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峪口至大岭寨长城考察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洪峪口考察


    2005331日,我和柏涛兄于早晨630分准时从北京站出发,两个小时后在唐山新火车站与小虎顺利会合,三人又经过多次换车走迁安县、五重安、又一次来到上次我和小虎走白羊峪至洪峪口下山的马井子村,再次开始了继续向西的长城考察活动。

    登上长城时己是中午时分,在上回下山的地方休息吃午饭,小虎说此地叫四十二口,地图上有标记,就连当地村民都知道这个四十二口。后来我们根据地形分析此地点最低,应该就是洪峪口,《永平府志》称此口为擦崖子辖下的一处小口,并不是较大的关口。为了便于记录,我们仍然顺延了上次走白羊峪过来时记的敌楼数,还以神威楼为1号楼,我们今天从第32座楼记起。

    从第32座楼开始再向西,就是被维修过的城墙,又宽又平的水泥石块砌成的马道又宽又平,足有五六米宽。虽然很好走,但因两侧山很高,走在上面总感觉不舒服,没有安全感,其主要原因是长城上没有垛墙和女儿墙,上下坡时也没有台阶。这里的政府为了开发旅游,未经文物部门批准也没有经长城专家指导,就把长城修成了如此模样,洪峪口长城也因此在全国出了名。

    又翻过两座己塌毁的敌楼,我在前面边走边向两边山坡观察,在城墙内侧的山坡上躺着两块残碑。近前观看,是一块鼎建碑,此碑己碎成四块,现存下面两块,还能拚接到一起。上面的另外两块己不知去向。根据现存的两块拚接起来后,测得原碑尺寸应为高95cm,宽64cm,厚十余公分。竖版排列十二行字,碑的年号己无存,但碑文上第一位官员的名字记录的是潍县刘应节,另外还有肤施杨兆等官员的名字,由此可以断定此碑应为明万历年间的一块鼎建碑。我们为此碑拍照记录并制作了拓片,小虎说此碑最重要之处就是碑的右侧花纹处有“癸字六十二号”字样,因为在此之前我和小虎曾在白羊峪发现过“壬字四十四号”的碑刻,那么有没有甲乙丙丁…的排列这一说,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和考证。

    干完活天己快黑,山沟里有一农家小院,来到近前却听不见鸡鸣狗咬,再一看院门上着锁。实指望今晚在人家借宿一夜,省去扎营支帐蓬的麻烦,还能省一些水和燃料,谁知主人根本就不在,我们只好在小院门口的平地上扎营过夜。

    第二天早晨五点多起帐,收拾好以后沿着旅游公路上山,公路把长城穿了一个大豁口,大约有十多米宽,使长城遭到严重的破坏。不到半个小时,我们来到山顶,两年前的春节期间我和成大林老师、还有柏涛兄冀东长城考察,调查长城现状和保存状况时曾到过这里,只是两年的时间,那新修的长城己从顶部被雨水冲裂,有两处己塌了下去,足有二十多米长。我和小虎沿着长城向大将军帽顶东侧山上走去,在我们自编的37号敌楼处看到长城向西南方向顶到大将军帽山顶,这一段长城全部被旅游开发违章维修过,长城有近一千多米被严重人为破坏,从洪峪口村修上山的那条旅游公路,路面现也被雨水冲得全是大沟,山体的自然植被也遭受到破坏,真是巨大的劳民伤财。

    走出洪峪口段长城,沿长城一路下山,见城墙外侧有母女俩在烧荒种田,上前打听得知她们是青龙县凉水河乡青河沿村的,这个地方也叫横山沟,女孩今年21岁,叫腾彩春,头一回跟着妈妈下地干活。我们顺着长城继续向山下走,下到沟底便是横山沟,小山村很安静,背风向阳的墙根下有几个老大娘在闲聊天。村子里的年青人全都进城打工挣钱去了,留在村中的全是老弱儿童和上学的学生。在村中,我向一位老大姐要了一盒火柴,我担心身上带的打火机失灵会影响晚上的开伙。我们又问了一些关于这里长城的情况,据村里的老人讲,原来村南的山口处有一座很大的城门洞,还有城墙和城楼,现在己无迹可寻,只剩下两边山上延伸下来的石墙,也己残破不堪。这是我们从洪峪口向西出发后发现的第一个长城关口,也许是这座关口太小,连资料中都查不到有关这里的记录。我们只好自己给这里起个名字,叫“横山沟口”。

    稍事休息,做好记录,出村向西又开始登山。长城在半山腰顶到一处山崖下,再向上是一段山险,越过山险长城又出现在山顶,沿山梁长城向北走了大约三百多米,之后又向西拐,这一段山上共有九座敌楼,全部塌毁只剩下基座,城墙是砖包石墙,但绝大部分砖墙都被拆毁,裸露着里面的石墙,长城人为破坏较严重。从这里开始,北侧的山梁上出现了一道老边,山石干垒,与南边的长城平行并进。

