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宁县苇子峪长城考察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抚宁县苇子峪长城考察


    2004年6月1日,小虎从大连打来电话,约我周末一起到抚宁县苇子峪长城走一趟,主要是想把那里保存的几块施工碑拓回来。小虎说这件事很急,其原因是有两块碑己被人从城墙上拆下来扔到了山路边,这还是上次五一长假小虎尚方他们到这里时发现的。如果不尽快去一趟,这几块碑很可能就看不见了。根据小虎说的情况,我也觉得应该去。应下这件事后我便抓紧时间做准备工作,让夫人帮我查找合适的火车车次,并提前买好了火车票,又与小虎通电话,约好在秦皇岛火车站见面。

    6月4日早上8点40分,我从北京乘T509次列车出发,中午11点40分在秦皇岛火车站与小虎见面,二人边聊边座上公共汽车来到了长途汽车站。打探到下午1点25分有一趟去苇子峪的班车,利用等车的工夫正好吃午饭,在车站旁的一家小吃店我们要了三个菜一个汤、米饭、一瓶啤酒,饱撮了一顿,费用27元。

    下午我们乘车来到苇子峪长城脚下,这里现在己辟为祖山旅游风景区,长城呈东北往西南走向。小虎领我先来到关口南侧山脚下的一座敌楼,楼南则券门洞上嵌有一块门匾状的施工碑,有许多字己被风化,我俩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将其拓了下来。

    下午4时多,我们开始向西南上山,虽然是初夏,但植被己很茂密,有一段路己被爬藤类的植物封死,只能用我随身带的一把小板斧砍断树枝和藤条,我俩才钻了过去,第二天原路下山的时候小虎称此地方为“庐主之门”。再往上走山路越来越险,有一段大约四五百米的碎石坡路极难走,由于每块石头都是活动的,再加上山坡又很陡,我们都小心翼翼的踩稳了石头才敢再上第二步。还不能俩人在上下一条线上,如果上面的人不小心登下一堆石头,下面的人很可能就会被砸下山去。过了这段碎石坡,迎面又是一段几乎是直上直下的崖壁,好在上面植被茂盛,我俩揪着松树枝沿着山石的逢隙向上爬,又钻了一段松树林,终于登上了山梁。山梁上的路好走了许多,眼前也豁然开朗了,我们来到了山顶的第一座敌楼。此时己将近晚七时,虽然阴着天,但天还很亮,老天爷好象有意恩赐给我俩这样一个搞拓片的好天。为了给第二天多挤出一点时间,我们抓紧有利时机,把第一座敌楼上的施工碑拓了下来,天黑前我们行进到第五座敌楼内宿营。伴随着山鸡的吵闹声,我俩进入了梦香。

    第二天早晨五时,我钻出帐篷到外面看天,还是阴天,只是比昨天云层薄一些。这时小虎也起来了,我们抓紧时间先把这座楼子顶上的那块碑拓了下来。拓完这块碑后我们又轻装前进直奔第七楼,穿过第七楼往西南方向有一段大约四百多米的二等砖墙至今还保存完好,双面垛口,马道有二米余宽,向西南顶到一处巨大的岩石下,再向上由于山势陡峭没有筑墙。小虎说这一段墙的垛口上原嵌有四块施工碑,其中一块在他和尚方老狄第一次来时就己无存,另外三块也己经有一块被人拆下扔在了下山的小路边。小虎边走边说着:“正因为如此才着急叫你来一趟,赶紧把这些碑拓下来。”小虎所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我俩来到原来嵌碑的地方时,发现已有两块碑被人从墙上撬下来,墙上只残留下一处原来嵌碑的长方形框,而且是非常新的拆痕。惨白的白灰膏在灰蒙蒙的天色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面对此情此景,小虎显得很懊恼。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对小虎敷衍着应付道:“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都要留下遗憾,这很正常。”我们只能把仅存的一块碑拓了下来。但愿这块碑能永远保存在这面墙上,再不被人为破坏或被偷盗。

    大约八时多,我们返回第五楼,收拾好帐篷睡袋,背上包沿原路返回,依次将第四楼、三楼、二楼顶上的石碑的拓片顺利制作完成。下午四时半我们原路下山,又回到祖山风景旅游区的大门,在山沟的河边我俩洗脸洗脚,又在河边沙滩上休息了一会儿。五点多钟,我们又继续上到东北侧山上的第二座敌楼。这座敌楼上也有一块石碑,镶嵌在券门洞上方,离地面有三米多高。没有做拓片的条件。先支好帐篷,这时离天黑还早,二人无事可做。翻了翻包,二人各自不约而同的拿出了写生本和画夹子画起了速写,我们又享受了一把野外写生的快乐。敌楼门口长着一棵碗口粗细的花椒树,我顺手画了一张花椒树的写生图,并采摘了一袋青花椒,返京后我淹制了一盘青花椒拌咸菜丝,此乃真正之山野绿色食品。

