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古道考察记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狐古道


2005102日,我们一家同成老师老两口一行五人利用国庆节长假,对涞源到蔚县的飞狐古陉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活动。这条古道曾经是著名的古太行八陉之一,巍巍太行山从我国的中原地区自西南向东北方向绵延而上,纵贯山西、河北及河南北部,处于中国地形第二级台阶和第三级台阶边缘,直达黄河之滨,以其巍峨之姿形成了华北平原西部的天然屏障。在地壳板块间巨大力量的互相推顶挤压下,太行山脉产生了强烈的褶皱和断裂,加上水流的冲刷切割,横向形成了大大小小被称为的峡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太行八陉。人们习惯从南往北按顺序数。它们是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陉、飞狐陉、(也称望都陉)蒲阴陉和军都陉。今天人们已能在太行山脉上开辟出无数通道,而在古代工程技术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太行八陉就成为当时人们穿越太行山脉的主要途径了。我们这次出行的主要仼务就是探访一下其中的飞狐陉。飞狐古道之得名,据说是因其道路奇险,仅飞狐可渡,也有专家学者认为飞狐是少数民族地名的音译而演变成今名。还有传说是谷内有一狐精修炼成仙,腾飞而去,故名飞狐陉。
    2
日早晨,我们赶上“白龙马”从京石高速出京,高碑店下道走涞水、易县,过十八盘翻上紫荆关,西北行先拐到乌龙沟堡,顺便在这里先找一块二十多年前成老师在这里发现的一块长城碑。经向村民打听,听说此碑己被县文物部门搬走保护起来了。听说我们是来找碑,村民们告诉我还有碑,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又意外地发现了三块残碑,其中有一块碑上刻有一个人名叫王士翹,碑上的字迹己不是很清楚了,成老师说此人是《西关志》一书的作者。我们拍照记录并制作了拓片,当晚六点多赶到涞源县城住宿。
    第二天早晨,想先顺便再看看距马河源头和阁院寺大殿,实指望先前来过这里的夫人为大家指路,她说虽然来过,但当时没记路怎么走,还得现打听。夫人做要买瓜子杏仁状,向一位卖干果的套出路线,告诉人家明天再买你的瓜子和杏仁,转身就走。好在县城不大,往北一眼看到矗立在距马河源的那座文兴塔,原来就在我们昨晚住宿的马路对面,这里现在已是一座小公园,河源的北面是一座供奉泰山神的道教庙,现己重新修过,庙很小,只有一进院落。院子的东南角便是那座文兴塔,也己重修,记得夫人两年前拍的那张照片塔还没被修过。
    看完距马河源头,驱车西行,来到位于城西北侧的阁院寺,庙里的大殿据说是辽代的原装货,那精美绝伦的木斗拱和门窗上的木格子装饰,对于现在的木匠来说应该是空前绝后的手工艺术。大殿内现己没了佛像,一块巨大的布挂在大殿中央,上面又彩绘了一幅高大的菩萨像临时立在殿里。四周围有精美的贴金壁画,在很早己前就用灰抹盖着,据说是为了保护壁画不再受到损坏,文物部门特意不让再把灰揭开。后面院子里还有一座建于明代的藏经楼,与前面的大殿相比,显得寒酸了许多。庙的西墙就是原来涞源县城的西城墙,山石砌筑,现在还保存着大约三四十米长。前院的东南角挂着一口飞狐大钟,上面铸满了经文,是明代的遗物。
    看完阁院寺,开车出县城向正北,开始踏上了探寻飞狐古道的征程。出县城往北经过金家井、留家庄、再到团圆村,差不多隔五公里就是一个村庄。在团圆村,我们看到村里的农民正在场上打谷子,我们也装模作样地拍了几张劳动照,打谷子用的农具我们怎么也用不好,看来还要经过一番实践和专门练习才行。村民告诉我,再向前两公里就是沙石土路了。
    上路继续北进,山谷越来越窄,并且逐渐呈上坡趋势,向前又走了约三四公里的路程,公路便从山沟的左侧向西北方向抬升,右侧山沟里又有一座村庄,从地图上看其位置应该是伊家铺。如果从伊家铺沿山沟东北行,应该为飞狐古陉的老道,从半山腰观察那里沟深路窄,山坡陡峭,即便是现在也应是只能走骡马和步行向上,登上山梁就是飞狐古道的最高点黑山堡。这里也就是涞源盆地与壶流河河谷的分水岭。
    翻过黑石岭沿北坡向东北方向大山,走三华里就是蔚县界的大宁村,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这次不能留下来专门考察这段路了,开车向西沿沙石公路翻梁子时,在半山腰还看到山沟的东侧山坡上有古城墙遗迹,用相机长变焦拉过来,能看出为大块山石砌筑,人工痕迹明显。由于时间关系也不能再下去到近前去看了。为我们这次考察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遗憾,在翻越黑石岭的路上,由于“白龙马”的后背箱门没关好,夫人的登山包丢失,好在损失不大,只丢了两件衣服和两个充电器,也算是又一个遗憾吧。
