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松峪至将军关长城考察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黄松峪至将军关长城考察


    20041119日晚630分,我与长城小站的点点8848、九月、弘一、红霞一行五人在东直门长途汽车站集合出发,此行的目的是想从黄松峪沿长城到将军关进行一次穿越考察。从车站上车后,由于天黑看不清楚,错把车顶上的扶手当成了行李架,我顺手把包往里一塞,只见那包哗啦一声从扶手的另一侧直奔红霞的脑袋飞去。第一次认识红霞,我就用包狠狠地砸了一下她的头,这初次的见面礼给得真是太重了。
    当晚940分,顺利到达刁窝村,点点8848联系的赵姐在村子中心的路口迎接着我们。晚饭很丰盛,有六七道菜,还都是小炒。有刚挤的牛奶,味道鲜美,只可惜我不爱喝牛奶,失去了一次享受纯正鲜牛奶的机会。还有一只高大的藏獒陪伴着我们一起进餐,身子立起来象一头小熊,开始真有点害怕,后来熟悉了,对我们很友好,它的名字叫“水酷”。
    当晚我们睡在了“马继忠三省陋室”,这是一座有一百平方米的农家小院,院子的主人就是马继忠夫妇。马老师是一名画家,陕西西安人,老两口退休后来到北京山区体验生活,搞新创作。马老师还是研究“密体山水画”的专家,我问马老师为什么给小院起个叫“三省陋室”的名字,他说我的密体山水画是三省一费,即省纸、省墨、省颜料、费时间。马老师画的密体山水画独成一派,气质高雅,但缺乏来源于真山真水的写生素材,使我们这些普通人很难看出门道,也只能看看热闹吧。

    次日早晨630分,马夫人为我们端上来热腾腾的陕西风味臊子面,能在平谷的山沟里吃上正宗的陕西风味,真是意想不到。刁窝村现在是挂牌的北京市级民俗旅游村,这里紧靠黄松峪水库东岸,环山抱水,景色优美。从表面看,这里是很普通的一座小山村,可这每座农家院屋内的装修设施和生活水平与北京城里是一样的,宽带上网、有线电视、卫生条件可都是一流的。
    吃完早饭,我们告别了赵姐和马老师夫妇,开始了我们的考察行程,710分我们从水库大坝的东侧开始上山,向上走了不到一百米便登上了城墙。这里的城墙全部都是用大块山石干垒而成,单面垛墙,也都是山石的。不一会儿便翻过两座墩台,我们发现在紧靠墩台的地方石墙会有一段变得很窄,大约只有七八十公分厚,十多米长,令人费解。我想可能这是为了御敌而设计的,在当时,既使是敌方攻占了城墙,再想攻占墩台也非易事,特意筑的这段窄墙能有效地阻止敌人和战马的通过,从而继续能与敌人对峙。
    沿长城继续向东上山,又翻过两座石墩台,发现了一座圆形的墩台,上面有一间山石筑的小铺房,现只剩下部分残墙基和一些碎瓦片。圆墩台的直径大约有八九米,东南侧有一保存完好的登城口。这段长城现残高外侧有四至五米,垛墙厚0.8米,有的地方垛墙现还保存有1.7米高,马道宽1.7米。
    上午10时多,我们上到最高的那座山梁上,东边山脚下就是黑水湾村的那条山沟,东南方向可以远远地望到金海湖全景。最高的那座山峰上有一座石墩台,不与长城相连,三位女将爬上了那座山峰,点点8848测得那里的海拨高度是610米。