    6月6日还是早晨五时起帐,小虎又往东北方向的第三个敌楼挑了一趟,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用他的话讲又切了回来。小虎说那座楼子里只发现了一块己风化很严重的碑,只有几个摸糊不清的字,己很难辨认。我们利用早晨这段时间又将第二楼的雕花券门拓了下来,早八时开始下山,九时三十分返回到秦皇岛火车站。在这里我和小虎分手,我从这里返回了北京,顺利完成了小虎为我安排的这次拓片制作任务。小虎从这又找车奔桃林口又继续向西直扑刘家口,直到6月9日他才回到大连,这次与小虎一起的苇子峪长城之行,共发现了七块施工碑记,虽然有两块碑的字己部分风化,但我俩也将其碑面仅存的字记录了下来。现将石碑尺寸及碑文内容记录如下:

    (一) 苇子峪关口西南侧敌楼券门洞上方匾形石碑一块,尺寸:98cm长、69cm宽。此碑风化较严重,有很大一部份字己摸糊不清,现只能将清楚的字记录如下:“万历……修完石……苇子峪……敌台一座……兼理粮餉……整饬……兵部右侍郎……兼巡抚顺天等府……史泾阳刘四科、巡按直隷监察御史…阳刘应龙、巡按…直隷…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边备按……挥都督府都督……同……处兵……监管……田马政……政史司左布政史兼按……副史常修……东路…处地方…练兵事务副总兵官兼管石门路事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潞安胡承、守备义院口关等处地方以都指挥……统所事……事岢岚宋阳……管工步……千总…永清林尚武、前……把总总旗永……三省……把总千户永平张世功……仲夏吉旦立。”

    (二) 南山顶上第一座敌楼,石碑尺寸:74cm长、48cm宽,碑文内容:“真定标下车营右部二司把总官陈亦芳管修敌台一座、周围一十二丈、高连垛口三丈五尺、照式修完讫、万历三十六年十月吉旦立。”
    (三) 南山顶上第二座敌楼,石碑尺寸:74cm长、48cm宽,碑文内容:“真定标下车营左部二司把总官马继臣管修敌台一座、周围一十二丈、高连垛口三丈五尺、照式修完讫、万历三十六年十月吉旦立。”
    (四) 南山顶上第三座敌楼,石碑尺寸:68cm长、47cm宽,碑文内容:“真定标下车营右部头司把总官张烨管修敌台一座、周围一十二丈、高连垛口三丈五尺、照式修完讫、万历三十六年十月吉旦立。”

    (五) 南山顶上第四座敌楼,敌楼的南侧现己塌掉一面墙,但楼子的主体尚好,二层顶还可以登上去。此楼的石碑尺寸:108cm长、73cm宽,碑文内容:“大明万历三十六年秋防、德州营修完石义大窟窿石敌台一座,周围一十二丈,下根基石条五层、上接砌砖、修高连垛口三丈五尺、上盖望亭三间、下盖铺房三间。钦差整饬蓟州等处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泾阳刘四科。巡按直隷监察御史桐城方大美、巡按直隷监察御史内黄黄吉士、署永平道事直隷永平府知府襄陵高邦佐、钦差直隷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兼…兵官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蔚州马栋、钦差协守蓟镇东路等处地方分理练兵事务副总兵官都指挥佥事太仓季裕征、钦差……官军……游击将军都指挥佥事葛口口、……守备义院口关等处地方都指挥体统行事指挥佥事东胜李文光、左部千总千户王吉管修砌,泥水匠……石匠……儿、万历三十六年九月吉旦。”

    (六) 南山顶上第五座敌楼,石碑尺寸:91cm长、75cm宽,碑文内容:“大明万历三十六年秋防、德州营修完石义青山顶敌台一座,周围一十二丈,下根基石条五层、上接砌砖、修高连垛口三丈五尺、上盖望亭三间、下盖铺房三间。钦差整饬蓟州等处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泾阳刘四科。巡按直隷监察御史桐城方大美、钦差巡按直隷监察御史内黄黄吉士、署永平道事直隷永平府知府襄陵高邦佐、钦差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兼备倭总兵官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蔚州马栋、钦差协守蓟镇东路等处地方分理练兵事务副总兵官都指挥佥事宣府黄銊、钦差分守石门路等处地方参将署都指挥佥事太仓季裕征、钦差统领蓟镇德州秋班官军游击将军署都指挥佥事真定万鸣盛、依守备义院口关等处地方以都指挥体统行事指挥佥事东胜李文光、中部千总正千户冯应元管修砌,泥水匠王呆儿、李黑司、石匠李黄头、臧成儿、万历三十六年九月吉旦。”

