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虎一起穿越五台顶到大角峪长城

 

您的位置主页长城情结长城笔记五台顶到大角峪


2009113日早晨八点,我开上我的白龙马准时到达了北京站,830分,接上小虎走东四环上京承高速直奔密云。其间,点八打来电话,并约好在司马台出口会和。
    上午
1045分,我和小虎,点八和林黛两车四人准时在司马台出口会和,我们一路走新城子曹家路,中午12点到达了解文满的烟雨山庄。10月底山庄已经关门停业,事先给谢文满打了电话,留守的一位做饭的接待了我们,简单的给我们做了中午饭。
    吃完午饭,我们开始了第一天的热身活动,看了西山上的养马城和雾灵山北麓的一段长城关口,还有两座残敌台。当晚五点下山后点八和林黛开车返回京城,我和小虎与留守的两口子一起吃了晚饭后,就在饭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早晨,我们
6点准时出发,轻车熟路走程家沟, 8点我们到达挡马洞,我让小虎放下大包,轻装向东上山先拿下东段的长城和三座残敌楼,我因为已经去过那边,就在原地等候小虎,一直到中午12点,小虎才从东边返回,简单的吃了午饭,收拾好背包,我们又向西进发。山上的树叶已经掉光,山间的小路也显露了出来,我们顺利到达了巫女楼,看看时间还富裕,我们各自画了一幅巫女楼的速写画。过了巫女楼我们继续向庐狄楼前进,这是一座三眼敌楼,从外面看感觉还是完整的,进到楼子里面才发现已经是快被楼顶上的松树根顶塌了,敌楼的西北角已经塌了一个大洞,楼子的中间也已经裂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券顶上的砖都浮挂着,随时都会有掉下来危险。
    庐狄楼和巫女楼是今年
8月我和老狄来这里时给起的名字,看完这两座敌楼我和小虎沿着石墙继续向西,又过了一座只剩底座的敌楼遗址,来到一段石墙的低凹处,上次和老狄来时就是从这里向南下的山,沟底就是大树洼村。这次和小虎带着装备,当然是继续西进了。
    我们沿着残破的石墙开始向上攀登,又过了一个只剩底座的敌楼遗址,继续向上,攀上了一座高山头,这里有一座塌了多半边的敌楼,只有南墙和西墙保存着,南墙有三个箭窗眼,墙顶上还保存着一个吐水嘴,向南长长的伸着。西墙还存有两个箭窗眼,西南角还保存着一部分券顶。过了这座敌楼,山势呈下坡趋势,山坳的最低处又有一座敌楼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这一段的山势呈东西走向,山梁顶上还算是好走,山的南面全是悬崖绝壁,南面的沟也极深,北面虽然有坡,也是极陡。眼前的景色很漂亮,我想画一幅速写,小虎急着赶路喊着说拉倒吧,我就没有再好意思掏那速写本。这座敌楼已经塌了顶,四面墙保存的还算完好,东面还保存着四个箭窗眼,西面保存着三个箭窗,最南面那个箭窗已经塌掉了。
    继续西进,又开始上坡,已经是下午
4点多,老阳偏到了西山顶上,山上的颜色开始变红。回望那一座座敌楼和高耸的崖壁都呈现出一片金碧辉煌的景象,我们手里的相机在不停的拍照,眼前的美景使我们忘记了一天的疲劳,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下午5点,夕阳贴到了山头上,金碧辉煌的景色一转眼就变成了灰暗的颜色,此时我提醒着小虎,抓紧时间赶路,以防天黑下来就不好走了。感觉西边不远就有一座完好的敌楼,看来我们今晚就要睡在那里了。沿着一条极陡的偏坡道向西摸,我走在前面,一边用登山杖不停地劈开挡路的柴禾林一边不停的喊着小虎跟上来。
    眼看着就要到敌楼跟前了,我的眼前突然出现出现了一条深沟,脚下的路也断了,天也眼看着就要黑下来。与小虎合计了一下,退是肯定退不回去了,先想办法下到沟底再说。我先转到了山的阴坡一面,看到坡度较缓,就是雪太厚了点,不容多想,我们迅速的顺着雪坡滑了下去。回头一看,刚才还在脚下的断崖一转眼就在我们的头顶上了。我们顺利的绕过了断崖,又开始向对面山顶上的敌楼冲击。坡上的雪很厚,大大的影响了我们前进的速度,我的鞋是防水的还好一些,小虎的鞋不但不防水,有一只还被挂了个洞,已经灌满了雪水。

    5
45分,我们终于来到了敌楼脚下,我让小虎先爬进敌楼,把我们的包又都拉了进去,我趁着天还没有黑透,又在附近的山坡上找了一捆干柴,也让小虎拉了进去,今晚的做饭和取暖就全靠这一捆柴禾了。一切准备停当后,小虎开始在十字中心室支起了我们的睡帐,这里今天晚上将成为我们的卧室。我在东北角盘灶支锅,拿出我备好的鲜香菇,油菜,醋和方便面,开始煮蘑菇面。
    
