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井关至洪山口长城考察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龙井关


20051020日早晨830分,我又一次在唐山火车站与小虎会合,走迁西转车到栗树湾,到龙井关村时己是下午1时多,我们在村子的西北侧发现一段石墙,大约有五百米左右,向西顶到半山腰后就利用了山险做屏障。此段墙上有三座墩台遗迹,看样子象是己塌毁多年的敌楼,在最靠近河边的那座墩台上立有一石碑,碑头上刻着“真武庙记”四个篆书大字,碑文基本保存完好,落款年代是大明崇祯五年,碑身尺寸为1.98米高,0.88米宽,0.25米厚,碑的四边带有卷草花纹。
    现在的龙井关村就是原来的龙井关城,但城的遗迹己根本不存在了,村东是一条河,河东岸是一条直上直下的大悬崖,河与山崖之间有公路南北贯通,东山顶上看不到长城,大概也是利用了山险。村北关外的一条山沟里有三个龙潭,据当地村民讲,龙井关名字的由来就是指这里的龙潭。由于时间不够,我俩没去那里。我们在这里连拓碑在考察这段墙就用去了一下午的时间,天傍黑时进村找住处,没有旅店,本打算在山脚找块平地扎营忍一夜,正路过村子的小学校,小虎说咱们问一问吧,如果能在小学校的操场上扎营过夜也比外面强多了,在学校值班的仼守敏老师看着我俩背着大包那苦哈哈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把我们放了进去,还让我们住到了一间教室里。

    21
日早晨,天气晴朗,刮着四五级大风。谢过了仼老师,离开小学校,从村西顶着大风上山了,大约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才上到长城上,这段长城建在一处山凹当中,东西两边全是顶到悬崖下边就截止了,城墙是山石砌成,有三座敌楼,尽东边那座保存较完整,楼内有台阶可登上顶层,其余两座己半残。我们在敌楼里做了顿早餐,煮面的工夫还忙里偷闲画了张速写,此时己九点多,但还是把小虎冻得鼻涕流淌手冰凉,画画的手也不听使唤了,把我冷得紧着吃热面条,还喝了两口二锅头,这里的山风的确很凉。
    吃完早饭向西,试着翻越山险,攀了大约五百多米己无路可上。为了安全起见,我俩原路返回,沿着一条水冲沟向西南方向的长城旅游公路方向下山。从山顶看着山下的公路感觉离我们很近,可我们在荆棘丛中钻了两个小时才下到山底下。
    进村打听此村名叫沙窝店,西北方向的山上又能见到长城,村中一位叫蔡景山的老人热心地为我们指引上山的路线,我们又向老人打听了能否沿长城走到洪山口,蔡大叔说:“这段长城也是不能走通的,两边也是都有悬崖阻隔,你们今天上去后还要必须原路返回”。与小虎商量先将背包存放到蔡大叔家,并与蔡大叔说好今晚就住宿在他家。
    背了半天的大沉包,突然变成轻装,走在山路上浑身直发飘,小山路很好走,我俩走路飞快,只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己翻过一道小梁子。两边山坡上种满了栗子树,都己收获。一小时的工夫,我们又登上长城,也是山石筑成的,很残破。沿长城向东攀登,有两个大坡非常陡立,幸亏是轻装上山,不然又会影响行走速度耽搁时间。
