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眼楼考察记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九眼楼考察记


2001112日早630,与成老师从北京出发一路北上,过昌平十三陵、黑山寨、黄花镇,大约上午9点左右我们路过一个叫海子口的村庄,老师见东西方向的山梁上有残长城遗迹,并穿村而过,于是我们便停车查看,西侧山上的长城遗址只剩下大约有三四米高的石头残墙。为了多了解一些情况,我们来到了村里,见到街中心有两位老人便上前打听。一位今年69岁,叫王庆林,以前做买卖的,现在家。另一位叫路建卿,今天67岁,原是海子口村的小学校长,现退休在家。据两位老人讲,这里的长城原来也很整齐高大,有砖砌的,并见过砖上的字模,字为:万历年修补等。原来海子口村中还有一座小关城,现踪迹已荡然无存。海子口村现属延庆县管辖,人口约800多。长城往东过岔口接到九眼楼(有待考察),往西到高山上,据两位老人讲,还有三道壕。也是起御敌作用的。

离开海子口村继续北上,过四海镇往东又走了大约七八公里的样子,在一个叫郭家湾的村子旁往东下了大道,继续东行,来到一个叫石窟的村子。路口处有个售票处,门票20元。这里已辟为旅游区,由北京福瑞达旅游开发公司和火焰山风景区管理处共同开发,设了一个简单的停车场,并修建了一条上山的石板路。

我和老师沿路上山,这时天很阴。我们来到了半山腰的营城子,四周查看了一番。只南北两个豁口,城圈有五六百米见方,依山而建。据当地老乡讲这里过去是制作火药的地方。

中午11点左右,天开始放晴,我们迅速向山顶的九眼楼前进,赶到九眼楼时,拍摄光线最佳,于是连忙拍照。在此还制作了两张拓片,拓片的内容是大梁张维世登火焰山楼二首,碑文字体为行草书:

危楼飘渺倚烟长,极目嶙峋接大荒。
    塞北轻阴逥短槛,山南佳气入飞觞。
    天寒阵脚云生黑,日暮尘头雨过黄。
    为道防胡休战伐,乌孙今已悔称王。
 

揽辔徒悬报主忧,振衣聊复过山头。
    烟青草色虚边堞,雨翠岚光上敌楼。
    檐外风沙千里暮,窗中日月万陵秋。
    凭栏胜有凌空兴,摇落关河一望收。
 

另外两首为:火焰山次铜梁张梅凌韵:
    振衣高上五云头,万里苍茫次第收。
    呼吸已教通帝座,扶摇直引到神州。
    势磐沙漠虹霓闪,瑞抱山陵紫翠浮。
    一望华夷饶胜
X,拔将龙剑倚飞楼。 

上谷凭陵内外边,独披天轮涉危颠。
    望迴绝漠挽抢靖,坐逼层霄沆瀣传。
    峰真雄关乐共建,峦朝凤阙笏同悬。
    生来险胜元相制,扼要磐倚敌
XX

第二段因最后俩字已毁难以辨认,以字符代替。
    落款为:天启甲子孟春日,南山参将云西钱中选书。

下午两点开始下山,走梁根奔八道河。天一擦黑我们就到达了旧水坑村,住在村民芦振义家里。

第二天一早,我们顺着小路往西上山,目的是拍长城上带字模的砖,文字只有三个:“查收讫”。可见在当时修筑长城的时候,城砖有严格的质量验收和数量确认,在这伟大工程的施工过程中有一套完整的管理办法,任何人不敢马虎,否则头颅难保。另外我发现马道上的方砖刻有棋盘,方格交错似乎象五子棋的棋盘(待考),我猜测是守城的兵士闲暇时娱乐之用。临下山时老师又有了新的发现,在一个废弃的炮台附近的砖上有“山东左营造”,还有一段墙刻有“X营工止”,对面则有“右骑营左哨起”等字样。通过文字的内容分析,这里应该是两个施工队伍修建城墙的交接点。

下山后已是中午的12点半了,在芦振义家吃完午饭,直奔金山岭长城。由于“小红毛驴”的前轮亏气,换上的备胎也是气不足,只能小心慢行,一直到出山后来到怀柔县城边上找个补胎打气的地方,修好轮胎后才开始狂奔,5点多到达了金山岭,并留宿于此。

4日早晨起床以后,我掀窗帘往外一看,好大雪呀!真难得。我拿起电话和家里联系,说北京正在下雨。830老师下达命令:“上山!”于是我俩背上摄影包、水壶,赶着“毛驴”直奔砖垛子口而去。

上山的路上,我们是边走边拍照,这雪也好似在助兴,越下越大,刚刚还是雪花飞舞,这会则是成群的雪片了。登上长城极目远望,座座群山被银装覆盖,巍峨的长城也戴上了洁白的面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中的长城,心情无比激动,不由得热血沸腾,脱掉了衣服,让自己赤膊的身躯与长城融为一体。老师为我拍了一张“发烧”照,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接近中午的时候,从西边的长城上过来一队“发烧友”,一共十五个人,有男有女,全部是年轻人,他们的到来使宁静的长城热闹起来。当听说老师是长城专家时,纷纷要求与老师合影留念。这些年轻人的环保意识很强,他们不随便丢弃垃圾,诸如塑料袋、包装盒等都随身背着,看到有垃圾箱时才把身上的垃圾清理掉。老师对他们的行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鼓励他们扩大影响,为保护古老的长城多做贡献。

这时雪停了,由于天气暖和,雪开始融化了,我们也要下山了。在山下吃过午饭,我们赶着“毛驴”返京。第二天老师的雪色长城发稿了,而我却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遗憾,由于相机的过卷器坏了,有很多底片叠在了一起,照片损坏了近三分之二。唉!只好等我以后重操笔墨时再把心中的美景呈现出来吧。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