    沿着长城向西走,又开始下坡,远远地看到山沟中的村落,小虎拿出了地图,根据我们走过的距离再看地图上的位置,山下的村子应该就是擦崖子村。此时己是中午时分,我们在一处背风朝阳的城墙根下吃了午饭,休息片刻后继续下山,进村后一打听,果然是擦崖子村,又打听村中是否还保存有两块长城碑刻,有位村民告诉我们说好象是保存在大队部,也就是村委会,村中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沙石土路,沿大路南行约一华里找到村委会,这里原来是一座小庙,南侧的庙门和前院的两棵古柏应该是以前的遗物。村委会的会计王奎山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带着我们看了村委会院中保存的两块石碑。

    一块碑是两面文字,一面是明嘉靖四十年,奉圣命在擦崖子关等处查验屯地顷亩数目、及征收粮税数目的内容。碑文当中说到擦崖子关所属的城子岭关、洪峪口关、新开岭关、五重安关、白羊谷关、白道子关、五重安营这些地方的屯田亩数及应纳粮的数量。立碑时间为明嘉靖四十一年十月,碑的另一面为明天启丙寅岁端阳之日所立,碑文内容是从嘉靖到天启年间,在擦崖子关当过官的二十五名官员的名字和到任离任时间。石碑的下部己缺损了大约35cm,碑文己不全,现尺寸为高83cm、宽57cm、厚10cm。另一块石碑是清雍正四年所立,其内容是说一位当年在这里当官的马公,为官清廉,受到当地人民的爱戴,立此碑以纪念他的政绩。村南卫生室前面还有一块清光绪十四年的碑,碑头上有蟠龙花纹,其内容是重修庙宇的碑记,现己断为三块。我们把那块明嘉靖年的碑做了拓片,其它碑只做了拍照和记录。

    擦崖子关在当地人们都称擦(nie读第二声)子,《永平府志》中记载此处为:“擦崖子关,(一作擦牙子)在迁安县西北七十里,山势自西北陡落,城缘山而下为老边,又南百步为正关,门洞厚七丈有奇,半甃以石,凭城为守,即扼其吭,东北诸峰稍卑,韮菜山障之于外,巉岩突兀,如猛士环甲噩立,睥睨无前。关内半里为擦崖子城,城四周弯曲环绕五山之颠于四正门外,”辟水门四,南北濬沟,横石梁以泻山水,内小口三,一新开岭,在东南十五里,一洪峪口,为边城水口,在东五里,一五重安口,今废。南至五重安营二十里,关西至城子岭关十二里,……”现如今的擦崖子城只剩下城墙基础,原先的城门和水门等建筑早己不见了踪影。

    下午2时多,我们谢过王奎山,离开擦崖子村,匆匆又向西上山,村西山坡上的长城和敌楼损坏很严重,城墙只剩夯土墙芯,敌楼只存台基石座。大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登上擦崖子口西侧的最高峰,此山名叫了望山,是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峰。站在主峰上四面了望,视野极为开阔,因此,不难想象它为什么称了望山了。

    望山主峰上现保存着一座完好的空心敌楼,此楼东西北三面均为两眼,南面有一入口,站在此处向西了望,近处再也没有一座完好的敌楼了,虽然还有三个多小时的行走时间,但也只能宿营在了望山主峰上了。

    四月二日早晨五点多,大家起帐,收拾停当,又开始了一天的狂奔。今天的能见度较差,山上雾气蒙蒙,我们一口气翻过四座敌楼遗址和三座石墩台,始终沿着山梁和山险墙西进,长城全部是山石干垒而成,高山上的城墙筑的非常简单。又向西走了一段,两边山势如刀削斧劈,极险,此时我们沿山又开始下坡,远远地望到山沟里城子岭关的那条河,河流自北往南,在长城关口处向西拐了一个直角弯,穿过长城关口后又拐向南,向城子岭村方向流去。长城在此处为了过河,也变成了南北走向,《永平府志》中记录此条河叫清河,城子岭关现己荡然无存,看不见仼何遗迹,只有两边山上下来的长城,还有南北高山夹峙下的河流懒散地向南流淌着。

