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笔墨传情
 

斑竹简介

长城情结

庐主往事

笔墨传情

更新记录

留 言 板

燕都寻趣

随笔游记

难忘瞬间

广安大道

好友之托

与我联系


天山之旅

晋陕速写

黄河两岸

海南拾零

韩国见闻

坝上秋色

额尔古纳

牵手黄河

天堂苏州

魅力四川

彩云之南

晋陕之行

花草集

呼伦贝尔

成大林

墙子路


  国 画 书 法

篆 刻

拓 片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有幸到湖南张家界写生,那里的景色真美,每一座山都好象是一个个巨型的盆景,回到北京以后总想把这美景用巨大的广角展现出来,但苦于没有这种机会和条件。一九九八年,我梦寐以求的机会终于来了,韩村河山庄大厅正面墙上需要一巨幅山水画,于是在我心中久久酝酿的画稿终于跃然纸上。这幅画我起名为《十里画屏》,再现了仙境般的张家界,此画高1.7米,长6.1米,在一个大会议室的地面上,我连续画了一个星期,用了两张一丈二的宣纸。我喜欢画大画,它能使我的灵感象火山喷发一样,把自己溶入那美好的境界中!

    写字画画是我的爱好,水平不高,但也颇得乐趣。每当画致极高时,竟也能废寝忘食。记得有一年的大年初二,天降大雪,我在斗室“积雪庐”里画性大发,于是支画案,铺粘子,展纸提笔,就忘乎所以起来。画至夜半,家人醒来,看到我如醉如痴的样子,甚是不解,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也只得把自己的热情埋进雪里降温。此事有打油诗一首为证:“正月初二雪飘飘,屋里屋外尽琼瑶,屋内银装赛窗外,笔端雪花落通宵”。
    我有个画友,比我更痴。他喜欢画大画,他把画好的画,拿起来贴到墙上或放在床上,站在一边左右端详,看到不满意的地方,拿笔就画,所以他家的墙上和床单上到处都是他留下的斑斑墨迹。所以他到我家来画画,我遵照夫人的嘱托,在床上铺满报纸,至于墙上绝对禁止,限制他的不自觉行动。
    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水平高低,画痴就是这副样子,可我还不够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返 回 

此网页最近更新于2010年08月29日 星期日