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家甸绝壁楼至新城子北高楼考察记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蔡家甸绝壁楼至新城子北高楼


2010930日早晨六点三十分,我在四惠接上小虎,一路直奔密云曹家路,在素芝农家院停好白龙马并定好明晚的房间。我和小虎背上装备,农家院的电瓶车把我们拉到蔡家甸北的山脚下,我们背上包开始往山里进发。我们今天的目标是拿下绝壁楼,然后向西再拿下望京楼并宿营在此楼。中午十一点左右来到沟口,吃饭喝水休息了一会儿,绝壁楼就在沟右侧的山顶,拿下此楼今天是志在必得。感觉时间还早,我们边走边聊,中间还歇了两起,等上到梁头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才感觉到时间紧张了。我看了看东侧的山崖,两块巨大的山石之间有一个山缝,缝隙之间长满了树,我觉得可以从这个缝隙中抓着树攀上崖顶,上到崖顶就应该能直接到绝壁楼了。
    时间紧张,只能这么试一下了,成败在此一举!我们把大包放在梁头的城墙上,只背上相机包和速写本,我先用肩膀把小虎托了上去,然后让小虎再放下一根绳子,由于山体呈
120度角,脚无处登,我还是上不去,又向右侧找了找,抓着石缝和树终于攀了上去。俩人沿着石缝抓着树上到崖顶,崖顶上怪石嶙峋,两面万丈深渊。我们小心翼翼的通过,小虎在前面,我在后面边走边用白布条做着路标,以便我们往回走的时候不至于迷路。
    大约向东挪了二百余米,面前又是一座向下的断崖,我们先抓着石缝向下挪,再抓着一个粗树枝爬到一棵大树上,再顺着树爬到地下。从这里再向东一路很顺利,我们大约用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登上了绝壁楼。敌楼紧贴着北侧的崖壁而建,站在楼顶上,我们脚下的北侧是一个万丈绝壁,向东北方向看,还有一座更高大的直立悬崖,在夕阳的照耀下,蔚为壮观。
    已经是下午五点,我们抓紧时间拍照,此楼已经塌顶,四面的墙和箭窗还在,楼子中间还保存着两个券洞,我把我的墨镜放在了一个密封的饭盒里,并留了一张纸条,在纸条写上:“如有哪位朋友再能登上此楼的,凭此条和墨镜找我去喝酒,我请客!”并在纸条上留下了我和小虎的联系电话,封好饭盒后,我把饭盒放在了西侧的券洞里。完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俩沿着路标迅速下撤。
    下到我们放包地方后,天已经黑透,小虎说就在此扎营吧,我说再往西的路好走也安全,而且还是熟路,因为在今年的
529日我已经和严欣强老师,张骅,黄东辉一起来过这里了。于是我们背上装备,拿出手电和头灯,沿着山路向西摸。小虎的头灯没亮多一会就没有电了,只好靠我的手电前后照着继续往前摸。前面的路虽然好走,但好像总也走不到头,根据时间推断,感觉应该早已经到了,可就是找不到望京楼下面的那段城墙。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好不容易找到敌楼的影子,但感觉方向已经不对了,我们好像绕到了敌楼的南边。因为不是熟路,再加上山势陡峭,不敢再往前摸了,往回退了一段,原来的路也找不到了。拿手电往四周围照,除了树林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感觉就像遇到了鬼打墙。
    此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不能再来回瞎找了,我和小虎说咱们就地扎营吧。于是我们选了一块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我打着手电,小虎扎营。支好帐篷钻进去一躺下感觉是个坡,要往下出溜。又钻出来打了六个地钉,这才又放心的钻回去。原打算今天晚上的热汤面是吃不上了,只能是冷烧饼冷香肠就凉酒凑合到明天天亮再说了。