    这段长城大约有一千多米,墙体为山石砌筑,垛墙是用城砖,大部分己倒塌。有的城砖的面上印有“右”字,是突出的阳文。墙上分布着四座敌楼,只有一座保存较好,其余的不是半残塌顶就是都己塌毁。最东边的那座敌楼四周的墙和箭窗孔还在,里面己塌了半边顶。小虎查地图看到这段长城的位置叫磨石安,打听当地村民也这么称呼。下午四时多,斜阳映照着满山的红叶,显现出北方山区特有的秋色,望着那火红的山坡,想起北京的香山又正在举办“红叶节”,那里每天人涌如潮,堵车堵的进不去出不来,不知是赏红叶去了还是去凑热闹。那红叶的景色也远远比不上这里的好看,在落日余辉的映照下,火红的山坡顶上还盘卧着那古老的边墙,更显现出一种古老而又神秘之美。整座山上只有我和小虎尽情地欣赏着这不能言表的美好景色。金秋笼罩的山坡下,还有一排排的梯田,层层向上,一直排到长城脚下。小虎触景生情地说了一句:“土地与边墙,”一句话提醒了我,迅速拿出了速写本草就了一幅“边墙与梯田,”永久地记下了这美好的情景。
    下午
5时多,光线更加柔和漂亮,景色更加迷人,两人的相机快门几乎停不下来,一直拍到太阳缩进西山头。回到村里后天以经黑透,一进门蔡大叔老两口忙着招呼,先让我俩用热水洗脸洗脚,然后盘腿上热炕,随后那炒柴鸡蛋、炒豆腐、热米粥端上了小炕桌。我拿出从北京带过来的二锅头,与小虎美美地喝了起来,累了一整天,这酒正好解乏。只可惜蔡大叔不能与我们同饮,因他去年食道刚刚做过切除手术,老人今年65岁,老两口现在家养几只鸡、种点儿农家菜,过着平凡的农村生活。经济来源靠儿女们资助,承包的山地和栗子树也都靠儿女们去管,反正这种小山村的生活开销也不大,基本上花不了什么钱。在与蔡大叔聊天中得知沙窝店村现有四十多户人家,靠种玉米谷子和果木树为主,栗子树最多,有从洪山口至龙井关、栗树湾的柏油公路从这里通过,交通还算便利。
    22
日早晨,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是一个好天气。吃完早饭,留下住宿费,告别蔡大叔老两口,沿着公路西行四华里,来到二道城子村,此村为地处迁西、遵化、兴隆三县交界处,属迁西县辖。在村子的公路边,有一位叫孙长军的村民告诉我们上山的沟口,他还告诉我们南边山坡上原来还有一座石城,并带我们前去观看,只是现在连遗迹都看不出来了。孙长军还告诉我们此村现102户人家,400余口人,靠种植栗子和开铁矿石为主要经济来源。我们谢过孙长军,开始向北上山。
    从这里上山很好走,有一条能走三马子的沙石公路一直能通到长城,沙石公路的主要作用是为了把山上的矿石运送下山,半山腰的矿洞很多,山体被挖得乱七八糟,还有的被挖成一条条的大沟,有一条挖矿石的沟离长城上的一座敌楼己不足
20米。
    这里的长城也是山石砌筑而成,垛墙是用城砖,但绝大部分垛墙都己塌毁。长城向东也是顶到一处悬崖下利用了山险做屏障,往东翻过山险就是昨天下午我们看过的那段磨石安长城。山腰上有一座敌楼己是半残,楼顶己坍塌,只剩下四壁也是残缺不全了。沿长城向西南方向,长城己是连贯的了,可以一直沿长城走到洪山口。
    这一天天气极好,只是能见度差一些,我们始终沿着长城向西南方向。走到中午时分,看到一座敌楼的顶上长了五六棵松树,树干己有碗口粗细,向下生长的树根己把楼子撑裂了七八条大口子。当我爬进敌楼时,小虎告诉我说千万不要大声喧哗,以防震掉了城砖砸在脑袋上。虽然是句玩笑话,但站在敌楼内往上看那城砖呲牙裂嘴摇摇欲坠的样子,的确很吓人。本想把这被大自然无情破坏的楼子拍下来,正赶上大逆光,此时小虎喊着饿了要吃饭,就在他吃饭的工夫,我赶紧把这个情景画了下来,后来,我把这幅画放到了我的积雪庐网站上。