晚宴开始了,我们吃着热热的蘑菇面,喝着北京牛二,箭窗眼的外面是我们曾经翻越过来的大山,一层一层的,黑黑的,呈现出剪影状。吃饱喝足了后我们又烤着火聊着天,又把我们的鞋和袜子烤干,明天我们走山路就全靠它们和我们的双脚了。晚上8点多,我们钻睡帐睡觉,很久没有在野外宿营了,今天又睡在了高山敌楼里,又赶上如此好的天气,感谢老天爷助我们这次穿越成功,明天我们又将迎来一个美好的日出。
    5
日的早晨5点,天还没有亮,我一觉醒来,再也睡不着了。我闭着眼回忆着昨天我们跋山险登敌楼,钻林子踏积雪,还有昨天傍晚那金碧辉煌的落日,又都一幕一幕的重现在我的眼前。这一幕一幕的情景使我不知不觉的想出了一首诗:“踏雪登楼极目望,燕山连绵接太行。沟谷纵横不见底,夕阳照壁现辉煌。”我推醒了小虎,说是想起了一首诗,要念给他听。小虎睡的正香懒得听,说是等天亮后再听我念,我怕忘了,就赶紧用手机打了下来,这首诗才保留了下来,后来我又把这首诗写在了我的速写本上。
    早晨
6点多,小虎上楼顶去拍日出,在我们的西面还有四座敌楼,今天要争取用半天时间拿下,计划是下午下山和人书记会和。此时我埋锅造饭,还是煮蘑菇面,吃完早饭才发现,我们的水不多了,每人就剩下了半瓶水。收拾好背包,早晨9点多又开始向西推进,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西面的第一座敌楼,这是一座扁楼子,东西两面是四个箭窗眼,北面是三个箭窗眼,南面是两眼一门,楼子现在保存完好。原计划是打算宿营在这座敌楼的,但后来时间不够用了,没有来得及走到这里。从这里回望我们宿营过的敌楼,是一座三眼楼,西面和南面各开一门,楼子不是方的,因为山顶的面积有限,南墙和北墙都是斜的,随山形而建。东墙上有四个大坑,看着像是炮打的,又不敢肯定。
    从这里山势又呈西南走向,我们一直沿着山梁走,有较平缓的山梁上现在还保存有石墙,有的地方还有四米左右高。这一段山梁有许多地方都是怪石嶙峋的石砬子,我们一会左边一会右边的来回绕着,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攀爬,在一处平缓的山头上又有一座保存完好的三眼楼。过了这座三眼楼,山势开始走高,前面的高山头上有一座已经塌了顶的敌楼,看样子以前应该也是一座三眼楼,我们接近他时已经是中午
12点了。
    这时我们已经把今天仅有的那半瓶水都喝光了,小虎开始喊口渴,还埋怨我今天早晨煮面时把水放多了,我说怎么不都是喝到你的肚子里了嘛,我也没有把水浪费了。山的背阴处有积雪,我抓了一把试着尝了一口,有点像冰淇淋,就是没有甜味,我让小虎也尝了一口,他也说感觉不错,我说咱们再坚持一把,眼前就剩下一座敌楼了,拿下之后就可以下山和人书记会和了,此时人书记也打来了电话,说是他已经到了密云县城,正在往大角峪赶来。
    下午
1点,我们终于拿下了今天的最后一座敌楼,这也是大角峪东山上最高的一座敌楼。这是一座三眼敌楼,开南门,楼子的北半部已经塌毁。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山下的村子和公路,向西看就是大角峪的西山,山顶那两座完好的楼子清晰可见。
    这时人书记打来电话,说他已经来到山下,在涝洼村信用社旁的一个农家院里叫好了一桌菜,正在等我们下山会和。下午
1点半,我们开始下山,山坡很陡又都是雪,我们干脆就坐在山坡上向下滑行,这样干即安全又提高了下山的速度。可是没有多一会我就赶紧站起来了,屁股被雪冰的生疼,裤裆里的宝贝也被冰麻了。又向下走了一段,山坡不那么陡了,雪也没有了,我们加速前进,出山口就是涝洼村,下午3点,我们与前来接应的人书记会和了。至此,小虎队由五台顶到大角峪的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第二次战役交接给人书记负责指挥,明日即将从大角峪两侧展开。
    会和后我们在涝洼村的农家院吃了一顿大碗面,当天晚上人书记和小虎驻扎在曹家路高启明老师傅家,明天他们将继续战斗在大角峪长城一带。我赶上白龙马返回了京城,圆满的完成了这次穿越活动。在这次和小虎的穿越活动中,我还画了七幅长城速写画,夜宿敌楼中还得诗一首,回京后整理我的速写画时又得诗两首:“屹立崖头望边关,又见敌楼起炊烟。当年将士今安在?小虎之队自往还。”另一首:“东山日出万峰红,小径盘旋被柴封。林荫白雪当饮料,小虎之队踏雪行。”这也是我们此行中的又一项收获。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