    第二天,我和小虎是在深山密林的一个斜坡上迎接了国庆节的早晨。天一亮,我们马上辨清了方向,昨天围着转了一个晚上的望京楼就在我们的头顶上。我们立即收拾好帐篷睡袋打好背包,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登上了望京楼,原打算昨天晚上就应该住在这里,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才来到这里。
    这座敌楼是一座很高大的三眼敌楼,西侧是四个箭窗眼,西南侧的券顶塌了一个大窟窿。此楼当地老乡称为望京楼,据说很早以前,在这里还没有电的时候,有放羊的夜宿此楼里,在天气晴好的时候能看到北京城里的灯光,故称望京楼。那么现在司马台景区的那座望京楼又是什么时候叫起来的呢?感觉应该比这座望京楼晚。但现在大多数人都知道司马台的望京楼,而蔡家甸北的这座望京楼就鲜为人知了。
    我们在这里连拍照带画画,又在这里煮了两包方便面,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稍事休整后,我们开始向西边的另一座敌楼进发。这里我曾经和严老师他们来过,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一路下山,很快就来到山坳的这座敌楼,这也是一座高大的三眼敌楼,条石基座,楼子的东南已经角塌了一个大洞,虽然没有塌顶,但已经很残破,每一个箭窗眼都已经是豁牙锯齿的了,西墙的北侧还咧着一条大缝子。我们在这里拍照记录后开始向南下山,今年
5月底和严老师他们来时,这段山路还算好走,现在有许多地方已经被柴禾封死,现拿登山杖开路,还有的地方干脆就只能钻过去。由于柴禾多,大大的降低了我们下山的速度。
    此时人书记和尚方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到达白岭关的沟口,由于我和小虎还在半山腰,只好告诉他们先到曹家路素芝农家院等候。我和小虎下山用了四个多小时,回到素芝农家院后已经快四点了。我们立即赶上白龙马直奔白岭关,一行四人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就看完了白岭关,天黑之前我们回到曹家路素芝农家院吃吃喝喝,庆祝我们第一阶段战役的胜利,明天我将回京,小虎,尚方和人书记将从司马台向东穿越,拉开第二阶段的战役。

    10
2日早晨,我先把小虎他们三个送到后庄子村,冒着小雨把他们送到上山的路口,我顺便又看望了后庄子村的史瑞库大叔一家,并赠送了两本长城小站十周年的纪念刊。史瑞库大叔是我们三年前走长城时结识的长城堡垒户,记得那年我和夫人还有百涛一起登聚仙楼时在他家吃的小米捞饭,至今记忆犹罙。 
    我回京后一直和小虎他们短信联系着,后来得知他们已经拿下了新城子北高楼,穿越的虽然成功,但新故事也是层出不穷,第一天他们背着装备上去了,却又背着重装备下来了,第二天轻装上去了,却没有能下得山来,在山坡上被困了一宿。

    2010
1010日,我和醉猫座公共汽车又一次来到白岭关,这次的目的是从白岭关向西穿越到新城子北高楼,和小虎他们到过的北高楼接上,也算是我们虎军今年秋季的第三次战役吧。上午十点多,我和醉猫带足了食品水和宿营装备,开始从一个苹果园向西钻进了一条很窄的沟口,进沟口不远就变得很宽,有南北两条沟。我们在这里找了半个小时的上山路,最后是沿着一条半山坡向西才是上山路,路已经很难辨清。向西走到沟的尽头,我们又沿着一个山坡向西南攀登,到梁头后继续向西,又攀上一座山梁,远远的看到一座敌楼。醉猫在前面先上到梁头,说还得再上一座山,根据上山的时间和高度,我感觉离我们最近的那座敌楼应该已经就在附近了,显然是醉猫的眼神不好,我上到梁头向右一看,那座敌楼离我们也就不足二十米,就在眼前,眼神不好真是太耽误事。