    翻过分水岭,路又开始变成柏油路面,一路下坡东北行,不一会儿变来到了蔚县界的岔道村,从这里向东南我们又往回返,走大宁村奔黑山堡。路面极难走,全是鹅卵石路面,刚走了大约两公里便看到路两边有一排排的工棚和拉土的大卡车、挖土机、推土机、轧路机等,路边立着施工的大牌子,停车一看,是张家口至石家庄的高速公路要从这里通过,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
    继续向南,一路缓上坡,又走了约四五公里,见一村落,下车打探,得知此村就是大宁。再向右拐上山三华里就是黑山堡,问村民汽车是否能开上去?村民看了看我的“白龙马”说:你这种车能开上去。于是驱车继续向上,沙石土路越走越窄,坡也变得越陡,这三华里的路现在之所以还能凑合着走车,主要是因为每天要用拖拉机从大宁村给黑山堡村的十几户村民送水,才得以保存下来,要不然恐怕也早变成放羊路了。
    这里海拨
1600余米,山风极凉,吹的脸生疼。站在梁头上可以看出北侧山势较平缓,汽车能够开上来,而南侧是一条急速下降的大深沟,沟东侧就是原来的古道,偏坡而上,路面上还铺着古时的块石。我们来到这里时,正有一大群羊从山沟里沿着古道向上蠕动着,此景被郭嵩玮用相机拍了下来。黑山堡村现还有十几户人家,原来还有井水和靠下雨往水坑里存水,现在只能是每天从大宁村用拖拉机往这里拉水了。古城堡现还保存着东西北三面城墙,山石砌筑,最高处现还有个五六米高。
    看完黑山堡,我们原路返回,从岔道村开始向北,便进入北路著名的飞狐峡谷。这段路有二十多公里长,出峡谷再北行约十公里就是蔚州县城的南关。这段峡谷也是古道中最壮观、最漂亮的一段路,两边悬崖壁立,中通一陉,如行走在一线天里的感觉。两边的峭壁都是直上直下,足有一二百米高,峡谷的宽度也只有五十多米宽,最窄处仅有二十余米宽,最奇特的两处自然景观是传说中的杨六郎射的箭眼和一柱香。这段路现己是柏油路面,路虽窄但车少,路况好,往北一路下坡,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出了山口。由于张石高速公路正在施工,这段路中现在到处是施工工地,将来高速路建成通车后,不知会对这里的环境和自然景观造成多大的破坏和影响?看来此问题只有专家来评估了。
    这条峡谷我和成老师在
2002年曾经走过一次,只是从北口到岔道,并没有穿越过。当年见到的那两位放羊的“飞狐大侠”如今也不见了踪影,这次看到他俩住的那间房子还在。出北口一路直奔蔚县南关,在周广的剪纸厂又挑选了几张漂亮的剪纸后,沿国道西行先去参观了暖泉镇,返回县城时己是下午六时多了,当晚住宿在县政府宾馆。
    第二天早晨,我们先看了县城里的鼓楼、南安寺塔、玉皇阁后,从鼓楼大街出东关。正赶上早市,马路两边摆满了菜摊,车走不动,看着那菜摊上的蔬菜又大又新鲜,我们干脆把车停下也去买菜,这里不论是什么样的蔬菜,都比北京的大一号。想起昨晚上吃饭时点了一个肉沫菠菜吃着口感很好,一点都不涩,我们先买了两大捆菠菜。又挑了几个大绿萝卜,还有芥菜、苤蓝。后背箱里堆了一大堆的菜,成老师说这里的韮菜也特别好吃,连《水经注》里都有记载,那可是久负盛名。因为我不爱吃韮菜,不管老师在后面夸那韮菜如何好,韮菜摊我连看也不看。
    逛完了菜市开车出了蔚州城东行,过了西合营收费站上了回京的大路,新修的马路非常好走,一路飞奔。可这好景不长,没走多远就看到路上堵满了拉煤的大货车,把公路堵了个结实。拐向北边的老路,没走多远又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煤车。堵了半个多小时后,仍不见动静,大车司机们仨一群俩一伙的在凉快地儿玩起了扑克牌。我们着急赶路不能再等,下道走庄稼地或河滩,只要车能过得去就往前蹭。七拐八拐地终于冲出了大车的重重包围,沿着老道又走了一段,过了倒拉咀又返回到大道上,一路顺利到达官厅。此时己是下午一点多,在水库大坝边上,我们吃了一顿鲜鱼宴,之后沿着水库南岸东进,来到大古城遗址。
    今年官厅水库的水位很低,古城的遗址有一半己露出了地面,我们拣了几块品相好的绳纹瓦片和罐子的口沿。在靠近水边处,我还拾到一把两头有刃的石斧。回京后不久我在报上看到一条报道,说是官厅水库的蓄水量今年达到了历史最低点。水库的蓄水量仅为
1.24亿立方米,去年水库的来水量7600亿立方米,今年只有4300亿立方米,由此看来上游地区的干旱是主要原因。看完大古城,我们取道东花园、横岭、镇边城,走昌平高崖口返京,完成了这次考察活动。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