    沿墙再向东便开始下山,这一段石墙开始变宽,我和红霞用盒尺测量了一下,这里的石墙上顶总宽三米,两面垛墙,外侧垛墙厚60公分,内侧垛墙厚46公分,垛墙残高5060公分,城墙残高四至五米。继续下山,坡度变得很陡,长城沿山梁也断断续续修成阶梯状。前面出现了一个小悬崖,我们找着能扒住的岩石缝隙,左盘右绕的又下到下面的石墙上。没走出多远,前面又出现断头墙,但断头墙的尽头有一个可以下去的楼梯口,可通到下面的城墙马道上,还要钻过一个方形门洞。再往前不远处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带方形门洞的登城口,由其是从下面城墙马道上到能上到第二层城墙马道上的那个门洞,形式非常独特,全部用山石干垒筑成。这两个方门洞能完好保存至今实属不易,我们将其拍照下来并做了记录。
    继续沿墙下山,来到一座很大的墩台上,这座墩台足有十米见方,从这里再往下就是沟底了。前面己看不到下山的路径,面前是一个很陡峭的坡,长满了密集的荆棘和灌木丛。我和九月戴上手套,边分开树枝开路边顺山坡往下出溜,不一会儿,我的脖子里、鞋里、衣服兜里到处都灌满了草籽和干树叶,连头发上都挂满了带勾刺的草籽。此时忽然感觉到弘一大师的光头太好了,省去了许多麻烦。
    下到山沟底己是中午12时,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到江水泉村再吃饭。我们又爬上了东边的山坡。两年前这里我曾经考察过,这里己进入到关宗林承包的山场,山坡上有一条可以走三马子的盘山土路,是老关往山下运砂金土和山货的必经之路。半山腰有一段百余米的石墙和一座大石墩台,再往山上走便进入一个山坳,有一座小水库,小水库上面二百多米便是江水泉村。这座村子现在己是一处遗址,前年来这里时还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对老夫妇。据老关介绍,原来此村属黑水湾村的一个小生产队,有十几户人家,在山坳的周围种一些玉米谷子,拿到山下黑水湾村换麦子。后来因交通不便,又没有电,于1985年迁到山下。后来我查了1993年出版的《北京市平谷县地名志》,在书中查到此村是属于自然消失的村庄。其原因是“山区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消失时间是在1983年至1990年之间。”

    我和弘一先来到那座仅存一座房子的村庄,屋门上挂着一把铁锁,但没锁着,有两条半大狗冲我们嚷嚷着,显得很负责任。房子西侧有一排羊圈,是用原来的旧房基改建而成。房主人背着筐远远地向我们走来,原来是遵化的老徐,现在这里帮着老关看山场,在这里己干了九年,有时他也住在山下黑水湾村的北头。刚才他正在山上放羊,听到狗叫才下来,当我提起前年来过这里时,老徐说想起来了,老关送你好多栗子就是从我山下那棚子里拿的。
    老徐听说我们要在这里吃饭,马上抱柴禾点燃了柴灶,不一会儿,一锅热气腾腾的方便面煮好了。吃完饭己是下午三点,抓紧时间向北上山,临走前我们与老徐拍了合影,感谢老徐为我们做饭,并让他代问关宗林好。

    我们沿着一条骡子道上山,这里在前年我和夫人己来过,山道是以前运砂金土走出来的,有的地方己走成很深的沟。东侧有一座小山包,上面有一座石墩台,在长城的东侧,不与长城相连接。点点8848与九月上去打点,测得这里的海拨高度是535米。西侧山梁上有一道南北走向的石墙,由于多年没人上去,现早己掩埋在荒草密林之中。继续向北,偏坡道向西拐了一下,又走在了长城上,南边的石墙是断断续续的,自然损坏严重,向北下了一个坡后又开始上山,沿长城我们登上了将军关西侧的金山,又走过两座墩台,最北侧的墩台海拨为728米,建在一座山崖顶上,长城顶到这里便结束了。
    北望金山主峰,在夕阳的映照中呈现出澄红色,老阳儿己贴到西边山顶上。己是下午五时,这个季节天黑得早,抓紧时间快速下山,弘一甩着他的两条大长腿走在最前面,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公路边,天己完全黑下来,搭上一辆回靠山集的小公共汽车,在靠山集又找了一辆小面,627分赶到平谷汽车站,回东直门的918路末班车是630分发车,又是一次即紧张又尽善尽美的考察活动。
    通过我们实地考察,这一段长城全部为山石干垒而成,城墙上的垛墙己全部塌毁,有的地段还保存着部分残损的垛墙,现只剩五六十公分高,个别地段还保存有一米多。发现有两个山石垒筑的登城门洞,方形,现保存完好。没有发现空心敌楼,全都是石筑墩台,台子的顶上散落有瓦片,看来当时台子上建有铺房或望亭一类的建筑,有的墩台顶上还能看到房屋的基础遗迹。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