    这是一座南北两眼,东西三眼的扁形敌楼,进到敌楼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我们先把帐篷支上扎好营,下午四点,我们轻装向白岭关西侧的北高楼进发,沿着山梁一路向北,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来到这座敌楼,这是一座三眼敌楼,楼子的东北角已经坍塌。此时山风骤起,天空见暗,我们怕下起雨来不好回到宿营楼,迅速下撤。回来的路上顺手捡了一些干柴,醉猫还背回来一棵干透了的死柏树,足够我们今晚和明早做饭用的了。
    回到宿营楼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天还很亮,我们开始生火煮面吃吃喝喝。天刚黑透,我俩就钻进睡帐躺在里面侃天侃地,聊够了就开始打呼。睡到半夜,楼子外面风雨骤起,睡帐被刮得呼呼作响。天快亮时,外面雨声渐小,风声还依然很大,看起来应该是个大晴天。

    11
日早晨六点多,天已经大亮,我钻出睡帐趴在箭窗往外看,好极了,一个阳光明媚的通透天。我们开始收拾起帐篷和背包,又做了一顿早饭,吃饱喝足了背上装备,迎着朝阳,开始向西南更高山上的那一串敌楼前进了。
    出了宿营楼,沿着山梁向西南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包,不远处的山凹里立着一座敌楼。我们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楼子跟前。这是一座东西两眼南北三眼的敌楼,楼子的顶上还保存着铺房的西墙。从这里再向西是一个山坡,一路攀升,我们直奔山顶的第四座敌楼。这也是一座完好的敌楼,四面都是三个箭窗,南侧开门。楼的西北角略有损坏,有楼梯可到楼顶。沿着山势从这里再往南下一个山洼,有一段大约一百余米的石墙,顶到一个石砬子下面,翻上这座石砬子,我们来到第五座敌楼。此楼是一座东西两眼南北三眼的扁形敌楼,南侧东边开门,门的位置很高,离地面大约有三米多。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向西南方向的高山上望去,远远地已经看到新城子北高楼,与我们之间还隔着一条深沟,之间还有四座敌楼和一座实心敌台。再向西望,就是司马台景区的那座望京楼了,立在一座突兀的山头上,很显眼。我们沿着山梁向南继续前进,山势开始向下,低洼处就是第六座敌楼,南北两眼,东西四眼的扁形敌楼,南边东侧开门,进门左侧有石梯通道可通楼顶。继续沿着山梁走,先向南随着山势向上,再向西,来到第七座敌楼。这是一座三眼敌楼,南侧一门一箭窗,现保存基本完整。从这里再向西还能看到一座实心敌台,山石垒砌而成,顶在一座高大的绝壁下面。通过这两天的实地考察,白岭关往西从那座北高楼算起,一共是七座敌楼,现在都还保存完好,也正是严欣强老师所说的,当看到这座实心敌台时,也就是出了白岭关的这一段了,再向西既是新城子的范围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我们从这里向南开始下山,沿着山坡下到沟底,有一条溪流,水不多,没有明显的路,眼前是一片密密匝匝的柴禾林子,我们边用登山杖开路边向下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个大跌水,看了看,好像右侧贴着山体能扁下去。果然在右侧的柴禾林子里有一条小道,如果不仔细找根本就看不见。一路钻着林子用登山杖开着路,我们艰难的向山下挪动着,一路上我们又遇到三个大跌水,小跌水不计其数,幸亏水不大,我们都是小心翼翼的从两边找路下来了。下山道异常的艰难,在下一个大石壁陡坡的时候,我先把包摘下来,空身下去,然后再让醉猫用绳子把我们的背包续下来,醉猫在下陡坡的时候心里发憷,腿一个劲的直哆嗦,越害怕越找不到登脚的地方,我还一个劲的说他怎么柔韧度还不如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