    (七) 第七座敌楼西南现镶嵌在城墙内侧垛墙上,石碑尺寸:36cm长、32cm宽,碑文内容:“秋防德州营右部二司修完二等边墙东接本营中部新城头起五丈九尺三寸、右部二司把总百户胡臣夏管修砌,泥水匠韩都儿、王奴婢、万历三十六年九月吉旦。”

    《永平府志》中对苇子峪有很详细的记载:“苇子峪在临榆县西北六十里,由柳罐峪东行四里至三杨寨折而北三里、至楸子峪又西北六里至车场、沟约阔百余步、循水涯曲折而北、乱石满径、二里许凡七渡河、塞河怪石大如熊羆、宛转石中可通匹马、又北里余即苇子峪堡、河愈宽石愈多、东西山极陡、峻高可数里、边城自西南顶递降而下、距河东岸几二百丈、关城皆荡于水、即石河之西脉也、发源老岭下、入口东南流、二十里至石门寨归大石河,由峪北行至老岭、路极坳险、不与他口通、居民非樵苏罕有至者,西南至柳罐峪十六里。”

    2004年7月,小虎托尚方又将他们上次冒雨拓的一块施工碑带给了我,此碑的空白处刻着“郭六”两个字,后来我们就把它称为了“郭六碑”。此碑的尺寸为90cm长、62cm宽,碑文内容:“真定民兵营春防派修石义新展平山顶牡丹花东顶牡丹花顶上,无梁东顶贰等空心敌台肆座每座底阔周围壹拾肆丈收顶壹拾,叁丈高连垛口,叁丈伍尺,上盖坐贰破叁望厅叁间钦差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兼理粮饷经略御倭兵部左待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汪可受钦差整饬蓟州等处边备兼巡抚顺天等府地方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刘曰梧钦差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潘汝桢巡按直隶监察御史王象恒钦差整饬永平等处兵备兼管屯田马政驿传海防山东按察司副史刘泽深钦差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地方兼备倭总兵官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朱国良钦差协守蓟镇东路等处地方分理练兵事物副总兵官司都指挥佥事杨茂春钦差分守蓟镇石门路等处地方副总兵管参将事都指挥佥事任自谦钦差统理真定等处民兵营游击将军署都指挥佥事宋镇虏署□□□关守备事石门路中军千户陈学忠中军指挥同知刘国柱管办料千总官贰员左哨千总百户胡栋右哨千总百户陈祚管修砌把总官肆员左哨头司把总百户朱(目 [上山下豆])贰司把总百户刘宜春右哨头司把总武举四维贰司把总正千户李大器
石匠头肆名
曹计甫张向业赵名大赵崇德泥水匠头肆名王国太许只春侯名冬孟国桢万历肆拾陆年闰肆月 日吉旦立 ”

    此碑在小虎所编的第13号敌台西门内楼梯口放置,此碑不见于《明长城考实》,也不见于《秦皇岛长城》,因此可以肯定,亦不见于《秦皇岛长城》一书中所罗列的诸多参考书籍之中。关于此碑的帖子小虎曾经在小站论坛发过,当时是春节发现它之后小虎只用笔抄录了碑文,来年的“五一长假”小虎又和小猫、老狄、尚方再次到这里又做了拓片。小虎仔细研究字迹,将先时几处错误改正,再重新发到小站论坛。阿伦跟贴又探讨了关于敌楼上望厅的古建形制:“坐二破三望厅三间”也许指每间望厅的形制,即每间有2乘3个柱础。金山岭和司马台之间有一个空心敌台,望厅全毁,台顶只剩12个柱础。如果三间望厅紧靠在一起,每间有2乘3个柱础,第一间和第二间,第二间和第三间分别共用三个柱础,一共12个柱础。按照这个解释,“坐”与“破”分别指每间望厅中的两面墙,应该是一种建筑术语。以上纯属臆测,仅供参考!”坐二破三”一句也见于其他蓟镇碑文中,这个碑文可能收录在《文物春秋》1998年第二期,文章名好象叫《唐山市长城碑文》之类(该文有很多《秦皇岛长城》一书没有收的碑文,建议小虎翻一下)

    “楼橹在明代长城资料中,敌台上的建筑叫望亭、望房、铺房、望厅。好象楼橹本身是一种台类建筑。(成化年间资料)“命摘拨京营军士二千人修理居庸关楼橹、墩台。以地震倾圮故也。(嘉靖年间蓟镇资料)“[胡]守中又将修筑城池楼橹制围屏三座绘图进上复绘轴进东宫并请楼名”我没有望厅等建筑的形制资料。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