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扣长城考察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箭扣长城考察


    2003412日,我和夫人、颜成宇以及小颜的朋友葛辰、张宏巍一行五人又一次来到怀柔涧扣长城,这一天虽然风很大,但能见度很好,蓝天白云,对拍照非常有利。

    上午十时多我们从旧水坑村的停车场前出发往西南,准备看一看从鹰飞倒仰到北京结的这一段长城。沿山沟往上还能看到没有溶化完的残雪,山路泥泞,每人的脚上都沾了好多泥,我顺手折了一根树枝,不时地刮一刮鞋上的泥,小颜戏称此动作为“棍儿刮”。半个多小时上山路,登上边墙向右拐,来到一座半残的敌楼里,见墙上涂鸦十分严重,这种现象在长城上的许多处屡见不鲜。有几个人名经常看到,喜爱长城是好事,但不应把自己的名字随意乱刻胡写到长城上。其道理不用多说,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就在山下立着一块英国人威廉的牌子,上面写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除了 照片什么都不要带走”,难道他们看不见?小颜非常气氛的说:“这种不着调的行为应该曝一下光。”

    再往上又来到一座山顶,一座敌楼己残圮,但还残留着一个门洞,透着蓝天白云,远远看过去好似一座天门。穿过天门城墙开始往下去,坡度极陡,几乎就是直上直下。有一段城墙己塌毁,形成了一个悬崖,不能再沿长城前进,只能从墙的内侧沿一条很陡的山坡抓住树枝往下滑行,快下到山沟底下的时候由于摸错了路,山道在一处不高的断崖处不见了。小颜见山崖不高,试着抓住一根树枝往下攀,谁知他抓的那根树枝是一枝枯死的树枝,一负重就断了,我在后面听到他掉下去的声音和树枝折断的声音,而且声音很大。当时我的心就提到来到我了嗓子眼,不敢往下想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夫人在前面喊了一声小颜,只听底下传来声音:“我没事,我摔的很合适,我摔到路上了!”后来听夫人说他先是往下出溜了三四米,随后就头朝下来了两个前滚翻到树丛里就不见了。下去后我问他伤着没有,小颜说只是腿上碰青了一块皮,这一段有惊无险的插曲使我们不得不更加小心的前进。

    当我们再登上一座残破墩台上时,己是下午一时多,山上风很猛,这时大家才觉得肚子空了,身上背的吃的喝的也应该往肚子里装一装了。于是大家开始躲在城墙垛子后面的背风处煮面吃午饭,这时,从山对面走来一位五十多岁的摄影爱好者,身上背的大包足有五十余斤重。这位先生说他也是北京的,家住北京站附近,经常单独出行到这里来拍长城风景,我们还请他喝我们煮的面汤、品偿我们的小黄瓜。

    吃完午饭,增加了体能,背包也变轻了,我们收拾好垃圾背在身上,继续向西又走过两座敌楼,翻上一座高山终于来到北京结。这里是一个长城的三叉口,沿长城继续往西可到庄户村、玉石楼和响水湖风景旅游区。从北京结往北沿长城可以到九眼楼,今天天气能见度好,小颜用望远镜能非常清楚的看到九眼楼。

    北京结东侧有一座很大的石砌墩台,砖砌的垛口。墩台上原有铺房,现己塌毁,只留下一圈墙基础。墩台东侧有大小松树各一棵,大松树虬盘曲奇,非常入画。远远看去好似一个巨大的天然盆景,那高大的石墙就象那盆景的大花盆,別有一番美景。难怪长城小站的福贵喜欢这棵松树,今天到这里我特意多观察了一下这棵松树,准备回去给他画上一幅。

    下午五时多,我们开始下山。在路上我们碰上好几拨正在上山准备拍晚霞的摄影发烧友,有的还背着帐篷睡袋。箭扣长城从正北楼到北京结这一段长城大部分条石砌成,砖砌垛口。空心敌楼也是条石基座,砖砌楼体。长城走向为东西向,而且山势高低起伏很大,形成了“天梯”、“鹰飞倒仰”等著名的天然景观,吸引着成群结队的摄影发烧友来到这里拍摄长城风景片。八十年代初期,陈长芬、翟东风等著名长城摄影师的许多作品都出自这里。有许多长城风景片己走向世界,被许多外国友人收藏。

    一路下山,小颜看到山路边有游人丢弃的塑料袋和矿泉水瓶子,就用我送他的那把勾连枪扎起来,带到了山下停车场的垃圾箱里,小颜的环境保护意识很值得我们大家学习。这次涧扣之行通过小颜我又认识了葛辰和张宏巍两位新朋友,不忘老朋友广交新朋友,愿越来越多的新老朋友加入我们的队伍,宣传保护长城和这里的自然环境。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