    大约走了三个半小时,终于钻出了这条山沟,远远的看到了村庄,向老乡一打听得知这里叫石槽沟。老乡问我:你们是看啥的,我说是看长城的,刚从北边那条山沟下来,老乡又问:找的到路呀?我说:找不到路我们怎么能和您说上话?老乡又说:你们还真能耐。我们沿着村子的水泥路继续向下,上到大公路一看是小口城堡,在公路边等来一辆到大角峪的公交车,一路直奔曹家路的素芝农家院,晚上自然是一顿吃吃喝喝侃天侃地。吃饱喝足后,钻到屋里马上打呼。

    12
号早晨,又是一个艳阳天,吃完早饭后,我们乘坐六点半的公交车到新城子,沿着一条水泥路往北上山。经过向老乡询问,北山上有三座敌楼,沿山梁都可到达,有打柴和放羊路可到山顶,只是现在路已经不好找了。我们今天的计划是只要能拿下一座敌楼就可以,当然三座都拿下更好,看具体情况再定夺,只要留出足够的下山时间就行。
    大约八点多,我们开始沿着一条山梁上山,大约上到一半时,山势变陡,不能再上了。只好向右先下到一条沟里,再向右偏到东侧的另一个山梁上继续往北上。从这里开始就比较好走了,只是柴禾多一些,一边用登山杖开路一边慢慢上。在离山顶大约还有三分之一路程的地方,我们看到了一泡干了的大粪和两张擦屁股纸,醉猫在附近又找到了一个挂链,根据人书记描述的地形,我们感觉这里可能就是
104号小虎,人书记,尚方他们三个人被困过夜的地方。后来我在长城论坛上把那挂链的照片发上去后,得以证实那挂链是尚方的手电筒链,大粪是小虎的,那地方正是他们三个拥抱着数星星的地方。
    将近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我们终于登上了山梁,刚才还瞄着能看到到一座楼子,上来后竟然看不到了,显然我们是往东偏了。醉猫说翻上左边这个大骆驼包就是我们刚看到的那座敌楼,我感觉这个骆驼包翻不过去,醉猫说应该能翻过去,于是我们从骆驼包的北侧试着向上攀,还真的就上去了。
    这是一座非常秀气的扁形楼子,南北两眼,东面一门一眼,西墙无眼,楼子里是一个整体拱券,中间有墙隔成东西两间。拿下这座敌楼后我看了看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多,再去挑西边的那两座敌楼应该没有问题。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先奔了最西边的新城子北高楼,一直沿着北坡走,路很明显也好走,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就上到了敌楼。这是一座四面两眼的敌楼,南侧东边开门,楼子的东南角已经残损。这里是一个视野极其开阔的制高点,站在楼子的顶上往西看可以看到司马台,金山岭,古北口。往东能看到白岭关和蔡家甸的望京楼一线,四周群峰莽莽,燕山美景尽收眼底。
    拿下新城子北高楼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为了确保安全下山,我们迅速从原路下撤。在回撤的路上,我们又看了北坡的那座楼子,此楼也是一座三面都是两眼的敌楼,南面因为贴着山体,只是一面墙。此楼东南角已经坍塌,现已是一座半残的楼子。
    下午一点二十分,我们顺利地拿下三座敌楼后开始原路下山,我们一路沿着上山时做的路标向山下走,由于有一段路没有做路标,我们找不到原路了,只好向南沿着山沟下撤。一路上又遇到了几个跌水,尤其是最后到沟口时,竟然是一个近三四十米的大跌水,好在我们都从两侧找到了绕下去的路,眼看快到村边,已经没有危险了,我轻松地喊了一首陕北民歌,一天的紧张和疲劳顿时消除。
    一进村有在地里干活的老乡又在问我:是看长城吗?我回答:是,老乡又问:能找着路呀?,我又回到:找不到路我们怎么说上话?老乡又说:真能耐呀!竟然和昨天石槽沟的老乡一个口径。下午六点多,我们回到曹家路素芝农家院,又是一顿吃吃喝喝,侃天侃地,第二天早上坐上密
38路公共汽车返回密云,醉猫回顺义,我回东直门,完成了我们虎军今年的秋防战役。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