    继续沿长城西南行,紧挨着不远就又是一座完好的敌楼,楼子西北角的拱券上有一个蓝球大小的球状马蜂窝。飞来飞去的马蜂不但个大,那肚子又黄又亮,拍了两张照片,我们就赶紧离开了这里,这种危险地方不能多停留。长城沿山梁变成正西方向,山势平缓,起伏不是很大。此时出现了一段约二百左右的砖墙,但只是外墙包了砖,内侧仍是石墙。在马道上的散落城砖中,我们又看到有的城砖面上有“右”字,是突出的阳文。又越过三座只剩底座的敌楼遗址,前面又出现了砖墙,大约有一千米左右,双面垛口,垛墙较残破,有各别段城墙很厚,顶宽有
4.5米。有扒蝎子人留下的遗迹,又来到一座敌楼,此楼只存东墙,墙上还保存着三个箭窗孔,过敌楼不足十米处有一个保存完好的登城门洞,登城的台阶也非常完好。
    从这里开始长城向北拐,爬上一座高山头,山势极陡,我和小虎是手脚并用,攀上顶峰时太阳刚要落山,山顶上的敌楼己塌毁,只剩一券一门。敌楼旁边的一块平地上散落着大量的塑料袋、瓶子、烟头等城市垃圾,看来到山顶上游玩的人应该不少。
    我和小虎趁着天还没黑,加快脚步飞速下山,路很好走,始终走在长城的马道上。城墙全部是砖砌而成,双面垛口。走了好长一段路,又有一座敌楼遗址,从此处向左离开城墙,此时己快到山脚下。沿山路过一座小龙王庙,向西到达山下的公路边。此时天己完全黑了下来,在公路边拦了一辆三马子,让司机给我们拉到洪山口村的十字街上。当时村里一片漆黑,不知什么原因停电了,摸黑打听到旅馆,大铁门紧锁着,门口也没有招牌,要不是村民告诉我们那就是旅馆,还以为就是一座农家院呢。开始是敲门,没人搭理我们,又改砸门,还是没动静,院里没人,听说是出去玩牌了。这买卖做的真耽误事,没办法,我们又背着沉重的大包往村东走了一里多地,在村东头又找到一家旅馆,四十元钱包了一个标准间,屋内有一双人席梦思床,空间小一些,进门就上床,只有一个床头柜。东墙上还镶嵌一幅瓷砖烧制的裸体美女像,与这里的环境极不协调。虽然档次低一些,总比我们在山上睡帐篷是舒服多了。旁边还有一间洗浴室,空间却不小,有两个浴缸和两个喷头。我们打算先去吃饭,然后回来再洗浴休息,斜对面就是一个小饭馆,进门后先得等座,还满座了。如此偏僻的小山村开的饭馆生意还愣是红火。稍等了一会儿,落座后点了一个煮花生米,要了两个热菜,菜量很大,用的都是尺盘,价格也很便宜。我从北京带的二锅头只剩下二口,不够喝了。又要了两瓶燕京啤酒,二人饱餐了一顿。
    回到旅馆准备洗浴,店老板说正在修管道,让等一会儿,说是修好后敲门告诉我们。回屋后俩人躺在床上等着洗浴,没想到又累又困,再加上刚吃饱喝足,一觉醒来时己是早晨六点了。出门一看,天气极好,小虎提出再上北山,把昨天摸黑下山那段砖墙再仔细看一看,拍一拍。于是,二人把背包存在客房,跟店老板打了声招呼就轻装出发了。
    村北不远的小山头上有一座孤立的完好敌楼,当年应该是洪山口关城的护城墩。登上北山坡,又来到昨天的那座小龙王庙前,远远的看见小虎一头钻了进去,等我上到跟前,只见小虎捧着一个石香炉又钻了出来,并对我说到:“那墙上画的龙王太次了,还不如咱俩给他们画呢,这石香炉是庙里唯一的古物,拿出来拍一下,我己对龙王爷请示过了。”拍完香炉直接上到城墙上,沿着长城马道向上走,边走边拍照。
    城墙两侧的垛墙虽然还保存着,但都整体挪了位,还有的是成排的向里侧倒塌在长城马道上,这种现象肯定不是人为因素的破坏。通过现场考察和分析,我和小虎一致认为只有地震才能有如此大的力量。我们可以画一张长城的断面图,便可清楚地看出,如果是巨大的地力横向来回摆动后,再上下颠簸几下,然后再反复几次这样的余震,受损最容易的部分恰恰就是垛墙和女儿墙。