    《永平府志》书中在描述这里的山势景色与河流的走向时也与我们看到的完全一样:“城子岭关在迁安县西北七十里,岭去关二里许,城己颓废,过城北行东折至关,北有大山如鸟垂翼,南一山壁立千仞,中阔百余步,关城己圮于水,其水亦名清河,视大岭寨势缓而宽深过之,发源于口外之槽儿砐,西北至大岭寨八里。”由书中记载得知那时的关城就己圮于水,难怪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而我们也正是从南面那座“壁立万仞”的山上下来的,下山后我们穿过一片采石矿区,沿河北行,在一农户家打听得知此村名叫杏树岭,属青龙县辖。在河边我们痛快地洗了洗两天没洗过的手和脸,又到村中小卖部买了十瓶矿泉水和一瓶准备做饭用的白酒,因为做饭用的酒精昨天己用完。

    补充给养完毕,背包变沉,向西又开始登山,也就是《永志府志》书中所说的那座“如鸟垂翼”的大山。时间己近正午,骄阳似火,负重上山,满头大汗。我用刚才在河边洗脸的湿毛巾将头裹上,这样防晒又吸汗,感觉凉爽了许多,只是形象不太好看。小虎说我象狼外婆,不一会儿又改称“庐外婆,”此形象后来让小虎发到了小站论坛上,又让老狄改叫偷地雷的。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第59号敌楼,此楼虽然顶己塌落,但从外面看仍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敌楼,连顶层的垛口都保存的很完好。进到敌楼里,我们准备埋锅造饭,但因新买的白酒度数低,根本就点不着,没办法,只能吃冷食了,连当天的晚餐也要无烟进行了。

    吃完午饭,收拾好垃圾,继续沿长城向西北方向进发。柏涛兄怕体力跟不上影响行进速度,总是提前先走或是走偏坡道绕行高山头。又连续翻过五座敌楼,爬过一道大梁后,在快下到山沟里的一座塌了顶的敌楼里,柏涛兄发现了两处文字砖,小虎急急忙忙拿出拓片工具就开始干活,着急的原因是怕天黑之前上不到沟对面的山。由于有一个字模糊不清,看不出是“立兵造”还是“主兵造”。柏涛兄分析说有可能是“主兵造”,因为我们与成老师一起冀东考察时在青山关发现过有关主兵、客兵的施工碑记。为了找一块更清楚的文字砖,我和小虎又在周围的墙上找了一遍,在敌楼的西墙内侧又发现了一块清楚的,小虎用相机变焦拉过来才看出来的确是“主兵造”,我扒着墙缝想过去到近前再看一眼,没呈想墙缝己遭朽,根本就扒不住,一下把我从三米高的墙上摔了下去,幸亏底下没有石头,土坡也较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掉下去后索性我又转到南墙看了一眼,竟然发现了两块极清晰的文字砖,这回彻底看清楚了,“万历十五年春主兵造”。看来小虎刚才是瞎着急了,还不如直接拓这两块多好,没办法又重新拿出工具拓了这两块砖。

    大约五时多,我们下到沟底,沿山沟南北走向有一条沙石公路,路边有一条季节河,山沟很窄,也就有十余米宽,两边山势极陡。沿着山往北走,无意中小虎看到在山沟东侧崖壁上有一块摩崖石刻,上刻“天限华夷”四个楷书大字,每个字不足一米见方,字左侧竖排还有“都门周文炳题”一排小字。从摩崖石刻北行不足一华里就是长城关口,此关口很小,以至在历史资料中查不到有关它的记载。此关口位于城子岭关与大岭寨关口之间的一条小深山沟中,关口外山沟西侧有一个小山村,由于我们路过这里时天己快黑,在山路上没有碰到仼何人和车辆,后来回家后查河北省地图看到这个位置应该叫头道岭,属宽城县管辖。

    此时天已快黑,抓紧时间又向西上山,老阳己贴到西山顶,一回头看到刚才我们走过的长城,被一片金色的晚霞罩住,我们拍下了这美好的一刻。太阳落山了,群山转眼之间又变成暗灰色,三个人的体力都己消耗到了极限,爬到多半山腰时,天己黑下来,在一座完整的敌楼内摸着黑扎好了营。小虎说他饿得实在走不动了,不然决不甘心,非要上到山顶那座敌楼去宿营不可。

    当晚由于没有了燃料,己不能再煮热汤面,把包里所有的食物凑在一起,有什么吃什么吧。没了热汤面,也只好拿白酒来暖肚子了,酒后话多,聊兴越来越浓,也不觉得累了,此时小虎又发现一只大老鼠钻进了敌楼内的一个墙洞里,我俩又开始堵洞烟熏火燎的抓老鼠,一直闹腾到半夜,此刻柏涛兄早己钻帐进入了梦乡,他实在太累了,年龄不饶人呀。