    看着这成排倒塌和整体裂开的垛墙,使我想起了
1976年的那次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城,当时记得天亮后大街小巷里受损最多的就是门楼上的女儿墙,讲究的门楼顶上的女儿墙也是相当结实的,墙也很厚的,上面有的还带有砖雕花纹、匾额等。多次余震过后,没倒下来的也己被震散、震歪裂或是移了位,那年我十九岁,根本就没有照相拍片留资料的概念,况且,那时家里都很穷,谁家能有照相机?都只顾搭帐篷逃难了。只是记得没有倒下来的后来也被大人们从门楼顶上拆了下来,因为怕再有余震砸着人,似乎转眼之间,北京城门楼子上的女儿墙几乎绝迹。
    后来,我和小虎又在小站论坛上多次发帖子和照片,明确我们这次实地考察的所得出的结论和观点。各位网友众说纷纭,意见不一,有朋友认为是风雨和树木植被的根系侵蚀所造成,还有的朋友认为是地基沉陷和山体滑坡所造成,当然,其它观点也有其道理,与这些因素可能都有关系。但我们认为这次我和小虎所看到的,主要原因还是地震所造成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北京城离震中那么远,女儿墙都能遭到很大破坏,而二道城子洪山口就属于唐山地区的边界,可以想象,当时所看到的,只有垛墙和女儿墙是最容易被地震波轰倒、错位及开裂的薄弱点。如要想进一步探讨此事,只有请专门研究力学的专家和地震专家来定论了。
    上午十点多,我们又返回洪山口村,我在旅馆里收拾包,小虎急着要去画戏楼,背上包先走了。小虎是个急性子,挑山梁切山沟快得很,可画起画来却非常认真细致,极有耐心,尤其是画古建筑。这次画戏楼小虎就事先告诉我,他要用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准让我摧他。在他的带动下,我也不得不画一张比较细致的戏楼。可是与小虎画的那张一比,我那幅还是粗糙多了。
    画完戏楼己中午十二点多,打听到下午一点有回遵化的班车,先到洪山口村唯一的那家饭馆吃完中午饭,一点钟准时在饭馆门口上车。上车后,小虎开始打盹,这俗话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看来这小虎也疲倦了。在车上,我旁边坐着一位小姑娘,问我们到这是不是来看长城,我说是。她说你们北京那么多有名的好长城为什么不去看,干嘛跑这么远来我们这里看破长城?问得我一两句话还真跟她说不清楚。
    一路的聊天过程中,得知她就是洪山口村的,家就在离我们刚才吃饭的那个饭馆不远,她叫田小娟,今年
19岁,只上到初中毕业,我问她上高中了吗?她说没上。家里供不起吗?我又问,不是,是俺自己不想上了,学不进去,学习成绩也一般。我又问她长大以后准备干啥?也不到城市里去打工挣钱?她说不准备干什么了,也不打工,帮着爸妈在家干些农活就行了。看来这小姑娘是没有什么个人远大理想了。
    聊天中她还问我们去北城墩了吗,我说去了,她说原来还有一座南城墩,现在己全塌毁了,在她上小学时经常与小伙伴到那里去玩,还经常去北山上爬长城。小姑娘还告诉我她还有一个哥哥,现在城里打工挣钱,她这次出门是到遵化看她叔叔。下午三点钟,我们顺利到达遵化,在此与小虎握手道别,我坐长途车直接回京,小虎奔唐山赶火车回大连,完成了这次考察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