    第二天清晨,阳光灿烂,三人上到敌楼顶上又照日出又拍dv、拍合影,好一顿开心。春天的晨光很温柔地洒在我们身上,山峦呈现出一片桔红色,大家唱着山歌又开始向西面的山顶进发了。昨日的疲劳随着美丽的山景和歌声被一扫而光,此起彼伏的山鸡鸣叫声好象是在与我们对歌,惊起的野兔在陡立的大山坡上向下飞速狂奔,看着它那姣健的身姿,我在想,这小家伙在这么陡的山坡上跑这么快,而且还是向下冲,也不怕从山坡上滚下去,那么密集的酸枣棵子和荆棘也挂不住它,是大自然赋予了它如此深的功夫,要不然它如何在这大山里生存呀。

    山顶上有两座保存完好的敌楼,一南一北,相隔很近,大约有不足二百米的距离,进楼的出入门洞离地很高。小虎说根据地图上的位置和我们这两天走出的距离,那块“名垂千古”碑很可能就在这两座敌楼里面。果然不出所料,当我托着小虎爬进北面那座敌楼时,小虎从门洞里伸出头来向我俩激动地大声喊起来,终于发现并找到了这块“名垂千古”碑。 “跨过洪峪口、翻过了望山、到大岭寨拓名垂千古碑”是这次小虎出来要实现的愿望,现在看到愿望实现了,三人心里非常兴奋,顿时觉得浑身又不累了。抓紧时间制作拓片,手忙脚乱中我碰倒了墨汁瓶,墨汁洒到宣纸上,有四五张整宣纸被泼墨而不能用了,实在是很大的一个损失。柏涛兄为此过程拍了dv,并做了祥细的笔记。

    此碑尺寸为长四尺、宽二尺、厚20cm。碑头为圆形,己被人从敌楼内的墙上撬了下来,平躺在敌楼内,石碑的边己被撬成犬牙状,边缘的花纹部分受损,碑头上方刻着“名垂千古”四个篆书大字,双钩刻法,下面是竖排的揩书小字,共计330个字,只有一个字损坏,其它字均保存完好,碑面平整光滑,字口清晰,字体书法清秀,碑文的主要内容是朝廷官员来此视察及官员的姓名,碑文中第一个官员的官职和姓名是:“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兼理粮饷都察院右都御史兵部尚书曲周王一鹗。”刻碑时间是明万历十五年丁亥春防,此碑文是不可多得的研究长城历史的资料。

    拓完碑文,做好记录,我们继续上路,长城沿山梁又转向西,此时山势开始一路下坡,又过了四座敌楼,向西山脚下望去,远远地看到一村落,那里应该就是大岭寨村了。再向下走,石墙开始变成了砖墙,墙体很厚,有五六米宽,但损坏很严重。长城两侧的城砖都己堆成了堆,其中也有不少整砖。在长城内侧的墙上我们又发现了印有“左二”字样的文字砖,有印在砖脊上的,但也有印在砖面上的。在第77号敌楼内我们吃了下山之前的最后一顿午饭,至此三人包里的水和食品己全部消耗完。

    下午一时多,我们下到沟底的公路上,可能是开矿的缘故,路上的白色干土面能没脚脖子,大矿山车一过我们被白烟笼罩就谁也看不见谁了,公路北侧山坡上立着一块石碑,正面刻着“大岭寨口”四个大字,背面是介绍此关口的一段碑文:“大岭寨口,明长城要冲,……”此碑是由迁西县人民政府于200311月所立。

    长城在大岭寨口变成了南北走向,大岭寨关口两侧的山又高又陡,极其险要。《永平府志》书中描写这里的山势是:“南北山复矗矗、上侵云汉、下窥关门、正挡涧曲、清河经关下,奔流入壑作怒吼声,转啮东山之足,南流十八里,与城子岭之清河合,山径蜿蜒、仅可通马……。”我们在关口处路边搭乘了一辆拉废品的三马子出山口,一路南下,走了大约有五六里地,来到一个叫龙辛庄的地方见到了去迁西县城的小公共汽车,至此我们顺利完成了这次穿越考察活动。

    在这次考察过程中,我们共走过了47座敌楼,保存完好的敌楼只有9座,每座敌楼的现状我们都逐一做了记录,并画了一张祥细的长城走向图。在洪峪口发现残碑一块,擦崖子村大队部(村委会)存较完整的碑两块,大岭寨东山顶第71号敌楼内“名垂千古”完整的碑一块,在头道岭山沟里东侧崖壁上发现“天限华夷”摩崖石刻一处,头道岭东山上发现文字砖楼一座,大岭寨东山上发现文字砖‘左二’,收获巨大。

    穿越过程中,小虎始终保持着一往无前、二切三挑、四攀五上、首先登顶的领头精神,在高山险崖面前从不畏惧。柏涛兄己年过57岁,人累精神不累,一路上我和小虎多次要替他背包,他坚持不让,路上还为我俩鼓劲,保持着他那革命老军人的风格。特别是柏涛兄为这次活动拍下了dv,给这次考察活动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摄像资料。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